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失踪的女孩
    丛斌带着童瞳去了学校的西侧。

     连一向胆大的费茵都警告过她,千万别到这来。

     因为这是学校医学系的解剖室。

     里面放着各类令人毛骨悚然的标本。

     开玩笑,她可是法医,这有什么好怕的。

     但踏入教学楼的时候,童瞳还是忍不住捂住了胸口。

     从心底里出的寒意让她觉呼吸紧。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衰败、腐朽的气息,她只觉得胃内翻江倒海,阵阵绞痛。

     “美人还挺敏感的吗!”丛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要不要考虑加入我们啊!”

     “我还想长命百岁呢!你给我滚蛋。”

     “小兔子还挺凶的。”

     童瞳气喘吁吁地爬到了四楼,跟着丛斌闯进了一间屋子。

     整栋楼只有那一间房散着微弱的光线,忽明忽暗,捉摸不透。

     房间里并未点灯,只在四周点了蜡烛,灯芯忽闪忽灭,让人背脊凉。

     童瞳往前走了两步,觉得脚下一绊,险些摔倒。

     “唔!”童瞳及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尖叫声变成了呜咽。

     她赶忙蹲下身子谈了谈那人的鼻息及心跳,这才松了口气。

     不看不知道,这屋里歪歪倒倒的躺了好几个人。◎◎

     唯一一个桌子上还亮着火光,一张纸耷拉在桌下,一个青花瓷的碟子悬在那,摇摇欲坠。

     看来他们刚刚玩过碟仙。

     这个许琅还真是不省事!整天玩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就算没有鬼也得被他招来。

     童瞳气上心头,走过去蹲在许琅身边狠狠给了他一个嘴巴。

     “警察打人啊!我要去举报!”丛斌笑起来的时候眉梢浅挑,比女孩还要妩媚。

     “去吧去吧!”童瞳不耐烦的嘟囔道:“一个鬼,事儿事儿的!”

     话音刚落,童瞳觉得右手开始抖。

     抖动越来越大,让童瞳整个人都跟着颤。

     “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哪敢做什么!”丛斌举起双手,表示自己的无辜。

     是明智送给自己的钥匙。

     浅金色的光芒越来越耀眼,可比电视上那五毛钱的特效真实多了。

     “丛斌!信不信我杀了你!谁让你带她来的!”明智的声音由远及近,气喘吁吁地闯了进来。

     “明智!”

     还没来得及反应,童瞳被明智一下揽到身后。

     桌上的青花瓷碟开始不断的震颤,整个屋子都跟着抖动起来。¤ ? ?

     童瞳紧紧拉着明智的衣角,否则一定会被甩出去。

     “砰!”

     碟子突然炸开,碎片洒了一地。

     阴冷的风从童瞳的头顶拂过,童瞳下意识的向上看去。

     一个身着红衣的女鬼正紧紧的盯着她。

     她的头颅三百六十度转了一圈,龇着牙对童瞳笑了笑。

     腥红的血液从她的没有眼白的眼睛中流了出来,缓缓滴在了童瞳的衣服上。

     缥缈的黑气在她周身,好像随时会被吞没。

     童瞳觉得脖子突然被人扼住,呼吸也越来越近。

     那种强烈的窒息感让她浑身无力,挣脱不开。

     忽的,手中的要是出刺眼的光芒,那团黑气瞬间被光芒吞没。

     钥匙变成了上次见过的降妖锏。

     “你给我把她看好了!要是少了一根汗毛,我就拔光拟的头!”明智恶狠狠地将童瞳塞给丛斌,从她手中拿过降妖锏。

     “哈哈哈!”尖锐的声音划过寂静的夜晚,女鬼的笑声如同指甲划过黑板般刺耳。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投,今天老子就让你尝尝灰飞烟灭的滋味。”

     这简直就是自带鼓风机啊!

     看着临在半空,衣袂翩翩的明智,童瞳不禁感叹道。

     女鬼身上的每一处骨骼都在吱呀作响,她如同一个巨大的蜘蛛,恨不能将眼前的食物都撕成碎片。

     耳边的风声不断呼啸而过,窗户出了乒乒乓乓的震动声。

     童瞳只觉得脚下一冷,双腿便被水淹没了。

     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吓得童瞳惊慌失措。

     这不是福尔马林吗!

     难不成这个女鬼要将他们做成标本?

     流动的水席卷成一条黑龙瞬间将明智吞噬。

     “明智!”

     “你不用为他担心!”丛斌向童瞳眨眼“走,我送你个见面礼。”

     “什么啊!你摆明是在坑队友啊!赶紧帮帮他!”

     丛斌将童瞳拉倒另一个房间,盖着红色木板的池子。

     “你的礼物在里面。”

     “别逗我了!里面都是标本!刚刚那些福尔马林不会是从里面淌出来的吧!我的天!”

     童瞳急切的拉扯裤脚,却并未现潮湿的痕迹。

     丛斌微抬手指,水池上的木板砰的打开。

     水池里并排躺着好几个女孩,脸色苍白,看不到一丝血色。

     “怎么会是她们!”

     童瞳一边跳下水池,一边着急的掏出手机。

     “别着急,她们还没死。”

     丛斌倚在门口,语调仍旧那副欠揍的轻松。

     “这就是那个女鬼跟着许琅的原因,因为许琅依靠碟仙这样的招魂游戏勾搭女生,而她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得到食物。花季少女的精气是最美味的。”说着,丛斌嗅了嗅鼻子。

     “那个许琅,就是个混蛋!那个女鬼应该吸了他的魂魄!不过话说回来,人走阳关,鬼过阴曹,死了之后就赶紧去投胎吗!非要在这祸害人。”

     “你错了!”丛斌低声道:“这人心可比鬼邪恶得多。”

     “她们还会醒吗?”童瞳看着丛斌,一脸的急切。

     “回去好好养养!多吃点!你也可以暗示她们的父母找几个法力高强的师傅。”丛斌懒洋洋地说道。

     “你能把她们的记忆都删除吗!”童瞳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他“她们还小,这段记忆肯定会给她们留下阴影的。”

     “真是惹人喜欢啊!”丛斌戏谑的拉扯住童瞳的脸颊“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小哥就帮帮你!”

     童瞳用力的点点头。

     既然有人愿意帮忙,卖卖萌又有什么关系。

     谈话之间,周身的引起阴气慢慢消退,童瞳深吸了口气,脸上也有了些红晕。

     “那边看来差不多了!”丛斌嘴角一扬“你要学会用自己的身体反应去感觉周围的气息,遇到危险的时候能够帮助你逃跑。”

     这个丛斌,看上去玩世不恭,人还不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