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外地妖怪不好过
        “咦,”斯文青年疑惑的伸出两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双瞳隐隐泛出金色,“你是人?”

         许慕:………………

         可不,货真价实。

         隔着博古架瞄瞄睡得无比欢畅的鸣川,许慕只得局促的抱着小白猫在青年对面坐下来,“我……养了只小妖,听说要过来登记领个暂住证。”

         “没错,无证的妖怪在人界被发现的话,通常都是被大妖吃掉进补或者被道士炼化成魂水。”青年面色平静的陈述着可以让许慕脑补出一部恐怖片的内容,打开抽屉翻出两张纸递给许慕,指指桌子一角的青花瓷笔筒,“那边随便选支顺手的笔,白色这张是你填的,绿色那张拍在它身上就行。”

         那是份看起来十分普通的登记表格,从姓名籍贯联系方式到个人资料和家庭背景,右上角还有块长方形的留白,像是贴照片用的。只是纸质有些发黄,类似再生利用的环保纸。

         “哇,有人来了!”

         “非也非也,此子并非常人,而是道士。”

         “挺好闻的,孤王喜欢。”

         许慕刚抓起支黑色水笔填表,耳边突然传来前言不搭后语的嘀咕,像是有人在离得极近的地方窃窃私语,而且南腔北调的,听着颇有些怪异。

         他讶异的抬起头,鸣川在睡觉,周野在看书,就连夫诸也在百无聊赖的端详那张绿纸,这里还有别的人……或者妖?

         “啪!”眼镜青年把线装书一合,四周猛然安静下来。

         “不好意思,因为一般人都听不到,所以在下有些疏忽,忘了叮嘱同事们不要喧哗。毕竟这里很久没有人来过了,它们都有点激动。”周野推推眼镜,面色诚恳的跟快递小哥道歉,从桌子底下摸出两罐雪碧推到许慕和夫诸算是赔礼。

         一般人听不到?

         许慕脸色微白,低下头继续填写手里的表格,识趣的没有追问。那些看不见的同事,他隐隐觉得,还是别打听的好。

         夫诸完全不受影响,注意力都被饮料吸引住,伸出粉色的舌头舔舔鼻尖,试探的用前爪扒住铝罐。

         “别急,填完再喝。”周野微笑着按住罐子,拿起绿色的表格直接朝夫诸头顶拍下,表格闪着星星点点的绿色碎芒从小白猫身上毫无障碍的穿过,落在桌面时已经重新聚为绿纸,自动填满密密麻麻扭曲如符的文字。

         周野拿起那张纸扫了几眼,微微颌首,镜片上闪过道意味深长的光芒,“在下眼拙,还以为你只有二、三级,没想到是九级的凶兽!”

         小白猫得意洋洋的扬起下巴,伸爪在饮料罐上戳了个洞,引颈而吸。

         旁边奋笔疾书的苦逼手动填写党顿了顿,困惑的看着眼镜青年,“九级是什么意思?”

         “三界之中,共分妖、魔、鬼、怪、精、仙、灵、道八路。修炼有成的兽类称为妖,草木类为精,金石类为怪,器物借人气修炼有成则为灵,人死聚怨气为鬼,人修有成为道。以上六路,修炼大成,即可升仙,大堕,即坠为魔。八路中的各类妖魔鬼怪包括道士,又以灵力值高低分为数级。普通妖怪,灵力值基本在一到五级之内,譬如人界常见的蛇妖花精之类,天生灵兽的灵力值会更高些,最高可达十级,就像和你结魂契的这只。再往上就是黄、玄、地、天四级,能排到这四级里的,都是万妖景仰的大妖。黄级妖怪可飞天遁地呼风唤雨,玄级妖怪能翻江倒海兴败城邦,地级妖怪可福祸苍生改朝换代,天级妖怪,”做科普工作的周野推推眼镜,笑得无比温和,“毁天灭地寿比苍穹。”

         许慕:………………

         所以九级十级就已经是小boss的级别了吧,傲娇货都是个小boss,它家那条人鱼主人得是个什么级别?挥挥手就能让人灰飞烟灭?

         尼玛,有种住在核弹区的感觉怎么破?

         许慕森森的有些担心自己的小命,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它们,天级地级的那些妖怪来人界,也都会来这里登记么?”

         “按规定是的。”眼镜青年一本正经的颌首,随后推推眼镜做思索状,“但是,在下在这里工作了一百二十年还没见过。”

         许慕:………………

         “不过,据在下猜测,我们分局去年上任的新老板应该就是地级。虽然我的级别看不到他的资料,可他能随手把即将升到玄级的鸣川拍倒,至少也该有地级了。”

         得,还是别往深想的好。

         许慕默默低下头,继续填表格。几格之后,他便对着妖怪名字那栏犯了难,夫诸叫什么,他还真不知道。快递小哥谨慎的用笔杆戳戳小白猫的尾巴,“你叫什么名字?”

         正在心满意足接受碳酸饮料荼毒的小白猫傲娇的一甩尾巴,“大胆,呃……本座的名字岂能告诉你!”

         许慕:………………

         无计可施的快递小哥瞄到小白猫死死抱着的绿色饮料罐,大笔一挥,随便填了两个字,“雪碧”。

         决定了,以后就叫这货雪碧,不但容易记,和它的毛色也搭。

         周野从案头抽出幅拳头宽的手卷和递给夫诸,面色慎重的叮嘱,“好好看清楚里面记载的人界守则,所有想要待在人界的妖怪都必须遵守,擅违视状况以罚、遣、诛、灭论处,逃窜者会遭到三界各处的全力绞杀。”

         喝饱碳酸饮料的夫诸用不适的打了个嗝,皱着猫脸蹲在手卷上逐列苦读。

         “言行条例7.尊重平等,禁止种族歧视,比如以弱小、愚蠢等名义拒绝使用人类雇员或拒绝为人类提供同等服务,影响三界睦邻友好关系,违者视情节严重程度罚处妖币五千到十万不等;

         言行条例8.禁止在公众场合显现原形,比如以原形在街区裸奔,被报纸杂志拍到引起非议者罚减五年居住期限,登陆电视或网络头条造成人界恐慌或重大困扰者,遣返原籍十年;

         言行条例9.禁止以术法、灵力、语言等各种方式作出威胁、恐吓或攻击人类性命的行为,比如宣称咬死或撕碎对方,违者视情节严重程度,罚遣原籍十年到五百年不等……”

         人界守则的手卷足足有二十米长,里面巨细靡遗的规定着妖怪在人界的言行举止,写得比水果机的用户守则还繁琐。

         许慕偷眼看看,不禁莫名冒出种本地土著的庆幸感,好歹言论自由自己还是有的。

         几分钟后,填完表的许慕终于知道,表格右上角的空白,不是粘照片而是滴血的。

         血珠在方框里凝而不散,珠子样的滚来滚去。

         周野对着许慕的那滴血端详了几秒,眸子里金光流闪,而后恍然大悟般的推推眼镜,“原来你是清虚许家的后人,难怪能听到它们的声音。”

         “你是说,我能听见那些怪声音是天生的?跟我家祖上有关系?可是以前我从来没听到过。”仔细想来,听到奇怪的声音,明明就是在火车站听到茶壶和什么吵架开始的,以往的十八年根本闻所未闻。

         青年眼角微弯,笑得温文尔雅,“自然是天生的,至于你说的以前的状况,在下听说,道士的血脉之力,有人是出生便会觉醒,有人却要等到十八岁成年,或许阁下是后者。但实际状况,最好还是问问你的家人。”

         家人?如果家人还在,自己就不会对这些状况一无所知了。许慕的眸色顿时黯淡下来,他无意识的握紧拳头,觉得有许多问题想问,千头万绪,却又不知道从何问起。

         “清虚门许家,赫赫有名,当年可是出过不少黄、玄两级的大家,更靠着聆听妖语的本领点化过不少冥顽之物,在下还曾见过其中几位,提起许家的能士,它们也都甚为感念。”

         “感念?它们怎么说?”妖怪通常都会恨死收服自己的道士吧?他从小一直把家里那些佶屈聱牙的手抄本当成明清志怪小说来读,此时此刻,才突然发觉,里面写的那些东西,其实很可能是真的?他们家祖上,出过黄、玄两级的厉害道士?

         “有机会,你可以自己问问它们。”青年没有直接回答,温和的笑了笑,将两张登记好的表格收回抽屉,掏出枚成人拇指粗细的方形印章,方印顶部雕成异山钮,印身刻着“人界”二字。

         他拎起夫诸的左前爪,捏着印章轻轻一点,朱红色的“九级”两字便烙印般的留在小白猫的爪背上,几秒过后,红字化作流光飞散,小白猫肉乎乎的爪背恢复如初。

         “这是为期十年的暂住证,是它在人界生活期间的身份证明,如果逾期,记得再来办理延期手续。”周野推推眼镜,跟许慕点点头,示意他所有的手续办理完毕。从头到尾,趴在小几上睡觉的鸣川就没有醒来过。

         周野的话让许慕多少有些在意,回家的公车上,他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给舅舅何强发个短信,【小舅,关于许家的道士血脉的事情,你知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