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军宴(三)
        男人们眼见就要将女孩拖入营帐,旁边却突然串出个人,竟是生生将女孩身旁的校尉撞飞,将女孩扑到在地!

         其余人见状竟也不恼,只是哈哈笑道:“这又是哪位兄弟喝醉了,可要和我们一起?”

         却见那人在地上挣动了几下,好容易撑起了身。男人们借着营帐边的火光看去,神色便是一僵:这……这分明是个女人!

         ——而且……而且还是段大人那新交的相好!

         一个女人,跑来搅什么局!众人互望,不知该作何表情。却见兰芷眼神散乱四下看了看,目光终是在女孩面上聚焦,眼眶立时泛了红,吼道:“我都帮你打点好了,可你为何还要来这!”她沉痛无比:“你便是和我置气,也犯不着这样糟践自己!”

         女孩愣住,微张嘴:“我……”

         兰芷不待她“我”出个所以然,突然又顿悟状道:“我知道了!可是那老鸨又作怪了?!”她愤怒站起身,却因醉酒身形一晃,差点跌倒:“是她逼你来的对不对!”

         待她好容易稳住身形,立时便去摸腰间的佩剑,发狠道:“她不知道你是我相好么!竟还敢将你送来这里,根本就是不给我脸面!”

         她声音放得很大,因此周围早有许多人看了过来。此话一出,更是人人皆惊:兰芷和这青楼女子……是相好?

         ——兰芷喜欢女人?那段副使呢?岂不是他一厢情愿?

         ——可若不是兰芷酒醉吐真言,都没人知道她喜欢女人,想来是她刻意隐瞒。难道……她根本就是在欺骗段副使的感情,想要获取名利?

         众人面面相觑,只觉自己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想要女孩的校尉们也犯了难:一方面,这事涉及到段凌,他们不愿掺合进去。可另一方面,这女孩却是他们最为中意的,一时也不愿放弃。

         他们还在纠结,却见剑光一闪!兰芷竟是抽剑出鞘!她一手握着剑胡乱挥了几挥,一手抓住那女孩的手,将她拖起,一脸杀气道:“走!她敢欺负你!我便要杀了她,替你出气!”

         说到“杀”字时,兰芷一声大吼,剑锋朝旁劈下!竟是将插火把的木桩劈成了两半。火把掉落在地,兰芷却不看一眼,呼哧喘着粗气,只顾拉着女孩朝外行。校尉们犹豫片刻,一个两个让开了道路:开玩笑,这人武艺甚高,而且醉成了这样,现下正拎着剑要找人拼命。他们还犯不着为了个青楼女子,上前自找晦气。

         司扬和袁巧巧碰巧坐在不远处,自是将这场闹剧看了个仔细。袁巧巧听到兰芷喜欢女人时,脸色立时沉了下来,瞪向司扬。司扬却一直眯眼盯着兰芷,根本没有注意到袁巧巧的目光。

         直到兰芷行远了,司扬才朝袁巧巧看去,却是低声道:“巧巧,一会你自己回女兵营。”

         袁巧巧立时沉了脸:“大过年的,你要去哪里?”

         司扬打算去跟踪兰芷。袁巧巧去永山时,司扬并没有干等着,而是多方打探,得知了兰芷是从中原国方向进的城。刚刚兰芷的表演虽然逼真,可司扬已经注意到那女孩也是个中原人,遂生了疑心,决意去一探究竟。

         她虽然这么想,可周围都是人,却不便多说,只含混答了句:“有些事情,去去就回。”

         听到这个回答,袁巧巧便是一声冷笑:“怎么?看到她找了相好,你就不淡定了?这么跟去,是想挽回心上人呢?”

         司扬便是一惊,连忙朝四周看去,见没有人注意她们,这才稍松口气。她怕袁巧巧脾气上来,闹将开去,让人知道了她怀疑兰芷,段凌那边不好交代,遂皱眉斥道:“别闹!快回去。”

         袁巧巧见司扬竟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脸色白了又青。她腾得站起,咬牙恨声道:“你去吧!去了就别再回来找我!”愤然离去。

         却说,兰芷扯着女孩冲出了虎威卫,来到了大街上。见四下无人,女孩用力甩开兰芷的手,脸上怯怯的神色消散无踪,冷漠而高傲道:“这里没人,你也不必再……”

         “不必再装”几个字还没出口,兰芷却忽然将她打横抱起!女孩一声惊呼,怒道:“你干吗?!”

         兰芷压低声,与她耳语道:“有人跟踪。指路。”

         女孩越过兰芷的肩,朝她身后空荡的大街瞄了一眼,终是不情不愿道:“前面路口左转。”

         兰芷抱着女孩一路飞奔,将她送回了青楼。新凤院坐落在十九街,是浩天城有名的烟花之地,只是恰逢除夕夜,又已过子时,大堂里冷冷清清。老鸨也不知去了何去,倒是省去了兰芷再演一场戏。

         女孩挣扎着落地,也不理兰芷,自顾自穿过大堂,朝楼上行去。兰芷沉默跟上。两人进了顶楼的一间大屋,兰芷始一关上门,女孩便猛地转身,愤愤道:“你干吗插手我的事!”

         兰芷微微皱眉。女孩了然,冷冷一勾嘴角:“你放心,这屋子隔音效果很好,你便是在里面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听见。”

         兰芷仔细倾听,果然听不见外间半点声音,这才放下心。女孩态度如此不友善,兰芷盯着她:“那可是八个男人。”

         女孩挑眉,神情讽刺:“八个又如何!你以为我能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成为新凤院的头牌,会没有一点拿捏男人的本领?”

         兰芷“哦”了一声,低头整理自己的衣衫:“那你哭什么?”

         女孩呵呵一笑:“你以为我是真害怕么?不是所有女人都像你这般野蛮粗鲁,不懂得利用男人心理,投其所好!”

         兰芷脸上没有表情:所以说,这女孩还觉得自己坏了她的好事了?

         房中一时安静。兰芷半响方道了句:“何必。”

         不过短短两个字,却让女孩爆发了!女孩涨红了脸,压着声音吼了出来:“何必?你知道我为了得到今夜去虎威卫的机会,花了多少心思?!一切都很顺利,那八个男人里甚至有两个是千户!可是你却自以为是跑出来,毁了我的算计!”

         兰芷终是停了整理衣裳的手,缓缓眯起眼看去:“你想干什么?”

         女孩吼了这一通,稍稍平静了些,此时冷傲偏头:“你没必要知道。”

         可她不回答,兰芷也能猜到七八。对女孩来说,为家人复仇是生命中的头等大事,她这么费尽心机想要接近虎威卫的校尉,定是希望利用校尉完成一些事情。

         ——这丫头……还真是高看自己!

         兰芷冷了脸:“那你便真该谢谢我今夜将你带了回来,否则,怕是不过多久,你便也该去陪你的双亲了。”

         女孩怒目而视:“你——!”可张口半响,却找不到辩驳的话语。两人互看片刻,女孩突然变脸一般换了副面孔,竟是娇笑了起来:“得了,知道姐姐心疼我,是我不识好心。姐姐既是来送我一趟,我也总该表示一二,不好让你白白回去。”

         她几步行到兰芷身旁,拖了兰芷的手,身形轻快进了卧房。又丢开兰芷,自己扑去床上翻找,片刻拿着个东西跳下了床,欢喜道:“姐姐你看!”

         兰芷朝她手上看去,便见到了一节墨绿玉柱,根部还系了一根带子,隐约知道是作何用途。果然,女孩嘻嘻笑了起来:“当初老鸨将这东西给我时,我还觉得它定是无用,却不料真能派上用场。”她将那带子系在腰间,笑容天真又妩媚:“难为姐姐如此照应,今夜我定是会让姐姐尽兴。”

         兰芷将目光从那玉柱上收回,面无表情回望。女孩假意顿悟,一拍脑门:“哎呀!莫不是姐姐想要主动?给你给你。”她解开带子,将玉柱递给兰芷:“我怎样都好,随姐姐的喜好。”

         兰芷不接,只是在女孩笑盈盈的注视下,没甚波澜道了句:“衣服脏了,我要去洗个澡。浴室在哪里?”

         女孩自称新凤院的头牌,倒也不是胡言,看这居室便可见一斑。她的卧房后有个几丈见方的浴池,汩汩温水从四周注入,满室都是暖暖的水汽。兰芷在虎威卫时洗浴不便,忍不住在浴池中泡了许久,回到卧房时,已是半个时辰后。

         卧房灭了灯,兰芷以为女孩歇息了,悄声行去桌边坐下,偏头却见女孩头枕着床沿,半瘫在地上。

         兰芷的眼片刻才适应了黑暗。女孩只穿了一件毛裘,遮住了大半个身子,黑发散乱,瓷白的四肢暴露在夜色之中,显得分外伶仃。她手中捧着一个香炉,此时一明一灭闪着微光。女孩将鼻子凑在香炉边,似乎很是沉溺于香炉的香气。

         兰芷轻抽鼻子,便闻到了有些熟悉的异香,脸色立时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