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送行遇波折
        许成业回来第三天,便是考生进县城参加县考的日子。因为报名时必须在户籍所在地,当然出发的时候也都是按照村为单位进场。

         初八一大早,空气中依然带着丝丝寒气,原本宁静的小山村,随着一户户的油灯亮起,气氛变得活跃起来,刚打盹儿的大公鸡以为自己偷懒耽误了时辰,忙扯起嗓子表忠心。

         今年许成业进场,整个许家也加入了早起的阵营,收拾行囊,赶车套马,全家汇聚,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许悠然一大早爬了起来,精神抖擞,就连昨天半夜失眠的疲倦都不见了,帮着刘妈给自家哥哥准备套餐。

         一家人忙活完,许成业同志却还在大厅端着茶杯饮茶,翘着二郎腿儿,真是应了那句话,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又是一阵紧催忙赶,最终到村口集合。

         以为自家已经算积极的了,哪知到了村口,已经是人山人海人声鼎沸,弄得跟过年还热闹,真是没有最早的,只有更早的。

         一家人在马车里等了一刻钟,整个队伍才算集合完毕。

         村正李怀贵踏上最大最高的一个石台,整个队伍才算安静下来。

         “乡亲们,早上好,如今还有些春寒,我呢,其他废话就不多说了。又是一年县试开考时,为了孩子的前程,将来有一个拿得出手的身份,我们自然做什么都是愿意的,在这里,我唯一要跟大家强调的就是,切莫存侥幸之心,最终害人害己,更不要因为一次考试连累他人,这是其一,另一个好就是好消息,由于最近几年咱们村教学水平出众,县里巡道特意给我们村儿增加了六个参加考试的名额,我老李识字不到一箩筐,这当然不是我的功劳,下面有请已经在咱们村教书六年的古先生讲几句。”

         村正一席话,下面掌声雷动,谁都知道,这个教学水平主要来自古先生,而最终获益的正是下方的考生。

         一阵鼓掌,众人的目光聚集到是石台下的古延身上。村正走下石台,古延才迈动脚步,两人错身时,古延点头示意,才拾级而上。

         依然是木簪束发,粗布长袍,步履沉稳,面容有些严肃,跟往日的淡然截然不同。古延站台台上,并没有急着开口,一直保持着这种严峻面容,目光如刀,扫过每一个考生。

         大约过了半柱香,下方不见一丝声响,古延开口:“刚才大家的表现,我非常满意,就是考场上的考官,也比我严肃不到哪里去,所以说,大家只要放平和心态,把考官当成我,发挥出自己的水平就好了,我要说的就这么多。”

         这么独特的鼓励方式,自然又是一阵掌声,古延准备走下石台的时候,忽然转身,朝着众人有些揶揄道:“方才我差点儿把一个重要的任务给忘了,那就是,受你们大师姐所托,她要给你们讲几句,大家鼓掌欢迎。”

         众人虽然还不知道村里什么时候冒出来个大师姐,不过,既然古先生说了,那就一定有,跟着鼓掌就是。

         在雷动一般的掌声中,许悠然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自己只不过说要其帮着捎几句话,宣传一下考试套餐的事儿,老古董竟然如此郑重的说了出来,还冠以大师姐的称呼,这叫自己以后如何在村子里立足。

         虽然心里懊恼,但许悠然不得不提起裙子,走出人群,赶鸭子上架,一步步走上石台,在村里人回过神之前开口:“我这次主要是代表我爹,也就是我们许家的饽饽铺子‘谷香村’给大家送礼物的,到了县城,咱们村每个考生,都可以打开铺子里免费领一份专门为大家准备的考试套餐,方便食用,味道鲜美,到时候,大家只需跟朋友推广一下就成了,呵呵,最后,祝大家考试顺利金榜题名……”

         在村正的带领下,一辆辆马车启动,朝着县城进发。许悠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完话,走下台阶,最后回到家里的。反正,耳边一直响着嫂子的赞叹声。

         “悠然,你真是太厉害了,不但琢磨出了考试套餐,还能在那么多人面前讲出来,让村里的考生帮忙宣传……”

         “悠然,我记的那个孕妇专用饽饽,也是你琢磨出来的吧,记得当时,这种饽饽推出的时候,咱们店里的生意上升了好几个份额呢!”

         ……

         许悠然不知道自家嫂子还有唠叨的潜质,确实是受不了对方闪着小星星,满是敬意的眼神,只得妥协道:“这没什么,只要嫂子不怪我自作主张,拿店里的饽饽做人情就好。”

         “那有什么呀,你这可是为了咱们的铺子好,虽然送出去了几十份,可一下子将咱们的考试套餐推广出去了,悠然,你真是太厉害了,”郭瑞欣看着自家许悠然,眼中闪烁着敬佩的小火苗,跟原本的城里长大的娇小姐判若两人。

         最终,面对这个打不得骂不得,连躲都躲不开的小粉丝,许悠然只能将古延搬了出来:“那个,嫂子,我还有些事情要跟古先生商量,就不陪你了。”

         “哦,那好吧,你有事就去忙吧,记得早点儿回来呀。”

         最终,许悠然“古遁”闪人,才得以走出家门,原本并没有什么,纯粹出来透透气。正走在村里的小道上,感受着鲜花盛开的气息,心情好不容易舒缓了一下,却被一个声音震落谷底。

         “大师姐,您出来散步呀。”

         这个是邻居家的小胖子,大名叫做君君,今年刚上学堂,一看见许悠然,便扯着嗓子喊。由于年幼的关系,声音又尖又细,在,在许悠然听来,格外刺耳。

         大师姐。真正算起来,自从古延进入村子里,成为教习,自己好像还真是第一批的学员,六朝元老,细数起来,资格也够了,可非要冠以“大师姐”的名号,许悠然别提有多别扭了,让人忍不住想起神雕侠侣中的大师姐李莫愁。

         一路走来,开头还只是学堂的学生这么喊,可架不住孩子都有起哄的爱好,短短一段路,就连两三岁以及刚会说话的娃娃,都称呼自己为大师姐。

         许悠然一阵烦闷,怨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拎着拳头,朝着老古董院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