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梦梦
    粉红色裙装的少女明明是走进来的,但在众人的感觉中就是飘进来到。

     梦梦师姐!

     梦无敌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突然间便觉得丹田一热,一股气流直冲下腹,许久没有动静的小弟弟竟然破天荒的有了反应,虽然只是轻微的反应,却让梦无敌觉得有如美妙的春天到来一般。这一刻,他幸福得差点晕死过去。

     少爷我不再是废物了,妈蛋,梦梦师姐,我爱死你了,妈蛋,从此刻起,谁要是敢跟我抢梦梦,少爷我跟他拼命。

     这一刻,梦无敌的目光从没有如此刻一般这么的明亮过。困扰他许久的自卑,彷徨,无助的心理有如烟消云散一般,消失得无影无终,就仿佛推得云开见月明,心情豁然开朗。

     柳絮飞神色没什么变化,只是眼底闪过一丝欢喜,目光随着梦梦的身形而动。

     赵样飞有些木讷的目光此时竟充满了活力,只要梦梦一句话,他就可以无视生死,为其去完成一切。

     钱乱飞同样目光痴迷,呆呆怔怔,魂儿不知飘到了哪里?

     至于葛霸,也早已没了风度,一双色眯眯的眼睛再也离不开梦梦的身上。

     梦梦神情恬淡,在她眼中似乎众人不曾存在,这些目光她平时早就习以为常。

     生的美丽并不是她的错。

     “师娘。”

     梦梦轻轻的唤道,声音也如她的人一样,充满了梦幻般的色彩,让人迷醉。

     “梦梦。”温如水怜爱的拉起梦梦的手。

     梦梦是她在还没有儿子的时候捡来的遗孤,此后便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来看待。看着梦梦一天天长大,一天天变得美丽,她的心里是快乐的。但却也充满了淡淡的隐忧,因为梦梦太美丽了,就像坠落人间的天使。

     有时候一个女孩子若是生得太过美丽,并非是一件幸事,尤其是在没有绝对实力保护的情况下。所以她平时很少让梦梦外出,就怕惹来招惹不起的灾祸。

     如今看来,还是没能完全避免。

     以龙武宗少主的德行,她是绝对不会把梦梦嫁出去的。只是龙武宗的实力远在她烈火门之上,此事却是不知该如何收场?

     “梦,梦梦。”葛霸有些语无伦次的道:“上次偶见佳人,惊为天人,让我侧夜难眠。食不知味,今日特来提亲,恳请梦梦嫁与我,并附上地级进阶丹两枚,望梦梦成全。”

     梦梦看着葛霸,平静无波的道:“梦梦不是你该叫的,还有、我是不会嫁人的,你还是回去吧。”

     听梦梦如此一说,梦无敌心中觉得舒畅极了。我家梦梦怎么会看中你这个油嘴滑舌,面带奸相的家伙?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妈蛋。

     葛霸并没有露出失望之色,恶狼一样的目光在梦梦身上扫来扫去,直看得梦无敌胸中烦躁异常。偏在这个时候,他的睡意袭来,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看着儿子这个时候还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梦烈火恨不得一脚把他踹回屋去,免得看着心烦。

     二长老钱多脸上却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看看你这个废物儿子,便也间接证明你这个做爹的也是个废物。烈火门在你手中早晚完蛋,既然如此,也只有对不住了,哼!

     梦梦的眉头微不可见的蹙了蹙,对于这个师弟,她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感觉。小时候她们是经常在一起玩耍的,那时候师弟还不叫梦无敌,而是唤做梦无忧。

     那时候,小师弟经常黏在她身边,而她也喜欢领着小师弟四处游玩。小师弟经常对着她说,梦梦姐,等我长大了做我媳妇吧?

     她对此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师娘对她视如己出,疼爱有加,将来嫁给小师弟做老婆似乎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后来,她无意中发现,小师弟经常偷窥她沐浴,对此,她并没有什么恼怒的心理。毕竟小师弟还小,虽然她自己也不大,对男女之间还朦朦胧胧,关键是自己早晚要嫁给小师弟的。

     可是,从那以后,他发现小师弟变得非常古怪,经常一个人躲在屋子里。而看她的眼神也变得闪闪缩缩,神情也慢慢变得无精打采。

     自己也追问过小师弟是不是病了?可是,小师弟只是一个劲的摇头。而师父师娘忙于打理门中事物,忽略了小师弟的变化。也许是因为小师弟的修炼始终不见什么长进,师父师娘比较失望吧?

     本来这也没什么的,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小师弟就像变了一个人,性情变得多变,脾气变得古怪,经常到处惹是生非,偏偏又什么本事都没有,变得人见人膈应。只是碍于师父的身份,众师兄弟敢怒不敢言。

     只是私下里都挖苦加嘲讽的称呼其为无敌,甚至有一些不好听的谣言流传开来,慢慢的,梦无敌这个称呼就在私下里传了开来,而小师弟似乎也并不反对。时间久了,就连师父师娘也认可了这个名称,本来的名字却再无人提及。

     如果一切就这样,小师弟应该还是她那个可爱的小师弟。可是让人无法原谅的是他竟然变本加厉,跑去烟花之地鬼混,这是她难以容忍的事情,与小师弟之间便也开始生疏并产生隔阂。

     虽然小师弟一如既往的对她言听计从,但她的心却已经因失望而没了感觉,便连话也不想与小师弟多说。

     她们之间再也找不回从前的感觉。

     梦梦正在心生感叹,忽被葛霸的话语打断。

     “梦梦,本少主来时已经在众师兄弟面前发过誓言,此生非梦梦不娶,若是此行得不到梦梦的应允,本少主便会不开心。本少主若是不开心,我父亲便也不会开心。我父亲若是不开心,整个龙武宗就都不会开心。如果是那样的话就不好了。”

     葛霸的话明显充满了威胁的意味。

     “妈蛋,你不开心关我家梦梦什么事?你以为你是谁啊?”梦无敌越看对方越不舒服,听得此话忍不住出言相讥。

     葛霸轻蔑的看了一眼梦无敌,毫无顾忌的言道:“就你这个废物也心存妄想?看看你双目无神,面色疲倦,一副病怏怏快要断气的模样,一看就是被女人掏空了身子的废材。而且听说那方面都已经是快废料了,也妄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想让梦梦跟着你守活寡么?趁早一头撞死算了,也省了一份口粮。”

     葛霸这种极尽侮辱的话一出口,厅中众人反应不一。

     钱多面带假笑,心中痛快。

     梦烈火虽然心中恼怒,但小辈之间的事情他此时却不便发作,同时也暗叹自己怎么就生出个这么废物的儿子?

     温如水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机,面如寒霜,冷冷的看着葛霸,若不是顾忌太多,早就一掌毙了对方。

     梦梦也是厌恶的皱了皱眉头,虽然她不喜师弟,但别人如此出言侮辱,也是让她心中不喜。

     “妈蛋!”梦无敌最恨别人叫他废物,那是他心底一块不愿触碰的伤疤。尤其是当着梦梦的面前,被人如此奚落嘲讽,他原本俊俏的脸庞立时变得有些狰狞起来。

     “怎么?不服气?不服气就上来跟小爷过几招。小爷让你这个废物外加三飞一起动手。”

     葛霸眼见提亲无望,忽然就露出本来面目,来的时候他就做好了这种准备,如果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抢也要把梦梦抢回去。所谓的烈火门他还没放在眼里。

     此时便再无顾忌,露出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另一面。

     葛霸的话音一落,梦无敌扯着嗓子喊道:“众位兄弟,平时我们不和,但那是自家的事情,现在这个家伙如此嚣张,给我上去扁他,不要弱了咱们名头。”

     三飞还真听话,像狼一样动作整齐的围拢上来。

     柳絮飞神情阴沉,便仿佛孕育着一座火山。

     钱乱飞有些毛手毛脚,但却目光阴狠。

     赵样飞目光狂乱,眼中充满嗜血的光芒,实在想不到一个如此木讷的少年竟能露出这种疯狂的目光。

     梦无敌咋呼得厉害,脚步却没有挪动半分。

     “够了。”钱多长老忽然断喝一声,“你们都退下去,这成何体统?梦掌门,小辈们如此胡闹,你这个做掌门竟不做理睬,真是让人失望。”

     “葛少主年轻才俊,乃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把梦梦许配与少主,并没有辱没了她,反而是她的福气。如果因此导致龙武宗的不满,由此引发的后果你能担当得起么?”

     梦烈火面色变幻了几下,忽然爆裂的笑了几声,“烈火门还轮不到你来做主,本来老夫还有几分这样的打算,如今看来谈也不要再谈了,送客!”

     “你!”钱多沉声道,“难道你想让烈火门为你的决断陪葬不成?”

     一直没有说话的葛天武忽然站起身,淡淡的道:“钱长老不必多说了,这位梦梦姑娘我们龙武宗要定了。既然烈火门如此不识抬举,那便拿了人走就是了。侄儿,拿下你心爱的女子跟叔叔走,我看谁敢阻拦?”

     葛天武说得如此云淡风轻,竟全不把烈火门放在眼里。

     得到叔叔的首肯,葛霸大喜,伸手便抓向梦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