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15奶猫
        梅雨注册了个微博账号,取名“最爱花生的人”,而后关注了顾深。顾深对此并不知情,这些日子她的微博每天都有上千人关注,没法一个个去探究关注她的都是什么人。

         每天看顾深更新微博,下面有越来越多的人点赞评论,梅雨很难受。但顾深给他泼了这盆冷水,让他冷静下来,他也就渐渐明白这个矛盾如果不解决,他和顾深就不可能破镜重圆。而问题解决的方法不外乎两个,要么顾深妥协,要么他退一步。

         这两者都需要时间去调和,况且两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梅雨知道急不得,所有打算让自己先慢慢适应起来。

         顾深再次兼职了淘宝模特,这次不是花语,也不是其他旗袍店,是顺着微博找上门来的一家汉服店和一家运动鞋店。唯美古风和张扬现代风碰撞,看似难以融合,但顾深都表现得很好,可塑性强,也没有被旗袍定型。

         两家都是不大不小的店,给的酬劳和花语差不多,顾深要了一套汉服和一双鞋,用来微博抽奖,效果不错。

         这两笔酬劳,加上上次花语的钱,顾深全部投进了股市。虽说她前世没专门研究过股票,但进入社会后还是知晓了不少,什么股票什么时候会涨停她不清楚,但哪类股票买了不会亏还是有大概的。人民币贬值实在太快,顾深想在魔都定居不易,能轻松地钱生钱,即使本金少,也比放着好。

         周五傍晚,顾深按照约定请寝室的人吃饭。孙思思和李瑶都不挑,顾深记得吴艺辰挺喜欢马来菜系的,就在大众点评上找了一家人均两百不到点,环境优美装修特色的马来餐厅。孙思思和李瑶很容易就满足了,吴艺辰面上不显,但对送上来的菜单没什么兴趣。

         “花生,你这顿饭没请魏然?”吴艺辰把菜单还给了李瑶,谈起了和点菜无关的话题。

         这几天吴艺辰在寝室多次有意无意地提起魏然,孙思思和李瑶都知道魏然其人了,因此也跟着好奇。

         顾深有点懵,“请他做什么?”

         跟梅雨分手不就是因为有了更好的目标吗?吴艺辰心里一嗤,却假装不解道:“他帮你拍了那么多照片,让你红了一把,比梅雨的那幅画效果还好,你难道不应该感激他吗?”

         李瑶听着觉得挺有道理的,跟着点头。

         “还是说,你打算单独请他,要把我们排除在外了?”吴艺辰架起脚,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好整以暇地看着顾深。

         顾深确实很感谢魏然的帮忙,但她真没想过要如何感谢,请客吃饭是个好主意,可是她能维持表面的自然,内心却做不到对普通朋友那般,更何况带上吴艺辰三人。

         “我没打算请他吃饭,感谢的事情再说吧。”顾深这几天被学习、微博和兼职压着,忙得团团转,连魏然上次的钱都还没给。

         吴艺辰试探了一番,见目的达到了,也就放了心。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李瑶吃的最多,都快撑了,嚷嚷着要回学校散一圈步。

         吴艺辰兴致缺缺,孙思思却提议道:“艺辰,你今天推了的那个野餐是不是在t大东面枫叶林那边?”

         t大的枫叶林在一片土坡上,那里毗邻操场,平时很安静,没什么人,就谈恋爱的小情侣去的多,因此有“情人坡”之称。如今是春季,不少学生和周边的居民会去那里野餐踏青,算是个宝地。

         “沈钰弄的,本来就不怎么想去,顾深请客正好有理由拒了。”吴艺辰显然是看不上这种接地气的野餐的。

         “现在都这么晚了,人肯定不在了,不过去那里走一圈,消消食也好。”李瑶难得不宅了,大概是被t大的春之气息感染到了。

         一行四人慢悠悠地晃过去,李瑶冲在最前面,孙思思和顾深闲聊着走着中间,吴艺辰弄着手机不知不觉就到了最后。

         沈钰他们确实已经走了。他本来就是为了讨吴艺辰欢心才想出了这么个主意,但对方不来,他的兴致自然高不了,一群人玩了几局游戏,几个公子哥撩了几个t大的妹子便转移了阵地。不过枫叶林依然有零散的几拨人在,只是都分散在角落。

         “去那里坐坐吧。”孙思思看了看人群的分布,指了个更偏僻、没有其他人的角落。

         李瑶当下就冲了过去,而后随意地找了棵树,在下面坐下。孙思思失笑,觉得李瑶也太不讲究了,不过她们什么都没带,也没法讲究,于是也只能和顾深一起跟着坐下。

         吴艺辰看着三人团团围坐,还留了个空间给她,却没有过去。她接了个电话,顺势走到更边上的灌木丛边。

         “簌簌。”脚边传来奇怪的声响,吴艺辰吓了一跳,连忙闪开。

         “喵~”一声轻微的猫叫从灌木丛里透出,不一会一截小小的猫尾巴探了出来。

         原来是只野猫,吴艺辰捂着心口的手放松下来,刚才的惊惧变成怒气,抬起脚就想朝尾巴的方向踢去。

         “喵~”小猫感觉到了动静,机灵地一动,半个身子从灌木丛另一边钻了出来。

         茶色的大眼睛圆圆的,头上是对称的浅黄色斑纹,它的毛很长,夹着不少叶子,腿很短,在毛发的覆盖下只能看到脏兮兮的脚尖。

         吴艺辰一脚落空,本来想踢第二脚,在看到小猫的样子后忽然改了主意。

         这是一只长毛短腿猫,具体什么品种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这猫还算值钱。

         “喂?艺辰?你在听吗?”电话里还响着沈钰的声音,吴艺辰毫不犹豫地挂断电话,收了手机,在小猫面前蹲了下来。

         其实这猫值多少钱还是其次,重点是它的主人值多少钱。到时候看看有没有找猫的,若是条件好可以结交,条件不好就当不知道,把猫卖了也不亏。吴艺辰打着算盘,两手慢慢地伸向了小猫。

         “麻麻,接电话啦!有电话打来啦,快接电话!”吴艺辰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把一直没敢动的小猫吓了一跳。

         “喵!喵!”小腿看着短,跑起来却很快,吴艺辰一个愣神,小猫已经划出一道残影,冲了出去。

         两声猫叫很尖锐,顾深他们听到动静,往这边张望,正好看到小猫跑过来。孙思思对猫毛过敏,闪到了一边。李瑶咋咋呼呼的,小猫根本不敢跑过去。于是好巧不巧,小短腿就落到了正好蹲下来的顾深手里。

         “喵~”家养的宠物猫,尤其是这种品种猫大多很温顺,顾深小心翼翼地顺毛,小奶猫就表现得乖巧起来了。

         “这猫长得好漂亮!”李瑶见小奶猫怕自己,没敢伸手碰它。

         顾深这才好好打量手里的小短腿。通体白色的毛发,脸上有对称的花纹,后背也有小块黄色斑块,鼻子粉粉的,三角的小嘴很无辜。顾深把它头上的叶子扯下来,看着它的眼睛好一会儿,突然想起自己上辈子见过这个小可怜。

         上一世,吴艺辰应该是去了沈钰办的野餐的,在晚饭时间还回了一趟寝室再出去聚会,目的就是把一直小奶猫带回来。她们见到那只猫时和此时完全不同,全身湿漉漉的,沾满了泥水和草叶,已经看不出毛色花纹了,只有一双眼睛有大又圆,水汪汪的让人印象深刻。

         吴艺辰走后,顾深看不过去,想给小猫洗干净,但是它特别怕人,一直龇牙咧嘴弓着背,一幅防御的姿态,窜到了阳台。李瑶和孙思思有点怕它,劝顾深放弃。顾深无法,想着隔天去买点猫粮,和小猫熟了再说。

         可是后来顾深还没和它混熟,吴艺辰去阳台抓它,小猫突然跳下了六层楼高的阳台……顾深摸了摸小奶猫的头,无声地说了句对不起。

         吴艺辰接了电话,将沈钰痛骂一顿,这才走到三人边上。

         “这小猫跑得挺快,还好你们抓住了。”吴艺辰说着就要接过小猫。

         顾深不动声色地将小猫圈入自己怀中,假装不知道吴艺辰意思似的转移话题:“这小猫应该是有主人的,也不知道该这么找它主人。”

         上辈子吴艺辰把它带回寝室说是流浪猫,不过她后来要抓它明显是要去干什么。以前她以为只是寝室没法养猫,所有要送走,但现在看到小猫的原貌,顾深不由猜测吴艺辰那时是不是找到了它的主人。

         “学校不让养宠物,每隔一段时间就查寝室,这猫应该不是学生养的,这样一来就难找主人了。”李瑶附和。

         “那也不一定,偷偷养宠物的很多,而且有学生在外面租房住,是可以养宠物的。”孙思思指出了李瑶的漏洞。

         吴艺辰见顾深像护崽子似的护着小奶猫,暗暗咬牙,“想那么多干什么,先带回去再说,有主人的迟早会找。”

         “现在时间还早,说不定猫主人很快就会找来,我在这里等一等。”顾深抬头看着几人,“你们要一起等吗?”

         吴艺辰知道自己的算盘是打不成了,这不过是一只猫,再贵也就那样,它的主人高矮胖瘦男女都还不一定,根本不值得她前期投入太多,于是撇了撇嘴走了。李瑶和孙思思陪顾深等了一个小时,一个想着玩网游,一个急着弄科研材料,也回去了。

         顾深在夜晚的风中和猫咪玩了良久,眼看已经临近寝室门禁时间,猫主人依然没有出现,开始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带小猫回那个让它失去过一次生命的寝室,她需要找其他人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