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九章 超级宫斗系统(3)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东宫外面,碧痕搀着云潇下了撵舆,只带了几个贴身伺候的一步步朝着内里去。

         两个小太监正守在门外,见到云潇立刻跪下行礼:“奴才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云潇不置可否的应了,随口问道:“太子殿下近几日如何?可起身了吗?”

         那守门的太监兴许是没想到云潇会这个时候过来,有些慌乱的道:“太子殿下近日都好……”

         云潇见他神色闪烁,一看就是在隐瞒什么,也不理会,径直朝里面走去。

         那小太监一见云潇的架势,脸上瞬间绷不住了,急急忙忙的就朝前跑去,口中说道:“奴才先行去通报,请皇后娘娘稍等。”

         碧痕是多眼尖的人,怎么会瞧不出其中的猫腻,低喝一声:“站住!皇后娘娘在此,岂容你自作主张!”

         那小太监才生生止住脚步,面上却是欲哭无泪的表情:“碧痕姑姑息怒……实在是……实在是……”

         云潇完全不想听他的实在是什么,递了个眼神给身后的几个太监,那小太监就被人按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他脸紧贴着地,却挣扎着想着申辩什么,云潇看也不看他一眼,轻移莲步,直接从他手背上踩了过去,朝着太子的寝殿而去,

         王云潇武艺高强,内力深厚,那小太监直被踩的脸色发白,汗珠直落,却被一人紧紧的捂住了嘴巴,不得发出一点声音。

         另一个小太监见状立刻跪伏在地上,颤抖着连大气也不敢出。

         碧痕瞧了那面无人色的小太监一眼,啐了一口:“吃里扒外的狗奴才!”随后也跟了上去。

         云潇走到太子沈熠的寝殿外,远远的便听到一阵欢声笑语,似乎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和一个小男孩的声音。

         她抬眼望去,一个女子正和沈熠玩着捉迷藏的有些。

         只见那女子宫妃打扮,身姿窈窕纤细,穿戴衣饰虽然素雅,但都价值不菲,赫然竟是王云潇那头号仇敌玉妃秋玉言!

         此时沈熠正和玉妃玩的开心,一张稚嫩的小脸满是笑意,一点也没即将被废黜的悲惨自觉。

         云潇勾了勾唇角,缓缓的走了进去,她穿的是轻盈的丝履,加之内力高深,故而走起路来没有一丝声响,直到走到沈熠面前,他才瞪大了双眼,露出慌乱的神色。

         王云潇素来对他不甚关心,偶尔见到不是呵斥就是说教,稍有行差就错,就得罚跪打手心,所以沈熠见到王云潇恐惧多过害怕。

         他瑟缩着后退,嘴唇抖动着:“母……”刚要叫人,却见云潇竖起食指贴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他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云潇脸上浮起温和的笑意,朝沈熠招了招手,那沈熠心思再敏感也不过是一个九岁的小孩子,立刻跑到了云潇的手边。

         云潇捏了捏他胖乎乎的手指,将他拉到了自己的身后,然后一步一步的向着玉妃走去。

         秋玉言正在大殿里乱摸,脸上挂着灿烂的笑意,嘴里用哄小孩的声音念叨着:“熠儿,你在哪?你个小淘气,快出来,玉母妃来抓你咯……”

         云潇看着秋玉言惺惺作态的样子,不怒反笑,这秋玉言的脑子不知道是什么做的,前脚还想着拿自己的儿子顶替沈熠的太子之位,后脚就来沈熠面前装和蔼可亲,真真是好不要脸!

         她转头给了沈熠一个放心的表情,然后抬起一脚就踹到了秋玉言的心窝处,直将她踹的倒飞出去,狠狠的砸在了宫柱上,只听她惨叫一声,立时就呕出一滩鲜血。

         云潇朝着外面怒喝道:“来人!将这个不知廉耻的贱婢给本宫拖出去杖毙!一早清早的竟然撺掇太子玩乐嬉戏,妄图蛊惑国之储君使我儿背负不贤之名,其心可诛!”

         碧痕带着几个宫女太监一拥而上,几下就将秋玉言擒住了,秋玉言来不及挣扎,剧痛攻心,一下昏死过去。

         云潇瞥了那晕倒的秋玉言一眼,朝着沈熠伸出了手,脸上露出暖人的笑,轻声道:“熠儿,吓着了吧?快到母妃这来……”

         沈熠被云潇刚刚那一脚还有怒喝吓的大气不出,一个劲的往后躲,眼圈泛红,像是要落下泪来,显然是畏惧起云潇来了。

         小孩子这种东西啊,还真是麻烦。

         云潇心中吐了个槽,脸上笑容丝毫不变,开口却已经是清冷异常,不怒而威:“怎么?太子殿下怕了?本宫见你方才与宫婢嬉戏之时怎的一副毫无畏惧的样子?哦,母后知道了,太子殿下这是要忤逆他亲生的母后,将母后说的话当做耳旁风啊!那既是这样的话,本宫宁可没有这样不听话的孩儿……”

         说着就要朝外走去。

         沈熠虽然惧怕云潇,但毕竟还只是个九岁的孩子,是孩子都渴望母爱。听闻云潇生气了而且不要自己,立刻就慌了起来,只犹豫了片刻就快步跑过去,一下扑进云潇的怀里,哇哇大哭起来:“呜呜呜……母后息怒,熠儿、熠儿知错了,母后不要丢下熠儿……呜呜呜……”

         云潇看着哭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沈熠,心中不由有些发软,小的东西总是惹人怜爱些。

         她取出帕子替他擦干净眼泪,摸着他的脑袋道:“既然熠儿知道错了,那母后就原谅你这一次,只是你身为一国储君,将来的皇帝,岂可与一个宫婢一起胡闹,你现在年纪还小没什么,要是再大些,这事传到你父皇和朝臣的耳朵里该怎么办?一定会责备母后教子无方的……”

         沈熠哭的抽抽搭搭,胖乎乎的小手使劲的揉着眼睛,扑在云潇怀里眼泪珠子跟不要钱似的:“熠儿以后会乖的……呜呜……绝、绝不给母后丢脸……可是……熠儿不是和宫婢玩,是玉母妃啊……”

         沈熠的话音刚落,就听得门外传来一声怒吼:“你这毒妇,究竟将玉言怎么了!!”

         云潇抬眼望去,只见一身明黄色龙袍的燕武帝正气急败坏的瞪着她,显然的刚下了朝就直奔这里,连衣服都没功夫换。

         原来秋玉言圣母心发作,觉得沈熠爹不亲娘不爱,十分同情他,但她毕竟不是沈熠的生母,为了免人闲话,只带了自己的大宫女鸳和来了东宫。

         鸳和方才去给他们拿糕点,回来时见到寝殿中有异样,立刻就跑去禀报了燕武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