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章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10)
        云潇在收拾独孤归林的时候,顺手从他身上摸了包迷药出来,在进屋之前顺便就撒了一些在袖子口里,借着先前挣扎的那一会儿,把迷药散在空气里。

         这会儿那二人中了迷药已经是倒地昏厥了,云潇强忍住恶心,拿了床被子将这二人裹了从窗户里翻下去,偷了院子里的一架马车,载着这两人到了城外的一间破庙里。

         也不知道是不是蓄谋已久,沈墨前段时间把宵禁给取消了,故而云潇大半夜的出城也没有受到什么阻拦。

         宵禁解除的好处就是大半夜的也能买到东西,所以云潇在路过药铺和杂货铺的时候顺道买了点道具。

         现在云潇将两个光溜溜的大男人面对面捆了个结实,绳子往房梁上一甩将他们升到了半空,而后怕他们冻着,又很好心的在他们脚底下升起了一个小火堆。

         郊外晚上有点凉,云潇大马金刀的坐下,摆了一个十分泰然的姿势,拿出酒瓶子和花生米烤起了火来。

         手中真气运转,那小巧精致的酒壶瞬间冒起了腾腾的热气,仰头喝了一口,连胸口都烫了起来,她勾了勾嘴角觉得自己很有一代大侠的风范。

         她一边喝酒,一边磕着花生米,也不着急,就这么等着。

         随着脚下火堆的升温,昏睡中的程千鹤和穆宇春渐渐的苏醒了过来,当他们睁开眼睛看到对方那张近在咫尺的面容的时候,不约而同的尖叫了起来。

         “啊——”

         云潇捻了两个花生米分别弹到了他们的脑门上,有些不悦的训斥道:“聒噪!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而后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酒。

         那两人侧着低头,发现下方的火堆和气定神闲的云潇,不由剧烈的挣扎了起来。脚底的灼热使人发狂,更让他们气愤的是,他们竟然着了云潇的道被抓到这个破庙来,还是以这种尴尬的姿势,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

         穆宇春气恼道:“你有本事放了爷!咱们单打独斗,背后使阴招算什么英雄好汉!你快放开我们!否则他日定要让你生不如死!你这贱人!你听见了没有!”

         他吼的声音极大,云潇被吼的耳朵嗡嗡直响,不由的输了些内力到火堆里,那火苗瞬间窜的老高,直燎的程千鹤和穆宇春惨叫连连。

         他二人不住的咒骂,哀嚎,将云潇的祖宗十八代的女性长辈都问候了一遍,云潇都没有一丝动容,只是抱着袖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二人,犹如看戏。

         穆宇春虽然意气用事,但到底也不算太傻,声嘶力竭的吼了一阵子之后,就发现云潇连眼皮都不抬,就将他们折腾的要死要活,也便省了力气。

         程千鹤则是一言不发的运起内力想要撑开身上的绳子,可是不知道是不是独孤归林的迷药太给力的原因,他浑身上下一点内力也使不出来,试了半天眼红脖子粗也没有半点用处。

         他沮丧的低吼了一声,怒的脸色青黑,恨不得吃云潇的肉喝云潇的血,却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穆宇春被他的情绪所感染,也恼怒的挣扎起来,二人的身体随着绳子的摇晃,回荡,很像两条垂死挣扎的肉虫子。可这女人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坏心眼这么多,捆人手法结实诡异不说,每逢关节处都十分关照的多缠了几层,任由他们怎么动,效果都是微乎其微。

         他们俩面对面,呼吸着彼此的呼吸,感受着彼此的感受,肉体紧紧的贴在一起,尤其是那个地方一直蹭啊蹭的,饶是两个直破天际的直男,也不免有些尴尬起来。

         穆宇春气呼呼的朝程千鹤吼道:“你别扭啊!我痒痒!”

         程千鹤没有说话,脸却升起一层红晕来,他瞪了穆宇春一眼,停止了挣扎,心中却是将云潇凌迟了一百八十遍。

         云潇见他们俩消停了下来,满意的点了点头,从地上拾起早就准备好了的一根细竹枝,沾了酒一下抽打在了他们的身上。

         这两人同时嗷的一声叫了出来:“你又发什么疯!”

         云潇却道:“,你二人身中淫邪之毒颇深,在下只是在帮二位扫清业障……”说完手下生风毫不留情的在他们身上鞭笞了起来,每打一下嘴里就念叨一句:邪魔退散!

         俨然一副驱邪克鬼的架势。

         这一下就给穆宇春和程千鹤给整懵逼了,这是什么套路?难道他们遇上的不是寻仇报复的,而是得了蛇精病的隐士高人吗?

         他们不由的怒吼起来:“我们玩女人干你屁事啊?那些贱女人都是欠日的,自己求着我们上都来不及,要你多管闲事吗!你是不是有毛病啊!快放了我们!!!”

         云潇无奈的摇了摇头,淡淡道:“看来你们还是执迷不悟。”

         说着一掌打在那火堆上,只见那火苗又是一阵升高,直燎的他二人鬼哭狼嚎,小腿肚以下全是燎泡,直叫人痛不欲生。

         云潇丢了竹枝,十分失望的看着他们,眼底是掩饰不住的痛心:“你们生而为人,出身不凡又武艺高强,为何不行侠仗义造福万民,为什么要将青春和时间浪费在淫乐之上呢?几十年后当你年老体衰之时,回忆起青春往事全是在床上度过,难道不会觉得很遗憾,很浪费人生吗?

         你们都是你们的娘亲十月怀胎辛苦生下的,为何要瞧不起女子?将她们当做取乐的工具?你们的母亲,将来的妻子、女儿、都是女人,你们也打算这样对待她们吗?你们身为男人,如果连女人都不懂的尊重的话,还算什么男人呢?!

         一个人如果被欲望左右,和畜生有什么分别?敦伦本来是一件极其神圣的之事,两情相悦、鸾凤相交、调和阴阳延绵子嗣,为的是传承自己生命的轨迹……而你们却将这件事情变的如此的肮脏不堪……”

         说完,她深吸了口气:“你们真是让在下痛心疾首。”

         穆宇春被她这一篇长篇大论给惊呆了,他们觉得自己肯定是遇上了蛇精病,天下男子哪个不是温香暖玉在怀。女人本就弱小,依附男人的权势而生存,付出一点代价也是理所当然的啊!那些女人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可都是很诚实的呢!

         云潇知道他们肯定不服气,而她也被自己说的有点累,于是很严肃的咳嗽了一声:“我决定惩罚你们,严肃的惩罚你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