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安柯的邀约
        婚礼还在继续,在落座后消失的几个npc投影在此时又重新复现,与众人的身体重叠,投下诡异的光影。

         至此,“沈家厉鬼灭门案”的真相终于完完全全展现在了观众的面前。沈家老爷在开棺后注意到了养女脑后的血洞,怒急攻心之下质问大少“碧芸自缢”一事,方才得知是长子在强迫中失手,仓促之间未及清理现场,便匆忙做出自缢假象并籍由少夫人帮忙遮掩。而棺中碧芸身下血迹一片,显是入棺时身子还温热,被两人活活闷死或未可知。

         七月入殓,正是湿热署夏,血迹不干极易尸变。因是沈家大宅阴私,下人管事皆避嫌离开,只余三人两棺的小茶厅更显阴冷。争执间,沈家老爷怒极攻心,一口血喷在了碧芸的棺木上就此人事不知,而原本纹丝不动的红漆木则是蓦然被一双白骨外露、鲜血淋漓的手自内推开。

         “这、这怎么玩?这安全带是航空标准吧?!”距离最近的a组成员在沈碧芸诈尸的一瞬间便连连带着椅子磨蹭着后退,在被节目组坑了一路之后他已是谨慎发现,除非铜皮铁骨任谁都挣脱不开。

         一旁的宁湛檬闻言立时谨慎控制力道,努力克制着不去破坏复合纤维,镜头再次扫过时他忽然叫住了坐在身旁的june,紧接着在自家队友反应过来之前迅速将半个身子凑了过去顷刻间便老脸通红,宁湛檬挨的极近,微微低头时清浅的呼吸打在他的胸口,还主动递上了毫无瑕疵的小手——咔擦一声,将june困住的安全带已然被宁湛檬解开。

         还剩四分钟,听到声响之后其余的嘉宾立时如梦初醒,迅速两两展开互助。影像里,距离棺材最近的沈家大少被尸变后的碧芸第一个弄死,女鬼啃上的时候更是嘎嘣脆,唯一剩下的大少奶奶则呆滞的看着碧芸走来的方向:“三血涂棺,白日走尸……沈碧芸,你杀了我又有什么用?好好一个沈家,因为你兄弟倪墙,二老不得善终。你记着,就算是二少在泉下都会恨你!”

         “=a=这句话就是碧芸的执念啊!”sho颇为感叹。

         那厢,a组也是动作极快。在最后一道束缚被解开的一瞬,ray如同离弦的利箭一般迅速向二少的棺椁冲去,同时出手的还有蓦然跃起的宁湛檬。

         “小心!”

         ray的身形猛然一顿,小茶厅四面八方的白布似是被无形的手一一扯开,几个老幼各一的身形画着惨白可怖的哥特妆向他们所在的方向涌来,加上在中间作妖的沈碧芸正是死去的沈家一门五口。毫无防备的sho被第一个逮住,嗷嗷呜呜的惨叫着被淘汰出局。b组剩下两人看了眼宁湛檬,在交换眼神后一咬牙改变了路线,牢牢护住队友的大后方。

         沈二的棺椁四周,历史再一次重演,宁湛檬与ray两边对峙,气势分毫不让。镜头在两人间交叉辗转,一个锋芒冷冽静如神祗,一个气焰煊赫肌肉鼓张。而在女鬼折回护棺的一瞬,ray猛地出手推开了木棺。厚沉的木板被挪开一半,最后一张人物卡在黑暗中轮廓模糊可见。然而在ray探手而出的一刹那,蓄势已久的宁湛檬迅速出手。

         “ray药丸啊!”弹幕里,被宁湛檬的身手惊艳了一整档综艺的观众已然预见到了交手的结果。然而a组显然并没有完全把筹码压在ray一个人身上,在宁湛檬格挡之后,立时从一旁蹿出两人直袭宁湛檬的肩臂。宁湛檬微微抬眼,一个特写镜头适时切入,美人被三个壮汉压制的场面顿时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约莫是运动量过多,宁湛檬的碎发下,眼角微微沁出一丝若隐若现的红痕,还带着些微轻盈的水光——竟是让人看的莫名兴奋嚎叫。

         ——“我有罪,我竟然想看小柠檬继续被压着……根本把持不住啊哭唧唧!”“帅起来各种炫酷男友力不要钱,可、可是现在也很带感怎么办!?不行,宝宝有邪念啊啊啊!”“默默1,全程萌点被小柠檬带着到处跑节奏……”然而还没等这一波弹幕刷完,屏幕上的青年已是分分钟扭转了局势。

         他迅速后退半步,接着一个干脆的发力将左边挟持的敌对队员直接塞到了扑过来的沈碧芸怀里,继而作势肘击另一个嘉宾,却在得手前套路一变,将人往ray的方向轻轻一推。

         “最后一分钟。”节目组在一旁友善提醒。

         ray的手伸进道具棺木,沈二的人物卡已是触手可得。ray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的伸手握住,然而卡纸的一角却是堪堪和他的指尖擦过。

         “承让。”宁湛檬微微一笑,紧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人物牌贴在了自己的身上——ray的瞳孔猛地一缩,一旁的允成浩与june则是终于松了一口气。小茶厅里,一众行走的沈家npc终于停下了脚步,背对着众人的碧芸却是在这一刻转过了身。

         “二郎,是你来找我了吗二郎?”投影中的白烛颤了三颤,变成了诡异的蓝光,沈碧芸似乎是想看的更清楚些,终于扒开了遮挡在脸前的长发,惨白的一张脸与血块坑洼的额角端的是惊悚渗人。然而还没等观众大叫瞎眼,宁湛檬却是上前一步挡住了特写镜头。

         “我还以为结束了呢?!”june吓了一跳:“这是要……解开碧芸的心结?”一时间,一众嘉宾都露出了有些惨不忍睹的表情,宁湛檬的荧屏情侣首秀眼看着就是要交代在了眼前的女鬼身上。

         宁湛檬微微一愣之下也是迅速反映了过来,试探性的叫了一句:“碧芸?”

         女鬼一阵激烈的震颤,接着——如同乳燕投林一般向着宁湛檬扑来,却在靠上的一瞬间又怯了步:“二郎,你是不是也怨我?”

         实时同步的弹幕中,此时已是有不少观众叫嚣着“放开小柠檬有什么憋冲着他来”,然而这一幕在看顺眼之后却又有有着离奇的构图美感。沈碧芸站在幽黯的光线之中,苦苦仰视,宁湛檬则微微低头,似叹息似悲悯。审美的两个极致在这一刻眼神交错,同样投入与专注,在视觉之中异乎寻常的平等。

         “怎么会?”宁湛檬伸手,轻轻撩起了沈碧芸的长发,放在她的耳后:“错不在你。”

         npc沈碧芸顿了一下,厚涂了整整三层的□□之下竟然仍是不由自主的泛出了红晕,一瞬的晃神之后她低头无声啜泣,慢慢滑坐在了沈二的棺木一旁:“你不怨我,你当真不怨我……我在这里等了你一百年,终于可以放心的走了……”

         倒计时在这一刻终于走到了最后一秒。

         随着叮叮当当清脆的响铃,老宅之中明亮的施工灯终于再次亮起。

         “恭喜b组圆满达成任务,解开沈碧芸的心结!基于朝内xx号鬼屋主题的密室逃脱将于下月一号向公众开放预定,详情请关注节目组官方微博。”陈导笑眯眯的出现在了屏幕中央:“让我们最后喊出节目组的口号,爆炸吧,大明星!”

         片尾曲响起时,屏幕里八位嘉宾已是排起站位,宁湛檬在最右侧,末了还没忘记给饰演沈碧芸的女演员递过一张纸巾。

         ——长达九十分钟的综艺在这一刻走到了进度条的尽头,于此同时的直播平台内,最后三十秒密集重叠的弹幕却是仍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小心脏受不了了!最后一击温柔杀简直——想要小柠檬为我撩长发!”

         “二刷开车走起,我们进度条最左见!”

         “我有预感,圈子里又要有一个了不得新人了!”

         “围脖话题开车!完全不敢二刷可是还想舔怎么破!男票又温柔又酷炫啊啊男票一笑就没有我了!”

         “小柠檬打戏cut,小柠檬微笑cut,聚爆cut……资源占地,up主今晚发力熬夜更新!敬请期待!”

         遥远的s市,综艺结束之后已是深夜。白米工作室的办公楼内,仍有一隅灯光敞亮。投影上已是下一期节目的剧情预告,白米却仍是有些怔然的看着屏幕,只觉得心中的激动久久不能平息。如果说当初挖掘宁湛檬时,他孤身一人拿着整个工作室能提供的最好的合约,带着仅有五成的把握豪赌一般去签人,那么短短一个月之后,他得到的就是十二分的回报。

         宁湛檬有的不仅仅是基于自身条件的新人潜力,还有在荧屏之上近乎完美的爆发力。没有了剧本、演技的制约,对于宁湛檬来说反倒是对自身风格最好的发挥——他是一个罕见的、为真人秀而生的艺人。

         会议桌上,被白米特意找来的pr则是心中五味陈杂。喜的是自家艺人的首度荧屏曝光丝毫不用担忧话题走向,感慨的则是以当下热度来看,之前精心策划的炒作方案已是可以完全弃置——光今晚直播弹幕带来的话题流量,就比合作水军的白金套餐要来的声势浩大的多。

         “恭喜。”白米望着坐在白炽灯下的青年,最终还是没忍住,裂开嘴笑了起来。

         宁湛檬弯了弯眼角,眼里尽是温柔的笑意。放在会议桌上手机自节目播出后就亮个不停,有相熟的聚爆成员,也有《灵剑》剧组同事,甚至还包括裴乐远与裴徵,其中又多是祝贺。正在此时,一阵清脆的铃声忽然响起。

         pr立时关掉了转播外放的声音,宁湛檬微微点头致谢。这段通话并不久,前后不过三分钟,听宁湛檬的回应,竟是一份通告的邀约。

         白米有些讶异,这部是宁湛檬的私人号码,其中基本没存过几个号,然而在宁湛檬解释后却是了然。

         “安柯在这个点给你打过来,”白米敲了敲桌子:“明摆着是让你看到剪辑的诚意之后再做决定。安柯是圈里有分量的摄影,和他交好不亏,但整蛊类节目现阶段上一次也就差不多够了……”

         “这次不是整蛊类。”宁湛檬开口,竟是颇有些跃跃欲试:“是一档新节目,主打野外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