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擦不净的血
        老王惊叫着“有鬼”,咕咚一下摔在地上,连滚带爬的,躲到另一辆车的背后。

         我也是一激灵,李铁吓得急忙用手电光一打,我们眼前一亮,发现那道身影穿着半截红色睡裙,光着两条大腿,赤着一双脚,满脸的惊慌之色,六神无主。

         我和李铁相互看了一眼,来的哪是什么“女鬼”,分明就是灵姐!

         老王大叫后,灵姐反倒被老王吓了一跳,也发出一声惨叫,闭着眼睛,几步就冲过来,不分青红皂白,一把就把我抱住了。老王正在车后躲着,听见灵姐的叫声,他再次被吓到,又是一声惨叫。这两个大活人,都被对方吓到了。

         李铁反应过来,过去踹了那辆车一脚,怒气冲冲的对老王说:“你他妈给我闭嘴,胡乱叫什么,看清楚了吗,你就喊有鬼?”

         这通声响闹得很大,其他工人听见了,好几个人打开窗户,嘀嘀咕咕的说:“怎么老是叫啊……出什么事了……”李铁把手电光打过去,一个个的照着:“他妈的,你们都给老子滚回去,瞎凑什么热闹?都给老子老实睡觉!”几个工人不敢惹老板,立刻把头缩回去,关了窗户,不敢做声。

         灵姐紧紧地抱着我,浑身瑟瑟发抖,抽泣的声音不断传来。

         我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不由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低声安抚:“没事了,没事了,灵姐不要害怕……”

         事到如今我算是看出来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人人有颗难说的心,外表光鲜的灵姐,实际上却是个可怜人。没错,我虽然在怀疑今天的怪事与灵姐有关,但是我知道,就算我的怀疑都是对的,那么真正作怪的,也未必是灵姐的这幅躯壳,而是她沾染上的某种脏东西。而那脏东西,却是为了给李铁生孩子才沾染上的。

         可是反观李铁这边呢,却偷偷养着小三,生了女儿,滋润得不得了!灵姐始终将心向明月,李铁确实臭沟渠里的一泡人渣。而我的怀疑万一是错的,今天的事情不但与灵姐无关,她还是个受害者,那这个女人就更可怜了!事情是我们一起遇到的,她却崩溃成这样,我心里真的挺不是滋味。

         突然间,“唰”的一下,一道手电光打在我脸上,然后是一阵阴阳怪气的声音,只听李铁说:“你们两个,抱得挺自然啊!”

         “哦……”我这才意识到失礼。

         与灵姐这么亲密的接触,本身就有失妥当,更何况是当着她丈夫的面了。李铁这个家伙,早就在生我的气了,说这话的时候更是醋意浓重。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刚才事发突然,我哪想得到那么多?于是急忙松开灵姐,将她送入丈夫怀中。

         好家伙,李铁气得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也不抱着灵姐,一把抓住灵姐的手腕,狠狠的一拽,就带她往宿舍走去。

         “不,我不回去,我怕……”灵姐好像不愿意回去,用全身的力气往回拉着,可是她的力量,哪敌得过李铁?

         李铁好像把所有的恐惧,都变成了怨恨,连同对我的这份都发泄在灵姐的身上,火从眼睛往外冒着,回手就是一巴掌,“啪”的一下,抽在灵姐的脸上。

         “啊……”

         灵姐先前只是抽泣,这回终于大声哭了出来,光着两片小脚丫,被李铁粗暴的往回拽着,相当的无助。

         到门口时,李铁突然回头,用手电照着我:“你,把车子再给我擦干净。”然后又照着老王,“你去请那个杂毛老道。妈的,老子就不信邪了!”说完,手上再次用力,把灵姐拽得差点儿摔倒。

         这一幕看得我心里冰凉。因为就在几个小时之前,我也见过这对夫妇进门的场景。那时,他们还曾经携手揽腰,亲密得让人不好意思看,可是只是过了几个小时而已,先前的甜蜜,就变成这副模样!

         我对着李铁的方向“呸”的一声,吐了口唾沫,暗骂这世道,怎么偏偏是这帮恶人,活得这么滋润?

         那边老王已经缓过神来,过来拉着我,到灵姐的车跟前,跟我交代他清洗血迹的经验。我很是反感,就说你洗得那么好,现在不还是跟没洗的一样?

         老王被我抢白得无话可说,最后只能摇头,长叹一口气:“老道……我去找那位李老道,等他来了,一定能解决问题……”说着,他默默转身,走的时候,脚下还有些发软,踉踉跄跄的上了一辆车,开着车离开。

         此时月色朦胧,四下里一片黑暗。血腥气随着风,弥漫了整个院子。

         我看着车头上的血迹,又是发慌又是好奇。李铁刚才让我擦血,心说擦鸡毛啊,研究一下倒是可以的。擦完之后又重新出现,这摊血迹,也真是怪得可以。

         想着,我就回到宿舍,翻出一把手电筒,拿了两卷手纸,把那个垃圾桶也带上,又从隔壁的空宿舍找到一把旧拖布,重新回到前院。

         刚才人多,热闹,也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突然感觉后背有点儿发毛。

         我乍着胆子,抬起旧拖布,试着在血迹上拖了一下。

         “唰……哗啦啦……”血液被我推到地上。

         不过一眨眼间,车盖上又渗出一大滴血。那滴血刚开始的时候,只有拳头大小,可是在渐渐的扩大,就像是一个泉眼似的,奇怪得很,只用了七八分钟,血迹就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我又把两卷手纸扔了上去。手纸吸血,眼见着就把车盖上的血液吸光了,两卷手纸也吸满了,变成了湿哒哒的两团血纸。我用拖把杆,将两团血纸拨到垃圾桶里,只听“吧嗒吧嗒”两声,两团血纸相当沉重。

         再看车盖上时,照例,又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滴,血滴渐渐蔓延,结果没用上十分钟,血迹再次恢复原状,血腥气更加浓了。

         这简直就像吴刚伐桂啊,根本就擦不净。怎么会这样?我心里阵阵没底。

         这事儿要是搁在平常,我恐怕早躲得远远的了,但是我知道,这次不行。事情是我惹上的,而且好像还事关重大,轻易躲不过去。不过有红裙女鬼和纸扎娃娃打底,我的承受能力,好像也提升了一些。所以对于这摊血液,在恐惧之外,好奇貌似占了些上风。

         我琢磨了一下,又回到宿舍,左右扫视着,看还有什么东西,是可以用来研究那血液的。

         突然,我看到一个打火机,当时心里一亮,也不知哪儿来的主意,心说试着烧一下,会出现什么情况呢?于是就抄起打火机,重新来到前院。

         “咔咔”两声,打火机上窜起一束火苗。我将火苗凑到车盖上,想要直接去点车头上的血迹,可是距离血液不到一寸的时候,我又停住了。

         我心说不行,万一血液真的能燃烧,那这辆车岂不废了?到时候李铁要是再让我赔车,我死得就更惨了。最好还是不要直接点车。

         那该怎么办呢?

         我熄灭了打火机,想到手纸吸满了血,烧手纸也是一样的,于是就端起垃圾桶,一直走到院子外面,才将两团血纸倒在地上,然后重新点燃打火机,凑近了带血手纸。

         经打火机的火光这么一照,我才发现手纸已经变得黑红黑红的,恶心得很。正想着,火苗已经接触到手纸。

         “歘!”

         火光瞬间暴起,一道火舌嗖的一下就窜了起来。我猝不及防,一个躲闪不及,头发好像被烧到了,闻到了一股焦糊味。

         我一屁股摔在地上。同时,一股热气已经冲了过来,我急忙用手挡着。

         从指缝间看那团火时,只见火势熊熊,火苗就像喷灯似的,呼呼的火苗声,让人听了更是不安,火苗的颜色更是奇怪,竟然黑中泛绿!

         我的天,黑中泛绿,怎么会是这种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