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人界暂住证
        【鸣川

         三界安全部

         人界治安管理局尚海分局】

         许慕惊愕的看看证件上的三排烫金字,再看着眼熟的银发青年,这位不就是下午住在美女姐姐隔壁的那位?

         “小子,原来是你?”鸣川两指翻转,帅气的收起证件,他这会儿也认出了许慕,“逃出来的那些妖兽是你们灭掉的?”

         “不,我昏过去了,不太清楚。”如果妖兽指的是那些浑身冒黑雾的东西的话。

         鸣川利落的屈指结印,弹出道符印修补界墙,红色的符印迎风见长,升到半空,波纹般的抖动几下,融化般的消失了。四周彻底安静下来。“界墙是怎么破的?”

         “界墙?”

         银发青年犀利的目光在许慕和夫诸之间兜转,笑得邪气而冰冷,“分隔人界和妖界的界墙,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坏掉,偏偏今晚同时坏了几处,而且,引来的都是嗜血的低级妖兽,你不觉得奇怪么?”

         老子今天遇到的怪事多了!

         许慕将背包挂回肩膀,忿忿的在心里接了一句,蓦的想起之前被怪物吞掉的那个流浪汉,那人的行为的确很奇怪。到现在他都不太敢相信那个人真的……死了?

         快递小哥描述流浪汉的诡异行径的时候,鸣川却一直盯着他背包上的那颗麒麟珠,最后,银发青年皱皱鼻子,眯起凤眼不可置信的看着许慕,“你姓许?”

         靠,这还能闻出来?许慕目瞪口呆,简直要给他跪了!

         鸣川从他的表情里得到答案,露出丝玩味的笑容,左右扫了几眼,很快找到许慕说的那只鞋。他在流浪汉先前跪伏的地方查看了将近五分钟,许慕站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出,他有种直觉,吵到这位,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这里的事情我会负责处理,你就当做了个梦,不能对外泄露,否则……”鸣川勾起嘴角,笑得许慕后脊发凉。

         “不会说,绝对不会说。”快递小哥赶紧配合的表示自己会保持沉默安静如鸡。

         鸣川露出满意的表情,颐指气使的挑起眉梢,指着许慕怀里的小白猫,“你养的这只小妖登记了么?办暂住证了么?”

         哈啊?!

         妖怪还要登记?

         许慕低下头看看夫诸,对方缩着脖子气呼呼的不理他。

         “在人界活动的妖怪,必须去人界治安委员会登记资料,办理暂住证件,以防对人界安全产生破坏和威胁。尚海的登记地点在清平街64号,对,就是你今天去过的那条街。维护人界,众妖有责。没有证件的妖怪,一律视为非法入界,得而诛之。另外,你既然要养它,以后出事,就会负连带责任,懂了没?”鸣川压着性子给他解释。

         听起来跟宠物登记差不多?许慕点点头,问了个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办证需要花钱么?”

         花钱?银发青年脸色古怪的挑挑眉峰,“不花钱。”要那么多人界的废纸干嘛?点火都不利索。

         许慕松口气,放下心来,那明天送完货就去给夫诸办个证件吧。

         回到家已经接近十一点,许慕经过楼下时,五楼放在阳台的观景鱼缸莫名碎裂,兜头浇了他半身。洗过澡,他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在地下通道里抱过夫诸,恐怕又是水秽。

         手机屏幕上有条冯沅半个多小时前发的消息,【到家了没?】

         【睡着啦】许慕故作轻松的回复冯沅,然后筋疲力尽的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发呆。夫诸团成个白毛团子,懒洋洋的趴在他枕头边,肉呼呼的爪子捂住自己的尾巴尖,怎么看都是只普通的小奶猫。

         这货真的是山海经里的提到的那只兆水凶兽?

         许慕脑子乱乱的,短短四五个小时之内,两次与死神擦肩而过,还亲眼看到一个人被妖兽活吞,这漫长的一天就像是场怎么都醒不过来的噩梦!

         可是,肩膀上真切的感到火辣辣的痛,伸出手,食指指腹的创可贴清晰可见,而且,台灯和墙壁也……估计得花不少钱修!

         “啊~~”想到钱,许慕抽风般的抱着被子在沙发上来回滚了几圈。

         打个工,钱越赚越少的恐怕就只有他了吧?

         还有,一晚上都没找到机会跟冯沅讲要养猫的事情!

         “再吵本座就把你淹死在杯子里!”小白猫把粉红色的爪垫拍在许慕鼻子上,不满的翻了个身窜进麒麟珠。

         许慕:………………

         又,又碰了一次!!!

         许慕垂头丧气的趴在沙发上编辑短信,跟冯沅“坦白”自己谋杀落地灯,损毁客厅墙壁和擅自捡回只小猫的三大罪状,心里留着宽粉条泪,自己简直比窦娥还冤。

         短信发出去后,半天没有动静,他的心情霎时忐忑起来。冯沅把他扔出去的可能性不大,把夫诸扔出去的可能性却是极大的。在他印象里,冯沅似乎从未对猫狗之类的小动物显示出任何亲近之色。

         手机震了震,点开却是条添加好友的申请,【我是秦勉】

         秦勉?

         许慕看到头像才想起来,是下午的墨镜青年。他通过后顺手搜索了下,秦勉是模特选秀出身,今年二十三岁,外表非常贴近时下流行的韩系花美男,三年前凭借知名快餐连锁店的微电影广告出道,最近拍了两部很火的电视剧,都是男二号,微博粉丝数目破千万,又接了两款产品代言,风头正劲。

         秦勉最新一条微博是两个小时前发的,【偷偷来排队o(n_n)o~】配图拍的正是今天下午炸鸡店门口蜿蜒曲折的长队,一个穿工地装的青年双手拎满将近二十盒炸鸡从镜头前走过,背后一众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微博底下上千位姑娘哀嚎着错过了偶遇,另一拨则打了鸡血似的表示愿意替他去排队。

         心神俱疲的许慕刷着秦勉微博底下的评论等冯沅的回复,不知不觉睡着了。

         一大早,睡眼惺忪的许慕迈进盥洗室就被失灵的水龙头嗞了满脸水,冯沅神清气爽的站在旁边刷牙,半滴都没溅到,再伸手去试水龙头,依旧是好好的。

         冯沅忍俊不禁,连着昨天的消防龙头,这已经是第二回了,“你最近得罪了水龙头?”

         “我哪有那么厉害!”许慕有苦难言,耷拉着眉眼,水珠顺着他的眉骨扑簌簌滚落,头顶湿掉的呆毛也显得蔫蔫的。水秽,每次重灾区都是脸,嫉妒他长得帅么?

         试图把悲愤溺毙在洗脸池里的快递小哥,恶狠狠的兜了把清水,开始洗漱大业。

         看着他哀怨的背影,漱好口的冯沅不着痕迹的皱皱眉心,“这两天快递做的还顺利么?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

         “没什么,都挺好的,”许慕顶着满脸水摇摇头,又紧张的觑着冯沅线条英俊的侧脸,“我昨晚发的短信……”

         “养就养吧。”冯沅丢了条毛巾盖在他脑袋上,“今天不用着急,我开车送你过去。”

         “真的?哥你太好了!”许慕一蹦三尺高,差点撞坏盥洗室的灯泡,头顶的呆毛在晨光中精神抖擞的站了起来。

         下车就拎着背包奔进快递点的许慕不知道,冯沅那辆银灰色的轿车,打着双闪灯在路边停了接近十分钟,才悄无声息的离开。

         这天的快递比平常多了三分之一,清平街却只有一箱寄到瀚海斋的烤鱼片。许慕马不停蹄的兜转大半天,到清平街的时候已经比平常晚了近两个小时。

         考虑到坑钱的评分系统和已呈负数状态的积蓄,快递小哥绷紧全身的神经,伺候宅男大人闻货的时候格外毕恭毕敬,并注意控制了自己的面部表情,以努力扭转初印象,争取宅男的好感度。

         关系到钱的事,对许慕来说都是绝对的头等大事。

         午后三点四十分,无事一身轻的他带着夫诸直奔六十四号,其实他也做好了吃闭门羹的准备,毕竟来清平巷这几天,从来没见过它开门。

         没想到,六十四号居然破天荒的真的开着!

         三开间的门脸,雕花的门窗漆色整齐,应当是近几年翻新修葺过。房额处挂着块鎏金的乌木招牌,刻着“徘徊渡”三个遒劲有力的大字。

         大门两旁是副黑底漆金的对联:碧落三乾外,黄泉四海通

         屋内古色古香,正中对外的墙壁上有块硕大的繁体字木匾【人界治安管理局尚海分局】。

         进门左手用博古架隔出块厅堂样的地方,挂着幅水墨画,平头案上摆着玉插屏,四把太师椅和小几配在旁边,银发青年趴在最靠边的小几上抱着胳膊睡得正香。

         右边墙壁上挂着三个红木框,里面用黑丝绒布做底,嵌着些算盘、杆秤之类的物件,黄灿灿的,也不知道是金的还是铜的,尺寸只有巴掌长,打造得十分精巧。底下是两排木质刷清漆的素面长桌,平滑得像大理石似的,光可鉴人。靠里的桌子上,凌乱堆放着七八件规格参差不齐盒子,盒子不论大小,都统一包着金色的包装纸,边角隐隐盖着红色的方形印迹。临街那张桌子的桌面上摆着个铮明瓦亮光可鉴人的铜桌牌【人界入住登记处】。

         桌子后面坐着个戴眼镜的青年,长得斯文儒雅,一头红色的长发随意扎在脑后,正单手托腮,安静的翻看一本线装书,白衬衫上的蓝白领带规规矩矩的打成双环结。几缕阳光斜穿进来,照在方方正正的地砖上,满室尽是和煦之色。

         听到许慕的脚步声,青年微笑着抬起头,笑容让人如沐春风,“你好,我叫周野,需要办理人界入住登记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