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一都市豪门(7)
    胡其眼睛一亮,他之前为了装病铺垫了这么久,以至于和这个丁律师实力错过,现在盼了这么久总算来了!

     楚老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怎么今天来了,你一会把他带到书房,你和他聊聊就把人打发走吧。”

     胡其一哽,连忙拽住往外走的楚青斯的衣角,“还是让我见见吧,都说了这么久一直没见到。”

     楚青斯为难,看了一眼旁边的老爷子,老爷子虎目一瞪,楚青斯立马把自己的衣角从胡其手里抽出。

     “小沥还是乖乖养病吧,等病好了有机会见的。”

     胡其低下头,可怜兮兮地回答:“可是我怕我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楚老和楚青斯同时看了一眼坐在一旁悠闲的喝茶的夏老,他们之前以为宫沥只是简单的感冒也就没有单独问夏老话,刚刚的一切宫沥都是知道的。

     楚青斯看着胡其因为发烧而显得湿乎乎的双眼,再看向一旁暗自懊悔的老爷子,决定自己做回主,出门将等着的丁律师带了过来。原本还想让夏老回避一下,没想到夏老特别懂事地表示自己想去外面看看花园。

     楚老也看夏老走了,沉默了一会开口道:“小丁啊,之前青昕是不是找你立了遗嘱?遗嘱给我看看吧。”

     丁律师在来之前就收到楚青斯的电话和他说过老爷子想看看当年亡女的遗嘱,虽然不符合规定,可是他毕竟是楚家养着的律师,帮楚青昕立遗嘱只是给楚家做事里的一项,现在出钱的想看看他的工作他当然会同意。至于前几次没有看,丁律师表示也许是老人忘了,瞧这次不就想起来了吗。

     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遗嘱递给老爷子,老爷子开始飞快地浏览起来,一旁的胡其拿不到遗嘱看,只能不甘心地等在一旁,忽然他想到之前和宫沥的猜测。

     “那个,丁律师。”

     直到胡其出声,丁律师才发现家里除了楚老和楚青斯外还有个小孩子,只是这小孩子脸色颇为不好,感觉随时都要倒下,面对着这样的人,原本中气十足的丁律师也放轻了声音。

     “怎么了?”

     “我想问问我妈妈,哦就是楚青昕。她立遗嘱是什么时候?那时候她的状态怎么样。”

     丁律师倒是没想到对方是楚青昕的儿子,知道了这层再看,对方的眉眼轮廓长得像宫席,却还是有几分像楚家人的。

     丁律师略微想了想回答:“那时候在医院,应该是你刚出生吧。你妈妈心情虽然不怎么好,但是我觉得她在立完遗嘱后整个人都轻松不少。”

     “对了,我记得那时候听医生说你妈妈是顺产的,而且恢复得不错,我那天是上午去的,下午你妈妈你出院了。”

     一旁的楚青斯和楚老听了丁律师的话也都不可置信,要知道他们在楚青昕死后也问过宫席怎么回事,宫席说的可不是这样。一连串的线索接连起来,将宫席之前建立的一个个谎话给击破,什么你妈妈生你亏损,青昕在生完小沥身体就不好了,之后还得了产后抑郁。这些话从以前来讲没什么,可是合着丁律师的话来听问题可就大了去了。

     楚老将遗嘱递给胡其,让他在一旁去看,叫上丁律师打算上楼去问。

     “外公,别回避我了,就在这里说吧,我也想知道妈妈的情况。”

     楚老看着宫沥坚定的眼神,想到之前是他问出的那两个问题,看来他早就猜到了这些事,只是到底这是还牵扯到了宫沥的爸爸,他也不好自己做主,再加上宫沥的身体不好,谁知道这些事会不会刺激到宫沥什么。

     “这,小沥你先休息会,外公问完一会转告给你怎么样?”

     “外公我没事,你要是不让我听,我会偷偷地躲在你们不知道的地方偷听,这样不是更危险吗?还不如让我光明正大地听。”

     楚老和胡其都不肯让步,楚青斯站在一旁也不知道该劝自己爸还是自己的外甥。

     两人僵持一会,楚老率先退让了,“好吧好吧,就在这里说,你这孩子和你妈一样倔。”

     胡其笑了会,看向一旁的丁律师,“丁律师,我妈妈的遗嘱是留给我的,我能问下我妈妈留下的这些东西现在估值多少吗?”

     “立遗嘱前的估值是六百万,小姐留的基本都是些首饰、金器和房产之类的,经过这么多年的涨值现在应该有一两个亿。具体的还得再做次评定才行。”

     一旁的楚青斯听到这个模糊的估价倒是明白了不少,他不是宫沥那样什么都不知道的少年,也不是楚老那样退休了好几年,现在情况都不清楚的老人,他现在正好是楚家的当家,知道的事联系起这些事更恐怖。

     这个遗嘱一定是楚青昕留给宫沥的,里面的东西除了楚青昕的私产外还有几处在她婚后买的房子。这些东西的升值空间最大,现在的房地产虽然不景气,但瘦死的骆驼终归比马大。

     宫席最近一直在联系自己,他之前有批布出了问题,一直堆积在仓库,找不到下家买入,厂里亏损近六百万。他希望自己能够帮忙找下家出完这批布,即使便宜出也有三四百万的收入,即使抵不上亏损的,但是起码还是回笼了些的。宫家怎么说也只是从宫席开始发迹的家族,一年赚最多也就几百万,宫席这一下亏了六百,接下去看他的样子还得亏,宫家有多少家底让他耗?

     再联想宫沥中毒的事,呵,虎毒不食子,难怪之前自己要带宫沥回家他四处阻拦,再后来宫沥到了楚家,自己给他牵了下家,他就开始不怎么在乎宫沥是不是回去了。

     楚青斯凭借一点蛛丝马迹都能猜到的事,知道了大部分事件以及最后真相的胡其更容易猜出来,胡其想了想又问道:“我妈妈立遗嘱的事,宫席知道吗?”

     “宫先生应该是知道的。”

     好家伙,藏得够深。

     “不过小姐也在遗嘱里写明了,要是少爷有什么意外,遗产将给楚老。”

     咦咦咦?所以说上辈子他们弄死了宫沥以为自己能够拿到遗产的时候结果发现遗产还有一条?这简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胡其粗略地翻了翻遗嘱,发现除了丁律师说的那些东西外,还真有楚老之前和他说的那张借条,也就是说到时候楚家还能用这个借条逼着宫席将之前做生意的钱还来,加上宫席那时候生意失利,这一下简直雪上加霜。

     客厅里陷入了一阵沉默,所有人都在思考着自己的事情,丁律师也因为宫沥的几个问题慢慢地品出了问题,连忙眼观鼻鼻观心装沉默。

     “老爷,少爷,小少爷,宫家来人了,说是小少爷的哥哥。”

     “什么哥哥,就一养子还有脸称自己是宫家人。”

     宫渝随着保安走进来的时候就听到楚老的这句话,立马脸色就变得不好看,他拎着一大堆宫沥的东西站在那里,也不知道是该进去还是不该进去。

     保安同情地看了一眼宫渝之后就走开了,同情是同情,可是他并不想为了一个宫渝得罪自家大老板。

     “楚老,楚先生,我爸让我给小沥送些他用习惯的东西,还让我问问小沥什么时候回家。”

     胡其接过宫渝手中的包,将东西一样一样地往外拿,好家伙,除了加了料的香料,还有一些杯子之类的,只是这些东西上面也全部加了料。

     “谢谢哥哥,没有这香料我最近睡得都不怎么踏实。”

     楚青斯看了眼卖乖的宫沥,对宫渝说:“对了,小沥最近有点身体不好,我给他请了医生,可是医生说最好要熟悉小沥身体的人在,宫家不是有个一直给小沥调理身体的医生吗?你把他叫过来。”

     宫渝在知道楚青斯给宫沥请医生后,吓了一跳,而后听了下面的话便放心了下来。

     “我一会给陈医生打电话让他来给宫沥看看,舅舅不用担心。”在确定楚青斯对他没有恶意之后,宫渝便放松了下来,一下子便说出了当初在家才会说的称呼。

     “他是我舅舅不是你舅舅,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