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二章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12)
        云潇被沈墨困在怀里动弹不得,鼻子挤在沈墨的胸口处,被衣料蹭的鼻尖疼。

         “哇哇哇哇哇……”

         嗯,很好,嘴巴也按的紧紧的,什么话也说不了。

         沈墨看着眼睛鼻子嘴巴都被挤的变形,难得安静下来的云潇,只觉得心情一阵的大好,忍不住拿话逗她:“你这个人啊,就是太能闹腾,不如朕把你舌头割了怎么样?嗯……这双照子也喜欢瞪朕,不好,挖了算了……哎呀,最麻烦是这双爪子,野猫似的,动不动就要跟朕对着干,不如剁了……”

         气的云潇直冷哼:“哼!哼!”

         这小子是当皇帝当上瘾了吧,开口闭口都是朕,她也就是打不过他,不然,还不有他好瞧的……

         但转念一想,不对啊,她现在已经是练到一瞬万年第五层了,沈墨虽然强大,但在剧情里他也不过区区一介凡人,真打起来她未必就不是他对手啊。

         思及此,她功法运转全身,借着被沈墨攥在手心的手掌开始吸取沈墨身上的功力。

         沈墨惊觉云潇在运功,脸上的神色变变得有些奇特起来,只见他丝毫没有放松对云潇的控制,只是气定神闲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云潇全力运转枯木逢春,但只是一两个呼吸间便觉察出一丝不对劲来。

         她特么觉得好热啊,浑身上下都燥的慌,好像全身的血液都在燃烧似的,难受的不得了。

         一股甜腻的清香自沈墨的身上散发了出来,云潇深吸了一口,脸色大变:“你身上怎么会有笑春风!!!”

         沈墨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先前你在屋子里放药的时候,我不小心吸了两口,这东西不是毒,逼不出来,便用内力压制在体内,谁成想被你吸了去……”

         “啊啊啊啊啊!”云潇简直要疯了,沈墨这贱人,是不是早就料到她会想吸他的内力,故意这样做的!

         此时云潇湿淋淋的爬在沈墨胸口上,身上的衣服先前就被穆程二人撕的七零八落的,这会挂在身上几乎遮掩不住她身上的美好景色。

         沈墨瞧着她红的苹果似的脸蛋,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你现在有没有觉得朕十分的英俊潇洒,有没有爱上朕的感觉呢?”

         云潇嗤笑:“那种话你也信,编来骗他们俩的而已,他们会那样,完全是自己意志不坚定。”

         沈墨低头看了看云潇起伏不定的胸口,哦了一声:“这么说,你意志很坚定?”

         云潇用力的点了点头:“没错!”

         沈墨瞧着她傲娇的脸庞,不自觉的挑了挑眉毛:“然后呢?”

         只见云潇推开了他环在她腰上的手,转身噗通一脑袋扎进了水里,清冷的河水瞬间席卷了她的全身,将那股燥热的感觉硬生生压了下去。

         沈墨抱着袖子风中凌乱,她是他的人,如果她开口帮忙他也是不会拒绝的嘛,为什么要这么死撑呢?女孩子脾气太犟的话会没有男朋友的啊!

         只是他盯着湖面等啊等,等啊等,直等到他预设的云潇闭气的极限的时候,发现她丝毫没有要上来的意思。该不会淹死了吧?为了忍媚药的药效活生生淹死这种事情说出去很丢人的啊……

         “喂!出来了!上来喘口气啊!”他忍不住朝水里喊道。

         可是河面风平浪静,连一个泡泡都没冒上来,他忍不住有些慌起来,身子一下扎进水里,只见近在咫尺的地方赫然飘着一张白惨惨的人脸,对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齿。

         大晚上的月光清冷,沈墨猝不及防被她吓了一条,硬生生呛了好几口水,猛地孵出水面,便见云潇抱着肚子在一旁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哈哈……咳咳!胆小鬼!吓到了吧!”

         沈墨只觉得眉心突突的直跳,所以说这种女人,完全不值得别人关心她一点点啊!

         可转眼却见云潇捂住额头可怜巴巴的望着他:“喂,沈墨,我觉得头好晕啊……”

         沈墨被她这样一喊,心底的怒气不知道怎么的就散了大半,上前将她捞过来扯着往岸边游,嘴上却仍是没好气的道:“你在水下憋了这么久,当然晕了,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云潇有气无力的任由他扯着,堪堪到了岸边,突然一下扑到了沈墨的身上,趁着他愣神那会儿,低头对着他的嘴唇就啃了下去。

         云潇这种没有谈过什么正经恋爱,连接吻经验的老处女,吻起人来是十分可怕的,真的是用啃的,凶残又霸道。

         沈墨只觉得自己嘴巴好痛,嘶……好像还破了皮。按理说他应该把她推下去,然后狠狠的打她一顿,可是为什么他的心跳的这么快,快的好像要从心口里蹦出来,全身也僵硬的不能动弹,好像变得不是他自己了呢?

         云潇压着他吻了一阵子,转而开始扒拉衣服,用的是撕的手段,直把沈墨的衣袍扯的七零八落,整个人骑在他的身上脸贴在冷冰冰的胸口,舒服的直哼哼:“沈墨,你真凉快……”

         沈墨心想,你舒服就好,却半天不见她有什么下文,抬手捧起她的脸,只见她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迷迷糊糊的状态,瞧见沈墨近在咫尺的脸,忍不住又凑过来蹭了蹭他的嘴角,重重的吮吸了一口。

         沈墨只觉得心底有什么猛兽突然跳脱出来了,猝不及防的紧紧的搂住了云潇的腰肢,低头狠狠的吻了下去。

         如果云潇吻他是因为中了药,意乱情迷,那么他呢?也是中了烧坏脑子的药了吗?

         沈墨不得而知,只知道自己脑子里全部都是云潇媚态横生的模样,浑身每个一个脑细胞都在叫嚣着要她,要她……

         而后,他眼睛上就重重地挨了一拳头。

         沈墨惨叫一声去捂自己的眼睛:“你发什么疯!”

         只听云潇傲娇的哼了一声,喘这大气瞪着他:“你以为本姑娘是那种意志不坚定,中了药就会被你的美色所惑的凡人吗!”

         沈墨呆了呆:“这种时刻意志坚定不坚定很重要吗?”

         云潇霍然从他身上爬了起来:“哼!如果我连区区媚药都撑不过去的话,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呢!”

         然后在沈墨目瞪口呆之下,拔下脑子上的簪子对准自己的手下划了道大口子放起了血!

         沈墨仰躺在地上,仰头看着上身只穿一件肚兜,依稀能看见胸前两团饱满的起伏,满身血腥却一脸得意的云潇,只觉得自己被雷劈了一般:“老子特么裤子都脱了,你竟然放血都不便宜我!!!!”

         --------------------------------

         沈墨心中是哔哔哔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