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破绽(三)
        兰芷的确是虎威卫校尉,却不可能亮明了身份,去抓掌柜小二来问,否则被人知晓,便是坐实了她与那中原细作有关系。她还在思量间,小二却眼尖见到了她,脸上堆笑上前:“客官请好!可要进来坐坐,吃些东西?”

         兰芷的目光迅速扫过大堂,却未发现什么特别,只得试探道:“你这有包厢么?”

         小二连连点头:“有的!有的!客官请随我上二楼。”

         二楼的环境较一楼更清静。酒气与汗臭味淡了,兰芷抽了抽鼻子,似乎闻到了一丝清甜的香气。她四下扫过,便见到每间包厢门口都挂着个香囊。

         香囊的样式有些眼熟,兰芷心中一动,似是无意道:“这香囊气味倒是好闻。”

         小二听言笑道:“客官鼻子真灵!这东西是中原人的手艺,香气清淡却持久,开封后能用上好几个月。食肆之地难免有些污浊,可宇元老爷不爱熏香,咱们只能用这香囊代替。现下许多酒楼都用它!咱们也用了好几年了。”说到这里,他一声轻叹:“可惜往后,怕是得换别的了。”

         兰芷假意好奇:“用得好好的,为何要换?”

         那小二也自知多嘴,嘿嘿一笑道:“那卖香囊的中原小贩被抓了。”

         果然是那中原细作的东西。兰芷便不再多问,进了包厢点了几个小菜,正儿八经吃了起来。

         她基本能猜出那中原细作的安排了。他得到了消息,一边与同伙联系,一边暗中将消息藏在香囊,放在某间酒楼里。这样,即便他出了事,消息却还有可能传出去。

         包厢一角也放着几个香囊。兰芷的目光落在那香囊上,心中暗道:这酒楼中香囊何其多,她总不可能一间一间包厢翻过去。到底哪个香囊里有她要的东西?

         思绪到此,似乎便进入了僵局。兰芷的筷子顿住,换了个方向思考:如果她是中原细作,会将藏着秘密的香囊放在哪里?这个地方必须不惹人注意,而且安全,否则难保不会有客人闲来无事翻弄香囊,把里面藏的东西找出来,白白浪费了她的心机……

         这样的地方,到底会是哪里?

         ………………

         兰芷心中有想法渐渐成型。她也不着急,慢慢将盘中的菜吃了个干净,又招来小二结账,末了才问道:“小二,你这可有茅厕?”

         小二恭敬指路:“客官下楼,从小门进后院,右拐有间单独屋子便是。”

         兰芷依言前去。茅厕不分男女,只是分隔出了几间茅坑。兰芷一眼便看见茅厕角落放着数个香囊。那香囊成色甚新,可沾了污水浊物,看着很是恶心。

         四下无人,兰芷抿唇盯着那香囊片刻,终是无奈将它们捡起,躲进了一间茅坑。又在茅坑中打开香囊一一翻找,果然在其中之一的香囊中,找到了个更小的香囊。

         她没有猜错,那细作果然将东西藏在这里。试想,茅厕之地污脏,且人们来去匆匆,又怎会有心思去翻茅厕地上的东西?

         小香囊没有被浊物污染,看着干干净净,兰芷将其打开,便见到了一卷起的纸条。纸条上书三个字:无相寺。

         便再无其他。

         茅厕异味浓重,兰芷难受抽了抽鼻子,用手捂住了口鼻。无相寺她知道,是浩天城中一座香火鼎盛的寺庙。那细作告诉她这个地点,定是想再让她去那里。

         只是,这纸张只给了个地址,那中原细作想让她传递的消息,又在哪里?

         兰芷将那皱巴巴的纸张展平了些,终于发现了端倪:这纸张的质地,和萧简初给她传信时所用的信封纸质地很像。估计只要将这纸张放入水中,墨迹便会改变,重新组成真正的消息。

         这么看来,消息也找到了。可无相寺那么大,她又该将东西交给谁?

         兰芷再看向装纸条的小香囊,却是想起了些听闻:她在女兵营时就曾听说,无相寺有颗百年菩提树,时常得人香火供奉,极其灵验,因此近年来,有许多人会去寺里对树祈愿。他们将藏着愿望的香囊扔去树上,以寄心情。

         ——所以……她只需要将香囊扔去树上,便自会有人来接收消息?

         这法子倒是安全,丝毫不会惹人注意。兰芷心中有了底,这才将小香囊收入怀中,又捧了其余香囊出了茅坑,丢回茅厕角落。然后她在后院井边打水洗手,却并不用水浸湿那纸张,便直接出了永乐酒楼。

         她对纸张中的消息并不感兴趣。她会来这走一遭,不过是出于对那细作的敬意。她只需将东西送到,往后,便再也不掺合他们的事情。

         时是下午,兰芷到了无相寺。前来上香祈愿的人很多,兰芷先去大殿里给那中原细作上了一炷香,这才到菩提树下假意祈愿,将香囊扔去了树上。

         菩提大树枝叶繁茂,树上大大小小的各式香囊有数百个,兰芷的香囊挂去树枝上,便泯于众矣。若不是有心人尽力去找,怕是没法发现。兰芷却再不多看再不多留,转身利落离去。

         她已经涉入太深。这香囊能否传到那细作的同伴手中,真不是她该管的。一切便到此为止吧。

         兰芷离开得干脆,没有发现寺庙角落中,行出了一个熟悉的人影。段凌缓步走到大殿门边,眸中沉沉,面色阴郁。

         今日所幸他亲自来了一趟。那两女兵都是虎威卫专司跟踪的高手,却被兰芷甩掉了。这人的反跟踪能力意外之强,怕是宇元国里,除他之外,再找不出第二个能跟踪她的人。

         段凌盯着那菩提树默立半响,终是行到寺庙门边,找了个乞丐,给了他半两碎银,让他去城中帮忙通知人。

         他等了一刻钟有余,几名心腹便赶到了无相寺。段凌也不解释,直接下令道:“今晚你们在此埋伏,若见到有人从树上取香囊……”说到这里,他停顿片刻,薄唇轻掀,道出了四个字:“当场诛杀。”

         心腹面面相觑,其中一人道:“可是……段大人,无相寺向来香火鼎盛,又是佛家清静之地,我们在这杀人,怕是会有人问责大人,对大人不利。”

         段凌摆摆手:“无妨。你们只道是抓捕细作,其他事情我自会处理。”

         心腹们这才安心应是。却又有人道:“段大人,若是抓捕细作,为何不留下活口,带回天牢好好审理?”

         段凌冷着脸看那人,那人心中一惊,自知多事,连忙垂下了头。段凌这才收回目光,缓缓开口道:“杀了他,我不需要审讯。”

         段凌下山后便回了府邸。他没有等太久。夜色降临,浩天城下起了大雪,当雪白铺满院落时,心腹来回禀了:“段大人,无相寺关山门后,有一中原长工便出来打扫寺庙。他趁无人注意,去菩提树上取下了这个香囊。”

         心腹将香囊呈上。段凌接过,置于掌心细看,又漫不经心问了句:“没惹出什么乱子吧?”

         心腹答话:“他一解下香囊,我们便杀了他,没闹出大动静。与寺庙那边也交涉过,没有问题。”

         段凌这才点头道:“好,你下去吧。”

         心腹告退。屋中只剩段凌一人。他打开香囊,从中取出纸条,便见上书三个大字:无相寺。

         内容似乎并无古怪,可段凌指尖搓了搓那纸张,却觉察出了问题。中原国不仅是礼仪之邦,,历史源远流长,而且手工艺精湛发达,工匠们时常能做出些有意思的玩意。段凌曾经见过这种纸张,也知晓这种纸张的秘密,遂让下人打了一盆水,将纸张放入了水里。

         墨迹先是模糊,而后重新组合,一行小字显现出来。段凌细看去,原来是宇元*队近期在中原国剿匪的计划。

         前些日,虎威卫中出了叛徒,一个百户将这消息传了出去。向劲修抓住了那百户,可用尽刑罚,却也没有撬开他的口,因此也不知道这消息传去了何人手里。现下,竟是无意被段凌找了回来。

         段凌沉沉默立许久,缓步行到地炉边,将那纸揉成团,扔了进去。待到火舌吞没了纸团,青烟徐徐散了一室,他方才开口唤道:“来人。”

         下人推门而入。段凌吩咐道:“着人去虎威卫一趟,叫女兵营的兰芷过来见我。”他看看书桌上的沙漏,竟是已近子时(23点),思量片刻,又补充了句:“让管家直接带她去我卧房,顺便告诉她……”男人停顿片刻,幽幽道:“我想她了。”

         说完这话,想象着女子受惊僵硬的神情,段凌总算觉得心中舒坦了些。这让他终于能长长一声叹息,摆摆手道:“快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