<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胖子 二合一大章
        李铁过来找我算账的时候,李道士并没有跟过来,在那边装作若无其事,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我一看,很快就想明白了。李铁之所以这样怀疑我,一定是李道士给他进了谗言,给我编织了这份罪名。现在回头想想,在到达这里之前,李道士问的最后那几句话,应该就是最后通牒了吧,如果我答应了他,说以后愿意跟着他,或许他就不会这么做了。

         我看着李道士,心说这个老混蛋,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却这样小肚鸡肠,翻脸不认人。看得出来,我一定是阻碍了他的计划,他这是要把我从队伍当中,驱赶出去了。

         我指着李道士,对李铁说:“这些东西,是不是那个家伙跟你说的?”

         李铁摇头说:“不,这事儿,跟李大师无关。我实话跟你说吧,早在医院的时候,医生一说海灵怀孕了,我就知道,这里边有问题。”

         早在医院的时候就知道了,怎么会?我忙问:“为什么?”

         李铁说:“我和海灵结婚十几年了,刚开始的时候,是我们不想要孩子,后来想要了,却怎么都怀不上。我们几乎把能想到办法都用了,可就是怀不上孩子。十几年间都没办成的事,今天怎么突然就突然行了呢?”

         听着李铁的话,我脑中想到的,却都是灵姐“积德”、“大师”之类的话。

         李铁说:“这还不止,我又听到医生说,海灵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五周大了,我就更加知道,这孩子肯定不是我的了。五周,呵呵,这个时间,我和海灵相隔两地,从来就没见过面,我怎么可能让她怀孕呢?”

         五周?

         的确,我也记得,医生说孩子是五周大。我暗自算了一下时间,在那个时间点,灵姐应该的确没见过李铁。我为什么知道呢?因为在最近一年的时间里,灵姐每次到工地见李铁,都是找我做代驾,平常的时候在市里喝了酒,也会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帮她代驾,这一点我能够确定。

         可是,如果孩子不是李铁,那又能是谁呢?灵姐对李铁的感情,我是绝对相信的,她绝对干不出李铁和王香秀这种事。

         李铁盯着我,说:“那么除了我,还能有谁呢?你和她认识很久了吧,而且每次见面,都是她喝醉的时候……除了你这个小司机,你说,还能有谁?”

         “你……”我真是百口莫辩。事情往往是这样,诬陷人的时候,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可以了,可是想要为自己辩护,却需要一大把的证据。而不幸的是,这些所谓的证据,正是我现在拿不出来的。

         李铁说:“你快些滚吧,看在海灵的面子上,我不想多做追究,更不想再看到你了。”

         说着,李铁把手一指,便让我立刻离开。

         我知道,这事现在说不清,李铁有时间上的证据,知道孩子不是他的,再加上李道士在一旁鼓动,诱导着李铁把怀疑引到我身上,如果我没有确凿的证据,再这样否认也是空白无力的。所以,继续纠缠下去是没有意义的,我要做的,是去寻找到证据。

         我看了看远处的李道士,又看了看对李道士无限信任的李铁,顿时一阵心如死灰,或许跟着他们,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或许,我应该一个人追查下去,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正道。

         想到这里,我不由长叹一声,对李铁说出了最后的忠告:“好,我走。但是,你也要好自为之,冤枉好人不要紧,要紧的是错信了恶人!”

         李铁根本听不进去,说:“赶紧滚,趁我动手之前!”

         我真的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了,而且对李铁也已经仁至义尽,多说无益,于是一转身,便离开了这片废墟。我想,李道士在后面看着我的背影,心里一定乐开了花,没有了我这颗“绊脚石”,他应该会加快他的神秘计划了吧……希望在我揭开真相之前,灵姐那边能平安无事!

         我独自一个人,步行着来到镇上,满脑子想着的,除了证明自己和灵姐的清白,就是揭开这背后的秘密。可是,下一步我该何去何从,忽然间,我没有了主意。

         时间很快来到中午,我一个人来到火锅店,一咬牙点了两人份的量,决定大吃一顿。

         火锅店老板娘还认识我,招待我的时候还挺热情的。老王的事她已经听说了,跟我感叹了两句,提到了人生无常之类的话。

         我又坐到了上次的那个位置,一边吃着,一边暗自感慨。十几天之前,我是和老王在这里吃饭的,红裙姑娘也偷偷跟了过来。可是现如今,老王已经死去,红裙姑娘陷入了困境,我也成了丧家之犬,后背上正在替某个不知名的王八蛋,背着一个大大的黑锅。

         我真是越想越憋屈,大热的天,一边吃着火锅,还一边喝着酒消愁。

         或许,下一具干尸就轮到我,才是我最快的解脱方法。

         正吃着,忽然一个胖子进入火锅店,手里拿着一张照片,在柜台那边跟老板娘询问着什么。老板娘一看照片,立刻就往我这边一指,说了句:“这……不就是他吗?”

         那胖子朝我看过来,当时就一惊,说了一声:“我去!”然后一转身,就跑了出去。

         我一愣,心说这个胖子,怎么这么眼熟呢?好像在哪里见过……哦,我想起来了,那天早上,从张先生家出来的时候,我拦过他的车,我和李道士就是搭他的车回到镇上的。我看窗外时,果然看到了那辆熟悉的面包车。

         这个胖子,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我急忙放下筷子,追了出去。

         “你给我站住!”

         胖子已经上了车,砰的一声关上车门,手忙脚乱的去拧动车钥匙。车子启动了,我也扒上了车窗,胖子想要继续开车,我没管那么多,直接就从车窗钻了进去,可是刚钻进去半个身子就卡住了,压在胖子的身上,让他动弹不得,也没法开车了,只能踩下了刹车。

         我紧张的说:“你是谁,找我干什么?”

         胖子不是那种健谈的人,吭哧了两声,才说:“你……你……你能不能……先下来?”

         我心说,下去?可千万不能下,我一下去他就自由了,到时候一踩油门儿跑了,我上哪抓他去,就说:“你把车座往后倒一下,我就下去。”

         胖子信了,将车座往后倒了一下,前面立刻就宽松了,我趁着这个空档,一用力,终于钻进了车中。

         “你……你不是要下去吗?”胖子说道。

         我爬过胖子,做到副驾驶位置,说:“要下,也是一起下啊,我可不能让你跑了。”

         胖子一愣:“你……认识我?”

         我说:“当然认识,那天早上,我不是搭过你的车吗?”

         胖子“哦”了一声,松了一口气,看那样子,我们说的“认识”应该不是同一个概念。

         我再次问道:“你是谁,为什么找我?”

         胖子往车外看了看,低声问道:“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吗,那个……可怕的道士呢?”

         我说:“我们分开了。”

         胖子说:“分开……是什么意思?”

         我说:“就是闹崩了,一拍两散了。从今往后,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胖子往椅背上一靠,扶着胸脯长出一口气,说:“我的天哪,你们终于分开了!”

         我一听胖子的前言后语,就知道这里边有事,在提到李道士的时候,他特别用了“可怕的”一词,这绝对不是一个不相关的人,能说出来的。

         这个胖子,一定知道些什么东西。

         我便试着问道:“所以……你刚才不是在躲我,而是在躲那个道士?”

         胖子点点头,说:“没错,我被特殊要求过,在你离开那个道士之前,绝对不能露面。那天早上是个例外,我被你们突然拦住,都快吓死了,你知道吗?”

         我心说,难怪呢,那天早上拦下他的车时,我就觉得有些奇怪,他当时就表现出来一副不愿意拉我们的样子,而且到镇上之后,匆匆放下我们,一溜烟儿就跑掉了。

         我一阵不解,就问道:“可是,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躲着李道士?为什么跟着我?那个给你特殊要求的,又是谁?”我心里疑惑重重,实在想不明白,便一连串的问出了好几个问题。

         胖子往火锅店里看了看,吧唧着嘴,说:“既然没有了那个道士,那咱俩,就可以敞开了聊了。不过,我还饿着呢,你能不能……请我吃顿饭?”

         我忙说:“当然可以,那咱……下车?我刚点好的火锅,刚开吃没多久。”

         胖子一笑,说:“好好好,我最爱吃火锅了,那我就不客气了啊!”说完,他就打开车门,下了车。

         我一直怕他丢下我跑了,现在他先下去了,自然没有必要担心了,于是也跟着下了车,带着他重新回到火锅店。

         老板娘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但是早看蒙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问我们:“怎么,你们……是熟人?”

         我一笑,搂过胖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是啊,老朋友,好久没见了,再给加两人份肉,我这个老朋友能吃。”

         回到座位上之后,胖子坐在了曾经老王做过的那个位置。一坐下之后,他就搓着手开始大吃。老板娘上好了那两人份的肉,我才低声说:“怎么样,好吃吗?”

         “嗯,好吃,这些天风餐露宿,好久都没好好吃过肉了。”胖子嘴里塞满了肉片,大快朵颐。

         我越听越是奇怪,心说他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还“风餐露宿”啊?就说:“那咱们……边吃边聊?”

         “嗯,好啊,聊吧。”胖子一筷子夹了三四片肉,一股脑全都塞进了嘴里。

         我问道:“你既然在跟着我,想必一定知道我姓什么叫什么,是干什么的了。那么你呢,你是谁?是干什么的?”我有一肚子的问题,还是怕一股脑问出来,会错过什么东西,便控制着,像挤牙膏似的一点点的问。

         胖子说:“我啊,我姓孟,算是个摄影师吧,以前是专门调查灵异事件的,现在做狗仔队,专门偷拍过明星,不过总的来说,这一前一后,都是做网络视频。这一次,是因为有一个本地的明星,回到老家这边来拜佛,我干过这方面的活,老板就把偷拍的任务给了我。”

         “噢,原来你是狗仔!”我心说,终于见到活的了。不过他还提到了他拍过不少灵异事件,这个,就有点意思了。

         胖子说:“是啊,狗仔。怎么,是不是突然间,开始看不起我了?”

         我连忙说:“没有,怎么会呢?我也不过是一个开车的,有什么资格对你说三道四的。都是养家糊口,凭汗水吃饭,又何必分三六九等?”

         胖子一听很满意,笑着说:“哈哈,这话听着舒服,来,干一个!”说着,举起酒杯,要跟我喝一个。

         我一笑,心说喝一个就喝一个。两个酒杯一碰,同时仰脖,热酒下肚。

         我问道:“你来这边偷拍明星,又怎么会跟我扯上关系?”

         胖子一声叹息,说:“我原本也不想啊,我不拍灵异事件已经好几年了,早就洗手不干了,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停,想停就能停的。”

         “这个,怎么讲呢?”我又给胖子倒满一杯酒,问道。

         胖子说:“你听说过本地的‘穷经寺’吗?”

         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而且对那些东西从小就不信,怎么可能知道呢,便摇头说:“没听说过。”

         胖子说:“这个‘穷经寺’啊,前些年的确没什么名气,不过最近这两年名气大爆发,传说也相当的灵验。正是因为这个,那个女明星,才大老远的从北京回到老家,来穷经寺拜佛,谋求一个好发展。”

         我苦笑着问道:“这件事,很灵异吗?好像比我的经历差远了。”

         胖子摇头一笑,好像知道我经历了什么似的,说:“我这不是还没讲完呢吗!女明星来拜佛,可不是拜一拜就走了,而是在寺院里住了下来。而且这一住,就是半个月。你可能都想不到,那个穷经寺号称能耐最高的凌峰大和尚,白天给女明星讲经,晚上的时候,两个人却睡在一起。”

         “什么?和尚,和女明星?”这个的确太出乎我的意料了,这种事情,不是女明星弱智,就是大和尚太会骗人了。这对于狗仔来说,的确是一个大料。不过,我还是听不出来,这些东西和我有什么关系,只能耐着性子,听胖子慢慢展开。

         胖子说:“我刚拍到的时候,也差点儿惊掉了眼球。可是,事情到这里,还只是开始。在这半个月之间,女明星还没走呢,那个凌峰大和尚可没闲着,还有好几个上门来找他的女香客,姿色相当的不错,估计八成也都是一些小富婆吧,结果,也全都被大和尚给收入床中了。”

         “不是……真有这种事?”我真有些怀疑,毕竟太耸人听闻了。

         胖子言之凿凿,说:“我都拍下来了,有照片有视频,等以后有机会了给你看看,我绝对不说瞎话。总之吧,我发现那个大和尚,就是个妖僧,骗财骗色,手段相当的高明。我原本以为,那个妖僧只是睡一些漂亮的香客,可是没想到,有一天来了一个农村老妇,五十多岁了,竟然也能睡得风生水起!”

         “五十多岁的老妇人?”我越听越吃惊,已经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这件事多少有些恶心,我吃不下去了。

         胖子却一点儿也没影响食欲,依旧大口大口的吃着,说:“那个农村老妇,你应该见过。”

         我说:“我见过?怎么可能呢,我又没去过什么穷经寺。”

         胖子说:“你是没去过穷经寺,可是你去过张老先生的家啊,那个农村老妇,就是那天晚上,在张家跳大神的那个神婆!”

         “什么,是她?”

         我立刻就想到她和外甥孙兴淫,乱的场面,原来经历过那个场面的,不只有孙兴,还有穷经寺的“高僧”。老话说的好,万恶淫为首,我相信这帮家伙背后的秘密,一定臭不可闻。

         胖子说:“想不到吧?你更想不到的,还在后面呢。”

         我让胖子继续讲述着,在旁边给他涮着肉。

         胖子说道:“第二天,凌峰大和尚把女明星和神婆朱婶子叫到一块,还介绍她们认识。女明星像是拜神仙一样,给朱婶子磕头。然后当天,女明星就跟朱婶子去了乡下,直接就去了张老先生的家。”

         “那个时候,张老先生还活着?”我急忙问道。

         胖子说:“没错,还活着。而且按照我的推断,张老先生的死,与朱婶子和女明星的这次访问,有很大的关系。”

         我有些想不明白,便问道:“如果张老先生的死,与朱婶子有关,那么那天晚上,张家人为什么还请朱婶子去跳大神?我看他们对朱婶子尊敬有加,可不像是对仇人的态度。”

         胖子说:“谁知道呢,这只能解释为,张家人被骗了呗。你想想,凌峰大和尚都干了什么,神婆朱婶子和他穿一条裤子,名师出高徒嘛,骗人的手段,想必也是有一套的。我看那个女明星,就很尊敬朱婶子。”

         我想了想,突然好奇胖子口中的女星是谁,便问道:“那个女明星呢,现在在哪儿?”

         胖子说:“她前几天已经回北京了。”

         我说:“那你为什么不跟回去?你这一趟,不就是为了拍她吗?”

         胖子说:“我不是一个人出来的,还有一个同事。那个同事跟着女明星回去了。这一趟,我们拍到了很多爆炸性的东西,如果曝光出去,不光是那个女明星,就连穷经寺,都能一锅端掉。我们老板发话了,等一切都调查清楚了,再统一爆料,他打算作一个系列报道……

         说着说着,胖子开始面露愁色:“不过,说实话,这要是搁在平时,我会很高兴,因为能拿到一笔丰厚的奖金,可是这一次,我却有很大的一个担心……”

         我问道:“你担心的是什么?”

         胖子说:“我跟踪了这件事这么多天,发现涉事这些人,真的是无所禁忌,而且手段高明,杀起人来,也从不手软。我总觉得,好像有一股黑暗的力量,在掌控着整个局面……我真的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完整报道了那一天了!”

         我说:“你,害怕了?”

         胖子说:“没错,我害怕了,而且我的恐惧,是从认识你的那一刻开始的!”

         “我?”我心说,胖子说了半天,一直都在说凌峰大和尚的事,绕了这么的一个圈子,现在终于绕到我身上了。我也一直在好奇,胖子是怎么知道我的,他口中的“认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胖子说:“就在女明星离开的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噩梦……这种梦,我以前专拍灵异事件的时候做过,可是自打我转行做狗仔,就再没出现过了。我非常熟悉这种感觉,当初选择转行,就是因为害怕了这种感觉。所以当这种恐惧重新出现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一次遇到的事情,一定非常的不一般……在那个梦中,我梦到了一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小姑娘,浑身是血……”

         听到这样的描述,我忍不住插嘴道:“那个女孩,还带着一个血口罩,是不是?”

         胖子听了,连连说:“没错没错,就是她。果然……你也梦到过她!”

         我点头承认。

         胖子继续说道:“在梦中,无论我怎么询问,那个姑娘就是不说话,只是给我看了一张照片,而照片上的人,就是你!”

         听了这话,我不由暗自吃惊,因为同样的话,我在沈老师那里也听到过,原来红裙姑娘不光进入了沈老师的梦,还找到了这个姓孟的胖子。

         沈老师给过我一个重要的线索,如今胖子也找上了门,红裙姑娘这样安排的目的,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