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四章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4)
        云潇现在已经完全知道了眼前这个少年的身份,当今皇上的亲生弟弟,独孤毓。据说小时候是个神童,八岁那年得了一场重病,伺候智力就一直停滞不前了。

         独孤毓看见独孤归林,开心的笑了起来朝他招了招手:“三叔!你来啦!”而后牵起云潇的手就跑到了他的面前,兴奋的道:“这就是毓儿说过要找的人,三叔你看啊,我找到她了!”

         而后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一副求夸奖的模样。

         “哦?”独孤归林一脸警惕的打量起眼前的云潇来,他已经年过四十,却生的挺拔威武,岁月丝毫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唯有那双岁月沉淀过的眸子中透出的威严让人心底发颤。

         云潇有点心虚的低下头,掩饰自己眼中喷薄欲出的杀意。此时她一身不合适的短打葛衣上,上头满是补丁,头发乱糟糟的,身材很矮小,比实际年龄看起来小了两三岁。她的脸颊因为削瘦而凹陷下去,显得眼睛很大,皮肤是那种黝黑的颜色,鼻子上点缀着几颗雀斑,除了那双看起来过分明亮的眼睛外,实在是有些……不堪入目。

         独孤毓却丝毫不查的样子,紧紧的攥着她的手,好像眼前的这个女孩子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三叔,姐姐对毓儿可好了,毓儿摔倒了还是姐姐把毓儿拉起来呢!”

         云潇被他说的有些脸红,这小子真会活在自己的梦里,明明是她把他推倒的,还凶他,怎么在他嘴里就变成天大的好人了。

         独孤归林瞥见独孤毓手掌上的伤口,眼神有些低沉下来,他不悦的看了云潇一眼,伸手去拉独孤毓的袖子。独孤毓虽然只有八岁孩童的思维,但毕竟是尊贵的御亲王,不是这种青楼里的阿猫阿狗可以高攀的起的。

         他道:“毓儿你出来也有一阵子,还是先跟三叔回去吧?你哥哥知道你偷偷跑出来,大发雷霆呢!”

         一贯听话乖巧的独孤毓却一反常态的摇了摇头,很坚定的道:“毓儿不回去,姐姐在哪里,毓儿就在哪里!”

         这些独孤归林怒了,声音低沉了下来:“毓儿,不许胡闹!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要是被你哥哥知道了,会这么罚你?”

         独孤毓却一下躲在了云潇的身后,哼了一声:“哼!三叔你还不是经常来这里,为什么我就不能来,我就要和姐姐一起玩,我就不回去!”

         独孤归林的眼刀瞬间嗖嗖嗖的就飞向了云潇,恨不得戳她十个八个窟窿。

         云潇觉得自己很尴尬,她并不想和独孤毓一起玩啊,她向来都是独来独往一个人玩耍,而且她现在实力还不够,不想这么早就和渣男对上。

         于是语气之中带了几分讨好几分委屈的看向独孤归林道:“这位大爷,你千万不要误会啊,奴家不认识这位小公子的,您快把他带走吧,耽搁了奴家劈柴,奴家会被厨娘骂死的!”

         独孤归林的视线望向云潇身后的柴堆,和那一堆没用劈完的柴,眼神才有些软和下来,他好声好气的对独孤毓道:“毓儿,你出来这么久了,你哥哥肯定很担心你,咱们先回去跟你哥哥说一声,下次再来找姐姐玩好不好?你这样拉着她,耽误了她劈柴,主人家会打她的。你想害你姐姐挨打吗?”

         独孤毓却勾唇一笑,虽是天真烂漫的模样,说出的话却是让独孤归林呼吸一窒:“三叔你想骗我,我才不相信呢。我一回去,你们就会将我看的紧紧的,再也不会让我出来了。”

         独孤归林只觉得额头上渗出一滴豆大的汗珠,这小子平时看着傻傻呆呆的,怎么关键时候这么不好糊弄,不由的道:“三叔怎么会骗你呢?你要相信三叔,先跟三叔回去好不好?”

         当真是哄孩子的语气。

         独孤毓却摇了摇头,一手拦了云潇的肩膀道:“我不回去,要是三叔你硬要带我回去,就把姐姐一起带回去!”

         十六七岁的少年个子其中已经极高挑了,这样揽着云潇的肩膀十分像哥哥抓着小妹妹,偏他还一口一个姐姐,将云潇怄的要死。

         “这怎么行!”云潇和独孤归林都是忍不住的脱口而出。

         云潇想的是,她的秘籍还需修习,要是跟了独孤毓回去,岂不是一天到晚老妈子似的哄着他玩?再有皇宫那种地方人多眼杂,要是她修炼的武功被人发现了,后果不堪设想!

         而独孤归林的想法是,这个女孩子身份低贱,来历不明,样子又这么不讨喜,万一是什么心怀不轨的尖细,带进宫里惹出什么乱子,他就难辞其咎。

         遭到两人异口同声的反对,独孤毓不高兴了,他还是个宝宝,不高兴了他就要哭了。

         只见他那双顾盼生情的杏仁眼微微一红,哇的一张口,豆大的水珠子就滚落了下来,划过他细腻粉白的脸颊,瞬间就生出一抹我见犹怜的情愫来。

         “三叔你欺负毓儿!三叔是坏人!三叔坏三叔坏……”

         独孤归林觉得脸上一红,明明云潇也说了拒绝的话,为什么当坏人的却是他?男大不中留了吗?

         可是……他又暗喽喽的瞥了云潇一眼,再怎么也不要这么辣眼睛的吧?

         云潇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个样子在独孤归林的心中已经十分辣眼睛了,如果她知道一定会很高兴的。独孤归林身为渣男组合之一,对原主王蜜桃可是有着十分浓厚的兴趣的,甚至不惜为她和兄弟反目,娶她为妻,只不过……也没护的了她一丝一毫就是了。

         她转头好声好气的对独孤毓道:“这位小公子,奴家不是你的什么姐姐,也不会跟你走的,你回去吧。”

         独孤毓却不依,一手抓住云潇的袖子,将她手捧在胸前仔细的查看:“不行!毓儿不走,你看姐姐你的手都磨破皮了,不要再劈柴了,毓儿帮你劈柴好不好……”说着就去抢云潇的斧头。

         云潇真的不胜其烦,脸上的微笑也维持不住了:“哎呀你好烦啊,叫你回去就回去,磨磨唧唧的当心老娘揍你啊!”

         独孤归林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吼给震住了,这这这,这个不堪入目、卑贱如蝼蚁的女人竟然敢这么跟独孤毓说话!看来她先前的柔顺都是伪装的了?要是他不过来,独孤毓还不知道被她欺负成什么样子了呢!

         他刚要开口斥责云潇以下犯上,就听一个尖利的声音从背后冲了过来,一下揪住了云潇的耳朵,怒骂道:“好你个不要脸的贱蹄子,竟敢跟贵客这么说话?我看你是活腻了吧?来人啊,把这个下作的蹄子给我拖下去,狠狠的打!”

         转头对着独孤归林一笑,脸上的皱纹拧成一朵菊花,扑簌簌的往下掉着粉:“王爷恕罪,老身接驾来迟,请王爷多多包涵,这个小贱人……不懂规矩,万望王爷不要怪罪。老身这就叫花魁娘子起身沐浴,好好的伺候两万大爷!”

         原来,竟是这天香苑的老鸨秦妈妈来了。

         这秦妈妈人丑手黑,云潇一下被揪住耳朵,疼的嗷嗷直叫,下意识的想要挣扎却人矮力气小,略一动,耳朵就像要被撕下来一样,被抓的不得动弹。

         独孤毓见云潇被人欺负了,白净的小脸瞬间阴云密布,体内的洪荒之力都要爆发了,一掌打在那秦妈妈的身上,秦妈妈整个人就倒飞了出去,砸在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上,哇的呕出一口鲜血。

         他红着眼去看云潇被揪的发红的耳朵,整个人都不好了,瞪着哎哟乱叫的秦妈妈一字一顿的道:“谁、让、你、动、她、的!”

         云潇惊了个大呆。

         这孩子看着斯斯文文跟个陶瓷娃娃似的,发起狠来这么吓人吗?瞧刚才那一掌没有十年八年怕是练不成这样的境界啊!

         好方好方!幸好刚才没有狠狠的得罪他,要不然什么时候被打死都不知道啊!

         这后院里闹出这样大的动静,园子里的护卫们也呆不住了纷纷朝这边涌了过来,只是看到独孤归林身后那些殿前司的护卫之后,有安静的退了下去。

         开玩笑,殿前司诶!皇帝御前的护卫队诶,不是天潢贵胄用的了吗?秦妈妈这次算是倒了血霉,被人打死他们也不敢说一个不字。

         独孤归林没想到这事会闹成这样,独孤毓虽然从小修习武功,但那是为了让他保命用的,从来没见他使过,没想到为了这样一个丫头竟然和人大打出手。

         他心中恼怒云潇这个祸害,却经不住独孤毓对她的维护。他不想将事情闹大,给了秦妈妈一笔疗伤的银子,要了云潇的卖身契,就黑着脸带着云潇和独孤毓两人回到了皇宫。

         其实他是一点也不想带云潇的,但是独孤毓一直护犊子般的拽着她的手,扯都扯不开,没办法只好连带着她一起带回去。

         云潇自从见识了独孤毓的武功之后,整个人都识相了很多,小心翼翼的缩在他后面,大有一副抱住大腿不撒手的意味。

         独孤毓对于她的这种转变十分的开怀,很开心的摸了摸她的头顶:“姐姐乖乖的!”

         云潇露出一抹甜美的微笑,心中暗暗吐了个槽:您开心就好。

         ------------------------------------------------------------------------------

         最近严打,于是你们就看到我们唯美的标题变成了,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