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打折是商品的本分
        “你要我的血做什么?”许慕费解的看看地上的茶壶,心里冒出个古怪的念头,别又是去解什么镇妖器吧?

         茶壶有些犹豫,壶盖颤了两颤都没发出声音,倒是旁边的小狗焦急的插话,【我们需要你的血放我七哥出来。】

         “你七哥?”

         【嗯,他被道士封在月坛街头道牌坊下的石狮子里面了,我想把他救出来。】小狗眨着湿漉漉的眼睛,满目哀戚。

         许慕:………………

         你们的越狱计划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告诉我真的好么?

         “我们人类有句话,叫做解铃还须系铃人,你想放他出来应该去找那个道士才对。”许慕对着小狗说,准备抬脚走人。

         这事他们明显找错人了,作为一个半点法力都没有的挂名道士,自己根本帮不上忙。再说了,谁知道这只狗妖的哥哥当初为什么被道士封进石狮子,万一是个为非作歹乱苍生的主儿,放出来岂不要犯下反人类的大罪?还是继续关在里面比较好。

         小狗扬着头道,【对啊,所以我们才来找你。】

         许慕:………………

         关我什么事儿?

         【两百年前,就是许家的道士把胡七封进石狮的,所以只有你的血才能把它放出来。】地上的茶壶掀掀壶盖补充道。

         “你确定是许家的人封的?”许慕莫名其妙的挠挠耳朵,两百年前的事情,鬼才知道。

         【错不了,你的味道闻起来跟他非常像,而且,】小狗抬眼望了望许慕背包上火红色的珠子,【当初那个道士就挂着这颗麒麟珠。】

         许慕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打断他们的对话,电话那头的冯沅语气淡淡的,夹杂着锅铲的动静,“土豆烧牛肉马上出锅,你到哪里了?”

         “五分钟内保证进门!”隔着电话彷佛都能闻到锅内的香气,许慕的肚子立刻咕咕乱叫起来。他中午就吃了两块鸡蛋灌饼,这会儿早就消化的一干二净。

         小狗拦住许慕的去路,地上的茶壶掀掀盖子,【你还没说,要用什么东西换才肯给我们血?】

         “钱。”归心似箭的许慕随口应道,迈腿从小狗旁边跨过去,飞奔向两百米外的住宅楼。

         【钱?】留在原地的茶壶和小狗面面相觑。

         茶壶沉默了会儿,晃晃身子,里面发出哗啦啦的响动,【我只剩唐代的铜钱了,你猜他会收么?】

         小狗忧愁的眨眨眼睛,【用那些铜钱的人早就死光了,我猜他想要的是现在的人类使用的钱,上次那种银色的。】

         【最后的十块钱前天买冰淇淋已经花光了。】茶壶翘起半边身体,为难的扭了扭。

         小狗垂下头,用鼻尖拱拱茶壶圆滚滚的身体跟它商量,【不然我们再把你卖一次吧?到时候钱一半给小道士,一半拿去买冰淇淋。】

         【……好吧,但是买什么口味得我做主!】

         饥肠辘辘的许慕奔回家,家里的大厨连饭碗都摆好了,屋子里都是暖融融的饭菜香味。

         他陶醉的闻闻香气刚想往饭桌前冲,就被冯沅拽住衣领,嫌弃的丢进浴室。

         许慕拽着堵在浴室门口的冯沅的手腕,眉毛拧成远山连绵的形状,努力扮可怜跟他求饶,“哥,我吃完饭再洗好不好?我保证!”

         放着满桌子菜光给看不让吃,太不人道了!

         冯沅丝毫不为所动,低头看看手腕,“给你五分钟时间,用热水把自己洗干净。”

         撒娇战术失败,许慕见求饶无望,只得乖乖开始脱t恤,有个洁癖的一家之主真是伤不起,“哥,帮我拿下行李箱里的那套小黄人衣服。”

         大约是营养不足的原因,许慕的身体有些偏瘦,肋骨根根分明,但身材的比例却十分完美,肩宽腿长,腰背挺拔,漂亮的肩胛骨在脱衣服的动作下清晰可见,如同振翅的蝴蝶,呼之欲起,带着少年特有的青涩和稚嫩。他的皮肤光滑如蜜,灯光落上去仿佛会流淌似的,折出柔和细腻的光泽,迷惑人眼。

         “挂钩上那套黄色的居家服是新的,就穿那个吧。”冯沅飞快的调开视线,转身带上浴室的门。

         五分钟后,快速洗过战斗澡的许慕又被要求吹干头发,快递小哥满脸生无可恋的赤脚跑去茶几下翻找吹风机,为了吃顿饭他容易么!

         冯沅自然没有先吃,而是坐在沙发上悠闲的翻看几份超厚铜版纸印制的楼盘售卖的广告单。

         “你们院设计的?”许慕好奇的抻头过去看了几眼,最上面那张广告单上画着的是几幢欧式风格的花园洋房,淡橘色的主体墙搭配深红色的尖顶,醒目而温馨,还带着几分童趣式的活泼感。

         “回来的路上别人发的,随便看看。”冯沅看看滴在单页上那颗水珠,把凑在自己身边那颗湿漉漉的脑袋往外推了推,“赶紧去吹头发。”

         许慕转转眼珠,猛的甩甩脑袋,坏心眼的弄了冯沅一脸水之后忙不迭的带着吹风机得意的逃进浴室,为防某人打击报复,甚至还落了锁。

         冯沅冲着紧闭的浴室门无奈的摇摇头,信手一抹,身上那些水滴便活物似的飞落到他的掌心,挤攘着滚来滚去,几秒后汇聚成一颗乒乓球大小的透明水珠。

         他屈指一弹,那颗超大的水珠便飘飘悠悠的飞到厨房落进水槽里。

         吃过饭,冯沅跟许慕去超市补购日用品,顺便饭后消食。超市里人头攒动,热闹非凡,比玉带湖公园的人还多,不少人甚至穿着睡衣。许慕眼尖的发现门口有张宣传海报,原来今天开始,有为期七天的特价促销活动。

         “这周六我要跟王乐天去横店看看,应该会住一晚,要不要顺便带你去玩玩?”冯沅一边在放纸巾的货架上寻找自己惯用的那个牌子,一边跟许慕闲聊。“横店影视基地作为旅游景点还不错,而且这次还是基地那边免费招待的。”

         许慕忙着翻看自己在门口领的那张特价促销单,随口应道,“免费的也去不了,周末要送快递。”

         免费只是不花钱而已,请假可是要亏工资的,而且还是两天!虽然老板娘说过,他作为兼职可以请假,但亏钱的事情,许慕是绝对不肯做的。

         “真不去?”冯沅停下脚步回头看看许慕,叹口气道,“那我就要做电灯泡了。”

         “电灯泡?”

         “王乐天那小子前两天刚追到个小明星,据说这两个月都在横店拍戏,周末去了肯定得把人从剧组拖出来如胶似漆的带着。”

         新追到的小明星?该不会是夫诸说的那个狐妖吧?许慕猛的瞪大眼睛,浑身的汗毛都竖起警戒信号。

         “我明天跟老板娘商量下,看能不能想点办法。”许慕飞快的眨着眼睛,不行,万一冯沅也被那只狐妖缠上怎么办?他必须得想办法跟去。

         “我们自己开车过去,时间好控制,或者你可以跟其他人商量看能不能帮你送。”冯沅拽出三联包的抽纸刚想放到购物车,却被许慕拦住。

         “买这个吧,这个今天特价12.99元。”快递小哥殷勤把手里的促销单举到冯沅面前,那上面同个牌子另一款包装的三联包抽纸写着大大的“特价”两字。

         “牌子一样的,质量肯定不会有问题。”许慕迅速从货架上抽出那款纸巾,举在另一只手上努力的跟冯沅推荐,带着一脸“你值得拥有”的表情。冯沅挑眉瞄瞄货架上被红叉划掉的原价,13.98,便宜了0.99元。

         冯沅:………………

         冯沅要拿酱油的时候,又被许慕拦住,“哥你看,这个酱油后天就要打特价,便宜两块五,咱今天先别买了。”

         “就是就是,后天买划算。”旁边路过的大妈附和,“孩子赚钱不容易,能省就省点。”

         “可不,相当于打七折呢。”许慕兴高采烈的应道,找到知音似的热情跟大妈交换心得,哪些特价不给力,哪些必须下手,顺应活动打折才是身为商品的本分嘛!

         冯沅:………………

         “哥,你喜欢吃的那个薯片今天买二送一,要不要去买点?”埋头研究促销宣传单的许慕惊喜的跟冯沅报告,欢快的推着购物车就往零食区冲。

         拿着促销单的人们就像某种邪/教组织似的,目标一致的奔向同一种商品,冯沅看看扎向人堆的许慕绝望的叹口气,他算是明白了,那张促销单上没有的就算了,上面有的东西,他今天就甭想再买别的品种。

         冯沅和许慕拎着两袋东西离开超市,回小区的路上碰巧又碰到了刚才那位大妈,刚巧就住在他们隔壁那幢楼的一楼,两人便顺手帮她把东西提到家门口。

         一大早,阳光灿烂,晴空万里,许慕带着昨晚捡到便宜的开心兴冲冲的奔到快递点。理货理到半路,他便捏着清单垮了脸,好心情犹如天上的云彩,顷刻间散了个一干二净!

         卧槽!今天又有两件清平巷的到付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