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起源之地
        从远处山林野路走来的,是两个男人。

         宁湛檬眯起眼睛,精准的视力从巨木繁盛的枝桠之间穿穿透出去,迅速将两个生物扫了个大概。

         人形,无翼,无角,直立行走,后成长期形态,肢体健全,移动速度缓慢,从脚步声判断力量虚浮——宁湛檬微微松了一口气,如果这样的生物都可以在这里毫发无损的成年,那么这个星球的危险性至少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他紧绷的躯体逐渐放松,然而在其中一个成年男性开口之后,宁湛檬的眼里再次划过诧异的光芒。

         华夏语,帝国三大通用语种之一。宁湛檬微微有些不解,从通讯器失联的时间来看,他基本已经确定被抛出了帝国的版图之外。加上几次被迫的空间折叠,回去的可能性极其微小。而且这颗水蓝星的周围,除了少许低级卫星外,并没有任何星域军事警备设施,显然不像帝国手笔。

         宁湛檬微微摇头,索性静下心来观察远处的两个直立行走的人型生物。

         此时已然是九寨沟的深夜,五月的微风慢慢拂过春夏之交的怡人绿意,颜色纯粹的矿物湖在月光下泛着静谧的波光。这样的隔绝尘嚣的氛围似乎契合了一切浪漫的幻想,夜色下的两个身影也紧紧的连在一起——然而两个勾肩搭背的男人却都是一身酒气。

         “裴、裴少啊裴少,”陈牧打了个酒嗝,约是醉后胆子大了许多,这会儿也敢跟平时只能小心奉陪的裴家小少爷大声说话了:“你说你图、图个什么!大老远跑过来探班,人家连个脸子都不甩给你。”

         裴乐远本来就昏昏沉沉,听闻更是有些厌烦:“我图个什么?我不就图能见他一面吗!我裴乐远对他多好,心思多专,我偏不信他看不到!他迟早、迟早有一天……”

         裴小少爷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显得颇为底气不足,半响,他故作无事的来了一句:“来了都来了,这真特么不是个事儿!”

         裴乐远算不上顶级富二代,但手里的零花钱捧出一两个三线小明星还是不在话下。再加上他这张算的上俊俏的脸,平时投怀送抱的不在少数。但近几个月,圈子里都知道裴乐远被一朵高岭之花迷了眼,走哪跟哪团团转。

         陈牧醉醺醺的笑了两声,心里却是嘀咕,人家也算是当红小生了,和一个男人传绯闻哪里肯干?这么吊着你,不就是还想着你手里的那几个资源嘛!

         然而明面上,他自然不敢这么直说。两人吭哧吭哧走了半晌,终于能把不远处的矿物湖看了个大概。陈牧抖抖霍霍伸出手:“就是这里!听那些当地人说,这里许愿保准灵。不过我说裴少,你要是真信这个,明儿个我开车带你去庙里得了。”

         裴乐远恹恹的挥手:“就是来散个心。”

         他一步一歪的走到湖边,一个趔趄,直接坐到了略带潮湿的草地上。陈牧赶快上前扶他,没想自己也滑了一跤。

         “卧槽!”陈牧骂了一声,捂住肚子,这一跌胃里真是上下翻涌。

         那头,裴乐远明显还没醒酒,他呆呆的望向湖水,喃喃道:“来都来了,就许个愿吧。”

         陈牧哼哼唧唧的爬起来,接话道:“裴少,他明显是个心思野的。要我说,许愿让他回心转意,不如许愿天上马上掉下来一个大美人啊!哎玛裴少我不行了,我去旁边吐去,这可是矿物湖,吐里面污染环境……”

         裴乐远闻言立刻嫌弃的往旁边挪了挪,不多时,陈牧已经没了身影,跑老远树后面解决去了。

         安详宁静的矿物湖旁,裴乐远眼神涣散的看着湖水,最终还是似模似样的合上手掌,闭上眼睛。然而还没等他把愿望想好,肩膀上就被轻轻拍了一下。

         “这么快。”裴乐远咕哝了一句,回过头,然还没转身他就猛地一愣。按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非常漂亮,每一处弧度都像是最精心的雕琢打磨而成,优雅、纤长又带着一种充满力度的美感。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月光下,细腻无暇的肌肤上,几道鲜红的擦伤清晰可见。

         裴乐远晕晕乎乎的,他从来不记得,陈牧的手有这么好看过,紧接着。当他完全转过身时,他全身的血液凝固了整整三秒——

         “擦!”裴小少爷终于忍不住爆了个粗口。这湖忒邪门,这特么还真从天上掉下来一个美人!约是酒精麻痹的作用,荒山野岭大半夜出现个人,裴乐远半点害怕都没,然而更重要的原因是,眼前的青年也太好看了点。裴乐远因着有钱有闲在娱乐圈颇有些门道,什么俊男美女没有看过,却怎地都没有这样漂亮到丧心病狂。这五官,别说整了,画都画不出来!

         裴乐远大脑宕机,副作用是酒也给醒了一半,理智上来之后他立刻察觉到了眼前的诡异之处,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猛地一阵天旋地转失去了知觉。

         裴家小少爷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手臂被按的有点发疼,待他睁开眼睛,更是傻了眼,那从天而降的美人正在他的身上到处乱按。黑曜石一样的眼睛闪着精光,似乎在无形中分解他的身体。

         即使在这样紧急的情况下,裴乐远还是看呆了几秒,才嗷的一声叫了出来。

         宁湛檬微微侧头,眼神里的锋芒已然收敛,剩下来的是少许的困惑。

         在探索陌生星球的时候,生物样本无疑是最有价值的依据。两个疑似帝国公民的人类中,他并不想去研究那个因为酒精不适吐得一塌糊涂的男人,所以最终选择了掳走这一个。出于实验体植入装置对他的控制,他无法去攻击疑似帝国公民,故而方才他也只是使用了一些小手段让眼前的男人“睡着”而已——在他的基因链中,属于梦貘的一小段功能性基因可以对精神力比他低的生物进行非常简单的思维暗示。

         然而最终探测的结果,却让他惊讶不已。眼前的男人骨质密度e,反射测验物理动能也为e,精神力……零。这样脆弱的生物,在帝国,连半年不出门的深闺宅男都可以随随便便干掉。

         这个名为“裴少”的样本,身上也没有作为帝国公民身份识别的生物终端痕迹。也就是说,宁湛檬对于他的攻击将不受拘束。然而实际上,宁湛檬对于任何弱小无害的生物,都存在着一种博爱的怜悯心,因为他们永远不会出现在提坦斯真人秀的比赛中成为他生存下来的阻碍。

         听到男人痛苦的嚎叫,宁湛檬立刻收手,从备战状态瞬间恢复到温和无害的模样:“抱歉,我没有控制好力道。”

         裴乐远脱离了挟制,立刻战战兢兢的把自己缩成一团:“我、我现在就可以打钱给你,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

         宁湛檬扭过头,眼睛弯了弯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这一下又差点没把裴乐远闪瞎。宁湛檬的不少粉丝们,即使在实验体身份曝光后还没有转路人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他在节目里笑起来的时候温软的能把坚冰都融化。同理,原本还生出了几分抵抗之心的裴小少爷,经过这么致命一击,顿时又丧失了所有思考能力。

         “裴少?”宁湛檬回忆着方才两人的对话,最终采用了同样的称呼试图舒缓样品过于紧张的情绪。参与真人秀只是工作,平常情况下,他本人还是很讨厌利用暴力来解决问题的。

         “唐突了,只是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一下。”宁湛檬努力在眼神里堆出几分真诚,与此同时他也不动声色的按住了样品的脉搏——在必要时候,通过简单的生物方法测谎是了解敌对选手的重要方式之一。

         裴乐远使劲儿点了点头,生怕眼前手劲骇人的绑架者一个不悦把自己撕票。

         “这是什么地方?”

         “九、九寨沟?”

         “从星系开始,具体说说九寨沟是个什么地方。”

         裴乐远懵逼,看了一眼美人的脸色不似在开玩笑,犹疑不定开口:“太、太阳系,地球,亚洲……”

         宁湛檬一顿,心底翻滚滔天巨浪。帝国任何一本起源类历史书的第一课,都会提到这里。地球,是帝国一个重要人种所起源的星球,后因为生态环境改变在大移民之后被废弃。然而这里,明显与他所知全然不同。

         “华国南部,川省……”

         宁湛檬努力搜索着脑海中的历史知识储备,这似乎是科技□□时期的重要国家。

         “主要人种?”

         “黄、黄白黑?”

         “简述一下你所知道的航天科技。”

         ……

         十分钟后,宁湛檬放开了样本的手腕。眼前的一切与这个叫裴乐远的男人所说相印证,心率波动也不似在说谎。如果他的判断没错,那么发生在他身上的可能是最离奇的事情之一——

         在空间乱流经过的那几个折叠跳点中,时光回溯。他降落的,是两万年前的起源之地,地球。

         这里没有实验体,精神力还没有发源,辐射微弱,一切都脆弱而稚嫩。在这样的生物圈中,没有异族,也没有深渊巨兽,那么……

         宁湛檬的思维一顿,在脑海里炸开一小簇火光——等等,我是不是成为了食物链的最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