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选择
        此时已经是黑夜,如果不是周围点亮的灯火,他们都看不清彼此的位置。

         对于死在门前的中年男子,客栈掌柜仿佛习以为常一般,叫了一个伙计扔到了大山里面。

         说来也是,这里本来就是荒郊野岭,抢劫夺宝的事情肯定频频发生,而且还时不时的有妖魔鬼怪出没,死人也是常事,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此时的申羽还处于兴奋当中,轻咳了一声,摸一下自己的嘴唇,压制着自己的兴奋,随后轻捏着符笔,闭上了眼睛,手腕轻动,或勾或提,灵活自如。

         笔锋闪过淡淡的绿光,犹如在夜幕中跳动的萤火虫,这番美景,让人陶醉其中。

         过了一会儿,申羽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微微的舒了一口气。

         他将手中的符咒抬起了,符咒散发着淡淡的绿光,而且还散发着灵液的淡淡香味。

         符纸和灵液本身就有着淡淡的香气,再加上治愈符的香味,两者相混合产生了提神醒脑的效果,嗅一嗅,顿时心旷神怡。

         “过来。”申羽手拿着符咒,招呼着姬诗语道。

         姬诗语不解的眨了眨眼睛,蹭到了申羽的身边,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姬诗语闭上了眼睛轻轻一嗅,脸上流露出了些许陶醉之意,这香气似乎令她背后伤口的疼痛都减轻了许多。

         随后姬诗语瞪着大眼睛惊讶的说道:“这是什么东西?好香啊!”

         还没等姬诗语问完,申羽就将符咒印到了她的背后。

         姬诗语一见申羽又将符咒用在她身上,她顿时跳了起来:“死申羽,这又是什么东西!快给我拿开!”

         申羽死死的按住了姬诗语的肩膀,没有让她一动分毫,道:“不想在你这滑嫩的背后留下一道长长的疤痕,你就给我老实坐着。”

         姬诗语微微一愣,半信半疑的稳住了身子,申羽正经的时候还是靠得住的,所以她选择了相信申羽,停止了闹腾。

         这时一阵绿光亮起,灵符瞬间化为点点星光,盖住了姬诗语背后的伤口。

         被星光碰到的地方,伤口正在以缓慢的速度蠕动着,居然有愈合的趋势。

         姬诗语终于停止了动作,因为她能感觉到背后的疼痛减轻了许多,而且伤口有些火辣辣的感觉,她能感觉到那是愈合的感觉。

         随后申羽再次持笔,又绘制了两张治愈符,一张用在了自己身上,另一张用在了被他捏碎肩膀的昆吾将军的身上。

         昆吾将军虽然态度很生硬,申羽很不喜欢他,但是他毕竟是为了救姬诗语,所以他也就没有怪罪他。

         只不过申羽用治愈符的时候,用力的拍在了他的肩膀上,痛的昆吾将军在地上打滚三圈。

         申羽本想再绘制几张治愈符留着备用,可是他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三张治愈符就让他有些虚弱的感觉。

         再绘制下去,估计就要虚脱了。

         申羽将一切东西收拾好后,轻轻的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肩膀,那种刺痛的感觉再次袭来。

         他与姬诗语不同,他是修仙者,肉身更加强悍,治愈起来可没有那么简单。

         一张治愈符也只是封住了他的伤口,能进行简单的动作而已。

         申羽收拾完后,拉住了姬诗语的小手。

         姬诗语被拉得微微一愣,她偷瞄了一下申羽,发现申羽脸色平淡,并没有书里面说的面红心跳的模样。

         姬诗语顿时崛起了小嘴,把不满挂在了脸上。

         她虽然对申羽的态度有点小小的不满意,但是她心中还是很高兴的,因为这是他们两个人第一次主动的肢体接触。

         以前发生的虽然比这个要过分,但那都是迫不得已,为了保命。

         想到这里,姬诗语小脸顿时飘过一抹红霞,低着头看着地面,另一只手不同的扯着裤腿,小嘴翘起了一个可爱的弧度。

         申羽看着姬诗语怪异的表情,轻皱眉头,疑惑的问道:“你脸怎么红了,不舒服?”

         姬诗语被申羽的话惊醒,尴尬的说道:“呵呵……没有,就是感觉……感觉这天有点热!”

         姬诗语说完后晃动着自己的衣襟,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摆出一副很热的样子。

         这时一阵寒风吹过,姬诗语被吹得一哆嗦。

         申羽摇头轻叹道:“这孩子,脑残病又犯病了。”

         申羽走到了昆吾将军的面前,说道:“将军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啊。”

         昆吾将军挠了挠脑袋,觉得有些尴尬,刚刚还对人家动刀动枪,而且人家还救了自己。

         昆吾将军笑道:“仙人,您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都听您的!”

         申羽点了点头,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道:“姬诗语我带走了,你回去吧。”

         昆吾将军身体一颤,大惊道:“那可不行啊!仙人,我要是不把公主带回去也是死路一条啊!我只是一个四品将军,没有免死权啊!”

         昆吾将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是惊得一身冷汗,他都没有想到自己哪来的勇气敢和申羽这样说话。

         可能是面对死亡的时候,人的潜力总是无限的。

         申羽眉头轻皱,道:“你是猪脑子吗?不会想办法吗?怪不得混了这么久还是四品将军。”

         昆吾将军尴尬的一笑,道:“要不仙人帮我想一个办法吧!”

         昆吾将军刚刚抬头,发现眼前已经没有人了,昆吾将军在周围扫视了一圈,随后问身后的士兵,道:“仙人和公主呢!”

         “走了……”

         “怎么走的!去哪了!”

         “就从你面前走的啊……”

         昆吾将军顿时一愣,咬了咬牙,严重闪过一丝狠厉。

         远处,姬诗语说道:“他们追上来怎么办?”

         申羽看了一眼天真的姬诗语,笑道:“昆吾过一会就死了,他们追不上来了。”

         姬诗语俏眉轻蹙,道:“为什么要杀了他?你怎么杀人不眨眼啊?”

         申羽知道姬诗语的脑袋想不明白,他解释道:“如果我不杀了昆吾,那些士兵一个都活不成!”

         姬诗语摸了摸自己挂着疑惑的脸蛋,仔细的思考着。

         申羽看了一眼姬诗语,道:“你就不能动动脑子,他看到我的实力了,一定不会追来,那么他怎么才能让自己不死呢?”

         姬诗语轻轻的摇了摇头,申羽解释道:“他如果带着那些士兵回去,那就只能说明他没尽力营救,所以他一定会想办法杀掉那些士兵,然后说自己拼尽全力了,但是很可惜全军覆没了,无奈之下自己只能忍痛回来汇报情况,你说死一个人好,还是死几百人好呢?”

         姬诗语缓缓的点了点头,认同了申羽的做法。

         申羽见姬诗语点头了,他也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手中轻握,一道母符被他捏碎。

         这时远处突然响起一阵爆炸声和士兵们惊恐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