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替嫁王妃不好惹(1)
        孟云潇睁开眼睛,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她不是在山顶上和江飞白看风景吗?怎么莫名其妙的跑到这间古色古香的书房来了?

         这么多书,这主人得多有文化啊?

         她挣扎着站起来,想看看那一排排书架上的书,却觉得眼前光芒一晃,密密麻麻出现了一排字:

         姓名:云潇

         年龄:21

         性别:女(男)

         智力:60/100

         容貌:50/100

         体力:60/100

         武力:7/100

         技能:无

         特长:无

         魅力:24/100

         她从头到尾的念了一遍,只觉得脑子里一团浆糊,她不是叫孟云潇吗?怎么变成云潇了,还有这些数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她觉得自己好像能懂,又好像一点也不懂的样子。

         此时那排字的底下忽然多了一排字出来:可支配点数3点,系统推荐/手动。

         云潇看着那来回闪烁着的两个选项,一下点在了系统推荐的那个选项上。

         只见面前的字幕滴滴滴的跳动起来,而先前的字也发生了变化:

         姓名:云潇

         年龄:21

         性别:女(男)

         智力:61/100

         容貌:52/100

         体力:60/100

         武力:7/100

         技能:无

         特长:无

         魅力:24/100

         她刚想弄清楚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只见那书桌后面的山河图瞬间风起云涌,她一不留神就被一股气息卷了进去。

         云潇睁开眼,只觉眼前光影暗淡,身旁是女子悲悲戚戚的啼哭,竟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她挣扎着站起来,借着火把的微光,看见四处都是密集的木栏,门上缠绕着一层一层的铁链,俨然是个牢笼。

         而她在那漩涡中翻转了许久,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这个地方多久了。

         云潇只觉得自己脑子一片眩晕,跌坐在地上,只见周围有十几个年龄相仿的女孩子缩在一起,哭哭啼啼,皆是蓬头垢面,落魄不堪。

         她有些失神,为何又和上次一样莫名其妙的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难道是书房之中的那个东西?

         然而不能回想,只要一闭上眼,便是满天的黄沙,和无尽的血色,她觉得头疼,抱着脑袋渐渐的缩成一团。身上好冷,那种冷似乎是从骨髓之中散发出来的,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拥抱自己,依旧冷的瑟瑟发抖。

         一旁包子脸女孩子拍了拍云潇的脸喊道:“喂,你没事吧?”下一秒却受惊般缩了回来,她的额头烫的吓人,这样的地方,发着这样的高烧,显然是活不久的。

         云潇脑子里嗡嗡作响,被她冰凉的手摸了一下,下意识的就抱过她的手来贴在脸上,舒服的蹭了蹭,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

         那个女孩子似乎被吓了一跳,颤抖着回头看了看云潇,见她面色潮红气若游丝的样子,忽然用力的推了她一把厉声道:“别碰我!你活不了多久了,他们一定会把你带走的,你不要连累我!!”

         云潇被她这一推,后脑勺重重的磕在墙壁上,疼的闷哼了一声,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滚落下来。她紧闭的眸子倏然睁开,有些不悦的瞪了那个包子脸的女孩子一眼,把头埋在膝盖里,继续沉沉睡去。

         半夜的时候,忽然的一阵铁链摇晃的声音将云潇吵醒了,她睁开眼,熊熊燃烧的火把刺的她睁不开眼睛。四周的人哭闹成一团,那些人不耐烦的听着,手中的长鞭如密集的雨点般落下,转瞬间便是皮开肉绽。

         女孩子们压抑着哭声缩成一团,咬着牙不敢发出哪怕一点声音,几个黑衣人走上前,动作粗暴的撩开少女们的面容,嘴里说着评头论足的话,像是挑选牲口一般。

         为首的是一个青年人,样貌极为出众,面容精致如美玉雕琢而成,虽是同样的一身黑衣,穿在他身上却显出一丝神秘高贵的气质,云潇听那些人喊他少主。

         那人抱着胳膊斜倚在牢门口,仔细的端详着这群少女,有些为难的拧了拧眉头:“胆子这么小,侯爷可提不起兴致啊……”

         那声音如寒冬里带雪的清泉,凛冽透彻,却带着叫人心惊的寒气。

         云潇模模糊糊的想,这个人长的可真好看,只是心肠却很歹毒,可见这世上越漂亮的东西,内心越是丑陋。

         包子脸的女孩子紧紧的依偎在云潇的身旁,似乎把让云潇离她远点的话忘的一干二净了,她有些心疼的拍了拍她的头顶,却被突如其来的一声轻叫吓的惊呼了一下。

         黑暗中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在云潇的衣摆里耸动着,发出吱吱的叫唤,云潇拧着眉思考了很久,都没有想出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她有些怕,不安的动了动,就听见原本扑在她怀里发抖的女孩子大叫着跳了起来:“啊!老鼠!有老鼠!走开走开,呜呜呜……”

         只见一只通体黑毛的老鼠大摇大摆的从云潇的衣服下摆里钻了出来,两只米粒大的小眼睛望了眼众人,便迈着四条腿快速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那个叫少主的男人盯着这边看了一会,忽然笑了起来:“这个还挺精神。”

         几个黑衣人闻言,上前抓住了女孩子的肩膀,二话不说就要往外拖。

         女孩尖叫着,忽然扑过来紧紧的抓住云潇的肩膀说道:“不如你替我去死吧?好不好?好不好?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了……我还有父母家人,我弟弟还等着我回去,呜……我不能死不能死……”

         云潇被她抓的生疼,整个胳膊像是要断掉了一样,她蹙眉很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哭成泪人的女孩子,惊讶这个人要无耻到什么地步,才能这么明目张胆理所当然的让别人替她去死呢?

         她抿了抿唇角,用尚且自由的那只手将她的手指一根根的掰开:“人总是要死的……”那女孩子拼命的挣扎摇头,最终还是被身后的蒙面人给拖了出去。

         身旁的人们压抑着哭声缩成一团,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云潇,好似云潇并不是跟他们一样的阶下囚,而是那些黑衣人的帮凶。

         云潇看着这些人,忽然觉得好笑,同样是阶下之囚,同样朝不保夕,却还有那个闲心去算计和诋毁别人,人这种东西啊,本就是卑劣又可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