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三章 超级宫斗系统(7)
        自那日云潇命人将燕武帝送回寝宫之后,不知是云潇下手太重,还是他心魔作祟,当天晚上就发起了高烧,几日间已经是病入膏肓,严重到了药石无灵的地步。

         云潇不知道他是真病还是假病,特意带着沈熠在他眼前晃了一圈,只见他面色青黑,怒目圆睁,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他们,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十有八九是真病了。

         她没想到燕武帝的心灵这么的脆弱,承受不了一点点的心理打击,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她就下手稍微轻点,还能多和他玩个几年。

         燕武帝既然活不久了,前尘往事就一笔勾销,她慢慢的走过去握住了燕武帝胡乱发抖的手掌,轻声说道:“皇上,您安心的去吧,留下的这锦绣山河自有我们母子替您打理,您就不要操心了。”

         沈熠也在一旁很憨厚的点点头,信誓旦旦的道:“是啊父皇,熠儿一定会当一个好皇帝的,不会像您一样宠幸奸妃,众叛亲离,英年早逝的!”

         燕武帝闻言,脸色一下变的惨白,瞪大了双眼深深的吸了口气,好半天只进不出,最终脖子一歪,闭上了双眼。

         云潇身边的太监总管上前探了探燕武帝的鼻息,然后眼圈很自然的红了,重重的跪了下去,声音中透着悲痛欲绝的哀伤:“皇上,驾崩了!——”

         云潇闻言立刻拉着沈熠一下跪了下去,瞬间哭成个泪人:“皇上!你怎么就这样丢下臣妾孤儿寡母啊——”

         身后的宫人就如排山倒海般一股脑全跪了下去,掩面悲哭起来:“皇上……呜呜呜呜……”

         如同死了亲爹一样。

         就在这时,那明明已经气绝身亡的燕武帝突然歪了一下头,吓的过去装殓的太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啊!皇上、皇上动了!”

         云潇抬眼望去,直接原本双目紧闭的燕武帝眼皮一阵抖动,而后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先前皇帝死他们哭的伤心是忠心为主、日月可鉴,可如今皇帝没死,他们这样哭就是诅咒皇帝,是大不敬知罪。

         身后宫人的哭声戛然而止,一个个噤若寒蝉,一时间大殿静谧的落针可闻,没有人敢发出一点点声响。

         云潇上去将燕武帝扶起来,拿了杯水灌下去,轻声在他耳边喊了喊:“皇上?您觉得怎么样了?”

         燕武帝慢吞吞的将水咽了下去,而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神却是大写的迷茫和不知所措:“我……我这是在哪?我不是已经……”

         云潇一愣,暗道这沈旭难道是病糊涂了不成?回答道:“皇上,这是在您的寝宫啊,您不记得了吗?”

         “皇、皇上?”那人语气明显一顿,随即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丝欣喜:“你叫我皇上?我没有死,我……啊——”

         他的话音刚落,额头上青筋瞬间爆起,他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脑袋,痛苦的哀嚎了起来。

         云潇脑中瞬间想起一直杂乱的滴滴滴的声音,那个声音浑厚的系统君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警报警报,警报警报,发现不明系统入侵、发现不明系统入侵……”

         什么鬼?不明系统入侵?

         云潇在脑海中用意念问道:“什么情况?什么叫不明系统入侵?”

         系统君焦急道:“俺感应到一米之内有另外一个系统,系统和系统之间是可以互相吞噬的,它刚刚就想吞噬我!!!”

         云潇长眉一蹙,一米之内?看来看去都只有床上那个叫的要死要活的燕武帝吧?

         这么说燕武帝死而复生,也获得了一个什么系统吗?真是太鬼扯了啊!

         既然燕武帝一时半会又不死了,云潇就下令四周围的人都先走,只留下御医随时看护。

         燕武帝此时已经安静了下来,在御医给他施针之后看就沉沉的睡去了。

         云潇看了看他那张气色尚佳的脸,转头问守在一边的御医:“李大人,皇上的身体如何了?”

         那御医面带困惑道:“启禀皇后娘娘,微臣方才替皇上诊脉,发现皇上原本郁结于心的那口气已经消散了,身子并无大碍,只要喝几服药稍加调理就会好的……”

         云潇点了点头,脸上表情不变,内心却是曰了狗的。

         这燕武帝明明都断了气了,忽然坐起来是几个意思?人与人之间还能不能有一点点防备和一丝丝顾虑了?她小龙袍都准备好了,只等他一死,太子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登基,这下全白做了!

         睡梦中的燕武帝完全不知道自己被云潇在心中凌迟了千八百遍,抱着被子睡的香甜,时不时还吧嗒一下嘴,云潇翻了白眼,挥了挥手就让御医退下了。

         即使心里不愿意,表面样子还是要做,碧痕搬了张椅子在龙床前面,云潇就坐了下去。

         开始呼唤起脑海中的那个系统君:“喂,糙汉,出来。”

         系统君的声音立即响了起来:“喂!你说谁是糙汉?”

         云潇不想和他废话:“名字不过是一个代称,不要要过在意,我问你,你刚刚说的外来系统是不是就在眼前这个男人身上?是不是它治好了他的病?”

         系统君沉吟了一下,然后回答道:“没错就是它将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只是……这具身体里的灵魂好像不属于这个位面啊……”

         “什么?”云潇惊问:“什么叫不是属于这个位面……”然后她忽然想到燕武帝之前的种种表现,瞬间明白了系统君的意思。

         这个醒来的燕武帝是个冒牌货,也就是说,他和她一样是一个穿越重生者,并且身负系统!

         这就有点麻烦了。

         虽然她不知道那些所谓的系统是怎么形成的,有什么样的能力,就看之前秋玉言凭借勉强算的上清秀的容貌就将燕武帝迷的神魂颠倒,就可见其麻烦之处啊。

         她赶紧问系统君:“你知道他那个是什么系统吗?有什么作用?就像你之前说的宠妃系统、太后系统什么的……”

         系统君无奈道:“这种事情怎么看的出来……”

         云潇很失望:“你不是号称系统能吞噬系统的吗?那你把那个系统吞噬了吧?”

         系统君闻言一阵憋气:“你不要强人所难好吗?我和那个系统级别差不多,它吞不了我,我也吞不了它啊!”

         云潇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切!辣鸡就直说啊。”

         “你!”系统君气结,而后选择一言不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