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五章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15)
        你说说你说说,这天底下的渣男怎么都这么喜欢逛青楼呢?

         虽然青楼是个好地方,好吃好喝还有身娇体软易推倒的妹子,但是流连忘返的话很容易发生不好的事情的啊。

         毕竟如果只要一直守着青楼,那些渣男们就会像兔子进洞一般的自己钻进来的话,云潇会感动到哭出来的,因为这样她就有充分的理由去逛青楼了啊。

         她目光随着吴泽瑞上了楼,只见他转身进入了一间雅间,然后将门合上了。

         杨柳腰的小美人顺着云潇的目光看去,好奇的道:“大爷,您在看什么呢?有奴家好看吗?”

         云潇捧着她的小脸就啾了一口:“没有,小美人儿你最好看了。”

         她一手揽着美人肩,摇摇晃晃的朝吴泽瑞隔壁的厢房走去,一手按着脑门一副头疼的模样:“哎呦呦,头好疼,美人儿你扶我去屋里休息休息好不好?”

         小美人闻言立时羞红了脸,粉拳在云潇的胸口上捶了一下,嗔道:“死鬼~都依你~”

         云潇笑了一阵,扒拉在小美人的肩上由她扶着就进了厢房。

         小美人抬手去解云潇的衣服,柔声道:“大爷,奴家伺候您歇息吧?”

         云潇挑了她的下巴,拖长了尾音道:“好……”

         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了她的睡Xue。

         那小美人身子一歪,就倒在了云潇的怀里。

         她将人放到床上,而后将耳朵贴在墙壁上仔细的听着隔壁的动静。

         隐隐的像是听见有两个男人在说话。

         只听一个人道:“近日之事你可有耳闻?端亲王被人打碎了脊柱,并且吸走了三十年的功力,如今形同废人。而程千鹤和穆宇Chun也受到了神秘人的袭击,这三人都是咱们五大世家之中的佼佼者,依潇兄所见,这二者之中是不是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呢?”

         这人应该是吴泽瑞了,潇兄难道是潇湛?

         那个被称为潇兄的人道:“依吴兄的意思是,这神秘人是专门为了咱们五大世家而来?”

         吴泽瑞道:“没错,我收到王府的密函,请求五大家族同时出力,寻找那袭击端亲王的神秘人,并且要求我们一起寻找神医骆凡尘。”

         萧湛闻言一愣:“骆凡尘?就是那个传闻中能医死人肉白骨的神医骆凡尘?”

         吴泽瑞道:“据那神秘人道,神医骆凡尘自创了一套功法名曰《一瞬万年》,能使修炼之人功力大增乃至长生不老,青Chun永驻。如果先要救瑞亲王的话,唯有找到神医骆凡尘。”

         萧湛不解道:“为什么那个神秘人既然打伤了端亲王,又要告诉我们这些?这世间真有如此神奇的功法吗?”

         吴泽瑞沉吟了一阵才道:“这其中缘由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功法之事应该是假不了,因为那人打伤端亲王的武功正是她所说的一瞬万年。”

         “据穆程二人透露,那人是个样貌十五六岁的姑娘,他三人的武功不说独步武林,但也算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竟然在一天晚上同时被一个小姑娘打败,你觉得这可能吗?”

         萧湛愣了愣:“吴兄的意思是?”

         吴泽瑞道:“那人很可能是因为修炼那功法导致青Chun永驻,年龄远远超过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

         萧湛的声音有些激动起来:“若是如此,那我们只要找到骆凡尘,并且设法得到他的功法,岂不是就能独步武林,长生不老?”

         吴泽瑞像是点了点头:“正是如此……为今之计还是尽快找到那骆神医……”

         云潇捂着肚子在胳膊笑的浑身乱颤,快要被这两人一本正经的分析给笑死了,能不能不这么蠢,她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呢?

         敌人智商不在线的话,玩起来会很没趣味的。

         她起身将床上的小美人衣服扒了个精光,穿在了自己的身上,对着镜子梳妆打扮了一番,而后拿起酒瓶子喝了一口喷在了自己的身上,将衣裳往下扯了扯转身出了厢房。

         她一手提了酒壶,一路踉跄着去了隔壁厢房门前,先是抬手推了推门扉,哟,还上了栓。

         两个大男人在青楼的厢房里栓上门独处,这种事情说出来都让人脸红。

         她微勾了勾唇角,运气用力的撞上了厢房的门,整个人往前一扑倒在了铺着厚厚地毯的地面上。

         萧湛坐的比较靠近门边,被云潇突然的闯入吓了一跳:“什么人!”

         云潇支起半边身子撑着下巴看了他一眼,打了个酒嗝:“嗝!真是不长眼,没看见是你姑NaiNai吗?”

         她笑了一声,而后便又像是失了力气一般的趴到了地毯上。

         吴泽瑞望着眼前的云潇眼底闪过一丝大大的惊艳。

         若是按云潇原本的相貌,顶多算是个长相可爱的清秀佳人,但是因为沈墨的恶性趣味,将云潇的样貌修改为绝世美人的设定,于是剧情中所有的男人都变成了睁眼瞎。

         他站起来走到云潇的边上蹲下来问了一声:“姑娘,你怎么了姑娘?”

         云潇仰面向上,抬手在他的下巴上摸了一把,醉眼迷离的道:“我?我没干什么呀,只不过是想找个地方安静的喝两杯,外面那些人都太吵了,烦的很!”

         萧湛忙道:“你是什么人,闯入我们的厢房到底意欲何为?”

         云潇心中暗笑,当然是想弄死你们俩了。

         嘴上却是含混不清的道:“你说我想干什么,就想干什么呗……”

         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吴泽瑞下意识的抬手想去扶她,却被她一把推开了他的搀扶,三两步走到萧湛的面前,脚下一个不稳扑到了他的身上。

         这萧湛相比起吴泽瑞来说,脑子倒是清醒的多,在原文中他是笔墨描写最少的,可以说是打酱油的,云潇对他的性情也不甚了解,唯有主动出击。

         萧湛抬手揽住了云潇的腰,以防止她掉下去,云潇双手揽住他的脖子防止自己掉下去,扬起小脸望这萧湛忽然笑了起来:“这位公子,你长的好像一个人。”

         萧湛本来想质问她究竟是何意图,却被她的话弄的一愣,不由的好奇道:“像谁?”

         云潇深深的看着他的脸,眼神之中流露出深深的痴迷,眷恋,不舍还有化不开的悲伤,晶莹的泪珠忽然的从眼眶中滑落:“长的像……我相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