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五章 鬼钱
        “我也是这个想法,”冯沅点点头,停顿了几秒又接着道,“不过,之前跟总局沟通,并未得到明确的答复。您也知道,三界治安管理局这边,向来是以辖制妖怪为主,妖怪伤人,严惩不贷,但人伤人的案子,其实不在三界治安管理局的管辖内,人伤妖的事情,在此之前更是完全没有列入过工作范畴。”

         阎君下颌微动,“对你来说,此事的立场确实有些为难。”

         三界治安管理局在人界建立伊始,是应人界的要求,仅以约束妖魔鬼怪等外界“移民”或“短期逗留者”在人界的行为和保障人类的安全为目的。说白了,人类相对于妖魔鬼怪来说,太过孱弱,治安管理局管制的目标便是惩罚对人类怀有恶意的妖怪,完全一边倒。

         至于道士,虽属六路之一,却仍旧被归属在人类之列。道士如果杀人,那就是人杀人,三界治安管理局并不需要过问,而人类故意伤害妖怪,在此之前恐怕只会被当做一个笑话。

         “而且,虚止地处西北沙漠,按地域来说,应该归属京北分局。”冯沅皱皱眉心,又补充了一句。这也是他必须上报总局的原因,如果事情单单能在尚海范围内,他还能“私下”处理,涉及到别的分局,必须上报。

         阎君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了然的道,“真要动手彻查,你这边恐怕还有人力吃紧的问题吧?”

         冯沅眉峰微扬,半叹口气,算是默认。尚海分局本来就人手不足,更何况是分外的事情,不吃紧才怪。

         阎君和冯沅此刻聊的问题,快递小哥完全插不上话,只得默默端着自己的杯子听着。

         他以前只猜得到冯沅要同时做设计院和治安管理局的工作,必定时间排得很满很辛苦,却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么多掣肘的麻烦和令人头疼的细节。那么,有没有什么,是自己能帮他的?

         “既是如此,此事便由我来负责出面,你等着总局的协办指示就好。”阎君习惯性的捏着中指上的那枚戒指,像是做好了决定。他随后便转了话题,“我记得,你是去年接手尚海分局的吧?”

         冯沅端着杯子点头道,“到下个月的15号,正好一年。”

         “今后有你在,东边这块我就可以少操点心了。”阎君点点头,眼底浮现出一丝欣慰之色。不到一年,便有如此表现,不愧是那位的转世。

         冯沅淡笑了下,态度郑重的道,“既然有幸坐上这个位置,定当竭尽全力。”

         得了冯沅的承诺,阎君爽朗大笑,转向一旁的许慕,“你就是许家的小道士?”

         许慕赶紧放下杯子,规规矩矩的道,“我叫许慕。”

         “不用那么拘谨,”阎君眼底的笑意更浓,“上次犬子无故叨扰,让你费心了。”

         他特意的道谢让许慕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就是陪他聊了会儿天。”

         “那天……哎,你不知道,这孩子从小就顽劣异常,那天若不是遇到你,指不定翻腾在人界翻腾出什么祸事来。”阎君揉揉额头,神色间多了丝苦恼之色,显然,虚止的事情完全不及小阎王令他头疼,“总之,今日恰巧是百年一度的寒衣盛会,你既然是道士,为了表示感谢,我送你一个参加盛会的名额如何?”

         见冯沅也默默摇头表示不知,许慕疑惑的望向阎君,“我只知道人界的寒衣节,不知道寒衣盛会是指什么?”

         清明、上巳、中元、寒衣,在人间并称为四大鬼节,但寒衣盛会他倒是第一次听说。

         “寒衣盛会,是地府百年一度的盛会,因为初次举办时恰好在当年的寒衣节,便沿用了寒衣这个名头。其中的重头戏之一,便是寒衣赛。一等鬼差之外,地府的所有鬼差,均可报名参加寒衣赛,比赛获得前三名的鬼差将分别获得一枚鬼钱,在下个百年之内可随意使用。”

         “鬼钱?可以号令鬼卒的那个?”许慕诧异的道。他在家传的那些笔记里见过这东西的记载,鬼钱其实就是阴间类似兵符的一种符信,由于每枚鬼钱可单独号令万名鬼卒,又叫万鬼令。见钱为令,阴魂皆避。因为名字里有个“钱”字,所以他的印象特别深刻。

         阎君笑道,“许家人果然有些见识,不错,就是万鬼令。但是,丑话说在前头,我只能给你个参加寒衣盛会的名额,能否得到前三名,只能靠你自己的本事。”

         自他掌印以来,曾有七名道士拿到过参加寒衣盛会的资格,其中真正拿到鬼钱的,不过两人而已。

         “我参加。”许慕立刻迫不及待的点头。

         这个机会简直太难得了,必须得试试。作为道士,单单是见到鬼钱诸魂皆避这点,拿来驱鬼就已经受益无穷,何况还可以动用鬼卒捉妖!

         冯沅看看自家宠物跃跃欲试的模样,便没泼他凉水,他可没许慕那么乐观。总共才三枚鬼钱,就算黑白无常这样的一等鬼差不会参加,那些二三等的鬼差又岂是容易对付的?而这所谓的寒衣赛,估计也是地府选拔新一代高等鬼差的方式之一。

         黑白无常得了阎君的令谕,便带着两人出了阎王的办公室,许慕跟他们谈论着寒衣赛,刚到电梯口,一团黄影便迎面飞奔过来,字正腔圆的喊道,“许慕!!!”

         白无常熟练的拦住那团影子,弯腰捏了捏它粉琢玉砌般的脸颊,“殿下,你又偷溜出来了?”

         【不是偷溜,本王跟爹爹说过了!】小阎王从白无常手里拯救出自己的小脸,努力摆出副储君的架势。

         “许慕!”小阎王仰头看着快递小哥,眼睛跟脖子上的金项圈似的,闪闪发光。

         “小殿下会说人语了?”许慕惊讶的问。

         这功夫,一个鬼仆才慌慌张张的赶到近前,小阎王板着小脸摆摆手,它便矮身将小包子扛在肩上。

         小阎王坐在它肩上,俯视着许慕洋洋得意的点了点头,可惜,没等它得意两秒,白无常便拆台道,“连上你,现在总会也就会说六七个人的名字。”

         “哦?”那可真挺荣幸的,许慕笑着道。

         【那是因为除了在我心里排在第一位的是……】小阎王掰着手指头顿了顿,悄悄朝阎君办公室的方向瞄了一眼,又一板一眼的继续下去,【父王,第二位是爹爹,第三位是范叔叔,第四位是谢叔叔,第五位是罗伯伯,第十位是许慕。】

         许慕:…………………………

         虽然觉得能排进前十很荣幸,但那中间的六七□□是怎么跳过去的?

         许慕又给小阎王介绍了身边的冯沅,他们这边正在说话,黑白无常口袋里的电话同时响了。两人掏出手机看了看,面色皆是一滞。

         “范叔叔,你们有事尽管先去忙,本王负责把他们带去寒衣赛,你们待会儿再来跟我们会和就好了。”小阎王便自告奋勇的道。

         黑白无常略一思索便同意了,寒衣赛的举办地就在北半城,从这里乘电梯下到一楼,再用穿行阵,五六分钟也就到了。有小阎王在,自然没鬼卒敢为难他们。

         临分别之前,白无常把那件披风收成金镯的形状,让许慕带在腕间,免得别的鬼差看到飘带上的字样多想。

         许慕嘴角抽了抽,既然直接能当镯子戴,干嘛还要费事的变成披风啊?

         黑白无常一走,小阎王便伸出小短爪戳了戳许慕的肩膀,【你这次回去再帮本王买个平板电脑吧?】

         许慕惊讶的看着它,“上次刚帮你买的那台呢?”

         您这是买来用的,还是买来吃的啊?

         小阎王扁扁嘴唇,白皙的小脸上浮现出不甘心的表情,【被父王收走了。】

         小包子从自己的荷包里翻出十张冥币,阔气的拍给许慕,【喏,还是上次的价钱。】

         许慕:………………

         谈妥代购,小阎王高兴了不少,边走边给许慕和冯沅介绍地府的“风土人情”,【本王跟你们说,以后你们要死的时候,最好挑晚上十点到十二点这个时间,这时候上班的鬼卒们精神最足,脾气最好……】

         许慕:………………

         死还能挑时间的,你是指让我们自杀么?

         【还有啊,以后去孟婆庄,排左边那队,孟戈手里那碗孟婆汤味道最好喝。】

         许慕:………………

         不过,应该是奈何桥吧?孟婆庄是什么?快递小哥是看看小阎王,“待会儿我们会看见孟婆么?”

         【你们来的时候没见着么?孟婆庄就在东边的护城河外啊?】小阎王瞪眼看着他。

         许慕怔了怔,那个跟自己打招呼的少女,是孟婆庄的人!她说什么来着?你又来了,难道这一世是早夭短命……

         这句话的意思如果仔细想,是不是就是说自己曾经接连几世都是各种不幸?再联系到上次喝百花酿梦到的四百年前那一世的情形,许慕更觉得大有可能。可是,为什么自己每世都会那么不幸呢?

         “看什么孟婆?赶紧想想待会怎么比赛吧。”冯沅揉揉他的脑袋。

         他们这会儿已经到达寒衣赛的赛场,那里看起来就像个室内体育场,中间的赛场分了三段,每段都有三块大型的屏幕浮在空中,显示着赛段里的比赛情形,所有屏幕上方,还有块条幅式的大型记分牌,循环显示着目前为止的积分排名状况。环绕着赛场,有二三十层观众席,每层都坐得满满的。

         许慕在鼎沸的鬼声中点点头,心里却突然想起,冯沅已经知道前世的事情,但是涉及到自己的部分却什么都没说。以冯沅的性格,瞒着自己的,肯定是有问题吧?不过,如果冯沅这条路走不通,想知道前世,是不是只能去看白无常的录死簿?

         【本王跟你说,这是看总积分的,所以每场比赛都不能名次太差。】小阎王指点着大屏幕给许慕介绍。

         冯沅已经被报名点维持秩序的鬼卒拦在外面,小阎王仗着自己的身份,愣是坚持要陪着许慕。考虑到许慕需要时间了解比赛内容,小阎王便没有帮他插队。

         许慕看看站在红线外的冯沅,眼珠转了转,问了小阎王一个跟比赛无关的问题,“如果我想看自己的前世,或者前几世,除了录死簿,还有什么办法么?”

         【这还不简单,明镜台啊!】小包子轻松的道。

         “明镜台?哪里有明镜台?”

         【遇到本王,简直是你造化。】小阎王拍了拍腰间的玉带板,骄傲的扬起下巴,【本王的带板,取自爹爹的明镜台石,虽不如爹爹的明镜台,但每枚亦可映出你一世,这里有十二枚,足够你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