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马戏团的小把戏
    打发走警卫团,王后带着侍女在院内踱步,那一弯悬在天空的明月,平添了几分惆怅。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懮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遥望着来时的路,她轻颂着这优美的诗句,眼角眨起了晶莹的泪花。镐京的人啊,此时是否和我一样在顾盼远方?

     “王后!”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说话的是喝的微醉的申侯姜献。

     “父侯,卿士们已经散了吗?”王后迎上去,扶住父亲止住了他的叩首礼。无论怎样,这个老人,算是他在这一世的亲人了吧!

     申侯长叹了口气,道:“王后,你大哥是个粗人,今天的过错还望王后恕罪。”

     申侯在祖庙就发现白虎的事情有蹊跷,王后不过是顺杆爬罢了!

     王后心里当然清楚在马戏团工作过的父子俩搞的把戏——那哪里是什么白虎,不过是古猫刷了一层白染罢了。

     “父侯喝多了!”小美打发走下人和申侯的随从,把老爷子扶到屋里,关上门转身跪了下来。

     “你这是作甚?折煞老夫了!”老爷子崇尚周礼,自然已经把女儿视作九五之尊的王后了,他赶紧站起来扶起小美。

     “父侯,小子于归镐京,一别就是十年,未曾有半分孝敬父侯的机会,心中有愧。此次大王恩典,允我归宁,向父亲叩首再叩首,也只略表心中些许感激!”

     情到深处,小美想起了上一世的亲爹,不禁泪从中来。

     申侯竟也泪眼婆娑起来:“王后快快请起,说起来是为父的不是,你在那镐京也没少受罪,年初还大病了一场。”

     王后和父亲一道坐下来,道:“倒是这场病,让我忘记了先前的许多事,连这西申话也不会讲了!哎,不要再提那些了,父侯,现在一切都挺好的,我是天子恩宠的王后,臼儿现在也贵为太子,一切都值了!”

     “而今回来了,就多住些时日,一方面养养病,另一方面也给我们这些蛮子传授些周室文化……”

     “怕是住不了几日了,父侯,明年就是五年朝觐大会了,大王已经号令天下诸侯,按期朝觐,我定是要赶回去的……父侯,这朝觐……”

     “我正是为了此事来的,王后,这朝觐之事,我一时也没了主意,要说这侯爵,也是先王封赐,可这几年西申动乱,犬戎扰边,大聘小聘都误了时日,上一回的‘好声音’我又一时冲动,愤愤离开……”

     “父侯别再为此事纠结了,我来时不已经传授了大王的旨意吗?大王真是没有淘汰你的意思,不过是臼儿胡乱敲了一下锣。大聘小聘没派人朝见,那也是事出有因,我回去和天子解释解释,情有可原的!”

     “王后费心了,我再与姜宁商量商量吧!按理说我是该去的,只是这犬戎……”

     “我知道父侯的顾虑,边陲之国,历来在夹缝中生存,从父侯的来信里我也略知一二,父侯的不易我感同身受。可但现在大王继位,正重振王师,先王先前在犬戎那儿丢的面子,早晚得找回来。也就是说,大周与犬戎的这一仗绝对免不了,西申的态度,几乎决定了两国的成败……”

     听到这里,申侯眼里闪过一丝惶恐,随即匍匐在地,高呼:“王后明鉴,小侯身为大周臣子,忠心耿耿,与那犬戎有不共戴天之仇!”

     申后拉住父亲的胳膊,道:“天子知道父侯的衷心,所以才赐了这象尊。父侯,有一事女儿不太明白,抑或是我生病忘却了,不知当讲不当讲?”

     “王后太过拘于礼节,反倒让老夫有些不自在了!”申侯抬起头,试图从这个趋于陌生的女儿眼神里读出些什么。

     申后笑了笑,道:“先王曾在谢邑(今河南南阳)赐给父侯一块封地,二十年来,父侯也未曾东迁。我知道父侯历来崇尚周礼,那谢邑恰在中原要地,土壤肥沃,正好大兴农事,假以时日定可富甲一方,你又与那谢邑旁边的曾侯(曾国老大)交好,搬到那边与他喝喝酒、聊聊谈,也不必在这里担惊受怕……哎,兴许是我在中原呆的久了,倒是认为河下更好住些!”

     “王后的这场病真是不轻,我记得上一会你还来信告诉我,切勿东迁。”申侯开始警觉起来,看来这女儿的脑子是被那大周洗得彻彻底底了。

     “哦,那是我多年未见大哥,总觉得他还是那副不懂事的样子,而今来看,他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了,父侯又何必操心国事。女儿有个不情之请……”

     “请王后吩咐……”

     “我过两日回京,想请大哥护送,还请父侯恩准!”

     “我也正有此意。刚刚你说的谢邑,那确实是天子对我姜申的恩赐,只是我在这里生活惯了,怕是适应不了新的环境呀!”

     小美突然高兴地站了起来,拉着父亲道:“那你让我大哥去呀!你看,我大哥身强力壮,既能打猎驯虎,又懂得筑坝拦水,到了那边还有老曾罩着,离镐京又近,我们兄妹又可以相互帮助,多好!”

     “这我也不是没想过,那么好一块儿地方,荒废几十年了,实在可惜……只是你大哥他……”

     “我知道我大哥不愿意去,你也是太惯着他了,他现在是太子,就该出去锻炼锻炼。我大哥每天在你跟前肯定没少惹祸,过几天你让他送我到镐京,顺被去谢邑看看你那块儿富饶的土地吧……”

     申侯微闭眼睛,怅然若失地点点头,没有再说话,而是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分割线算字数吗—

     不知赵日天是不是和海龙王攀上了什么交情,自从上次降雨成功之后,干旱了数年的大周竟然风调雨顺了,城外的农田里一副“稻花香里说丰年”的祥和景象。

     太后率先垂范,带着宫里的女眷们采桑养蚕织布。虽然老太太只是象征性的去了一趟田郊,但这样的示范带头作用确是极大的——全国上下的妇女同志迅速掀起了一股“劳动光荣”的热潮。

     哪个诸侯夫人每天没有织出二尺布来,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周人!

     天子心情也美到了极点。原本以为只能靠智慧吃饭,没想到老天爷还给了自己一身神力。哈哈,还是古人会玩儿!

     自从把王师大营里的神戈带回来,天子是爱不释手,每天朝会结束前后都要舞弄一番,因为缺乏技能,力道控制得不好,侍卫们见他比划总是躲得的远远的,更没人敢和他较量一番了。

     刚刚温习了一遍大司马姬友教给的技法,天子出了一身汗,侧身将神戈交给侍卫,一盆冒着热气儿的水呈在了面前。

     “大王,累了,洗洗手!”这一声娇娇滴滴的莺声燕语,让天子不寒而栗……

     说话的是焦妃。她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伺候天子,头上团髻斜插一根镂空骨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

     美,一颦一笑绝对是宅男的福音——网红脸。

     “怎的又是你?寡人说过几回了,现在正是农忙之时,母后也没你这般娴静!平素里没事,到西宫布坊搭把手。”天子夺过水盆放在一旁的石头上,胡乱洗了一下。

     这样的美女,对于曾经的宅男几乎是无法把控的。可想到莲湖宫里那个披头散发的女鬼,姬宫湦却不能接受。

     天子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刚刚穿越那日发生的杀人事件,让自己失去了那方面的能力——不会的,自己偶尔也会想起小美的那两只半碗,下面还是有些反应的。

     焦妃抑制住心中的疼痛,莞尔一笑道:“正是太后差遣奴婢来伺候大王的。大王近日里苦研武功,甚是辛苦……”

     “谢谢母后的一番好意,你先回宫里去吧,这边有侍女们在,不劳操心了!”不知是害怕陷进那温柔乡,还是看惯了网红脸,天子没有再多看一眼她,径直往扶风宫去了。

     焦妃狠狠地咬着下嘴唇,端起那一盆脏水泼到了侍女翠儿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