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吃喜酒
        已经有好几天了,乌糯下学以后便待在家里,不是练字儿就是绣花发呆,她感觉她要发霉了。

         唉…再过几天吧,再过几天等爹忘了这茬事儿,在出去玩吧。

         乌糯闷闷的用绣花针戳了戳手中绣布,可见上面胡乱的绣着些不知道什么形状的图案。

         她今儿都绣了一天了,感觉自己都要瞎了。

         唉…真是的,乌糯把绣布连着绣花针往一旁篮子里一扔,有些烦躁。

         她抓了抓头,趴在窗前往屋外。此时,虽没了太阳,但还是很闷热。

         屋外没有什么好看的,就是很平常的院子,只不过有鸡鸭圈在那里,鸡鸭四处走动,找着虫子。

         “糯儿,快出来。”许氏的声音传来。

         “娘,在呢,怎么了。”乌糯跑出去,见爹娘哥哥们都在院子里。

         “收拾下,马上就去老马家吃喜酒去。”许氏说道。

         “啥?谁的喜事?”

         “还能有谁啊,不就是他家大林娶媳妇儿,好了,咱走吧。”

         村子不算大也不算小,也有四五十户人家。

         很快,一家人都到了老马家,此时,许家门前正吹锣打鼓,洋溢着满满的喜气。

         院子里摆着几席酒桌,坐满了人,男女分席,许氏拉着乌糯在亲戚边上坐下了。

         乌石是家中最小的儿子,他上头还有一个哥哥乌海一个姐姐乌秀,其父亲和娘亲便是和大哥住一起。

         许氏此时正挨着大嫂一起坐,二姐则早已嫁到外村去了,平时不易见。

         乌糯看见新郎,马大林,十六七岁的小伙子,黝黑壮士,正笑着和乡亲们唠嗑敬酒。

         没看见新娘子。

         乌糯扫了一圈儿,在男眷那边看到了哥哥们,和二哥挨着坐的是崇允,他也在,乌糯心里想到。

         然后就听着乡亲们大着嗓门儿唠嗑,女眷这边儿也不示弱,几个村里大嗓门儿的妇女粗着个嗓子嘴里不停巴拉着这家人怎么怎么样。

         “哎,这小娘子听说是叫杏兰,隔壁村儿的,家里也殷实,还有几个兄弟。老许家去说亲,可是花了十几两呢。”

         “可不是嘛,这小娘子长得柔柔弱弱的,风一吹就会跑,取回来说不定还得供着,老马家也不知怎么想的。”

         “听说还是大林死活要娶的,多久才得了这么个儿子,能不娇贵着嘛。”

         “嘿,管别人,人就乐意,还是操心操心你们自家的吧。”

         ……

         乌糯觉得有些烦,怎么还不开饭,叽叽喳喳,唠人闲话,她最不喜这些。

         没多久,新娘子随新郎一齐出来,确实挺柔弱的,纤细的身子,长得倒是挺清秀,挺可人的小娘子。

         新娘子娇羞一笑,马大林便立即将来敬的酒都给挡了,看那架势,深怕自己这媳妇受一点儿委屈。

         乡里乡亲嘛,也没什么遮拦,有时候可是会调侃得新娘子都快要羞死了的。

         一番下来,终于可以开始吃饭了。

         一开饭,初窈就立即将自己喜欢的菜都夹了一些夹到自己碗里,然后坐着默默的吃去了,任凭那些大婶儿大妈跟打架抢劫似了。

         自己家娘亲虽嗓门儿是大了点,天生的,但还是比这些邻里要含蓄些……

         乌糯快速的吃完,跟娘亲说了声就溜了,她一刻也不想待了,她觉得吃饭就得像每次家人一起吃饭时那样,安安静静,和和睦睦。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乌糯慢慢的在小路上走着,也不害怕,和别的小孩有很多不同,这也是其一,胆儿大。

         走到没多远,他们家的大黑狗旺喜哈喇着嘴,奔了过来。

         乌糯停下来,摸摸它的头,逗弄着她。

         在其后,一人跑过来喊道“糯儿,干嘛跑这么快,怎的不多吃点,平时哪有这么多肉吃。”

         来人是乌石大哥家的小女儿,乌香叶,比乌糯大上两岁。

         “我吃饱了,就出来了。”初窈回了句。

         “哎,旺喜。”乌香叶看见旺喜,也凑过来逗弄。

         “糯儿,怎的这几天都没瞧见你,哪儿去了。”乌香叶问道。

         “被我爹禁足了,除了上学堂,其他时间都得待在家里,不然就要我下地帮忙干活去。”乌糯郁闷的说道。

         “啊!你又干啥坏事儿了。”乌香叶惊讶道,她可是十分了解这个表妹的,是个喜欢折腾的。

         “还能什么事儿,不就是往刘妮儿书桌里扔了条蛇么。”乌糯撇撇嘴不在意的答道。

         “原来是为了这事儿啊,那刘妮儿叫得跟杀猪似了,哭得眼泪鼻涕糊一脸,笑死我了。”乌香叶想起这茬笑着说道。

         “早看不惯她那样儿了,就该整整她。”说着乌香叶还握了握小拳头。

         “不说她了,反正我现在是特老实。”乌糯一副我是好孩子的样子。

         两人说说笑笑。

         有两人自身旁经过,乌糯还没发觉,就听到一声“糯丫头在这儿玩儿呢,怎还不回去,天都这么黑了。”

         乌糯一抬头,原来是崇允馋着聂大娘路过。

         “大娘,我一会儿就回呢。”乌糯笑道,虽与崇允总是合不来,但聂大娘待她还是极好的。

         “怕是在等你娘吧,小孩子的,一个人在家怕,没事儿,让允哥儿送你回去再陪陪你,等你家里人回。”聂大娘热心的说道。

         “大娘,不用,我不怕。”

         “不行,允哥儿,你送糯丫头回。”聂大娘直接吩咐起崇允来。

         “祖母,我先送你回吧,再回头来送她。”崇允赶紧说道。

         “这也行,那糯丫头你等会儿啊。”说着两人走了。

         乌糯在原地有些莫名其妙,她本来就不怕嘛。

         不过还是待在原地没动,不知为何。

         过了有一会儿,崇允才慢悠悠走过来。

         “还真没走,这儿等我啊。”他清冷却好听的声音响起。

         “哼,你祖母叫你送我,你就是这么慢的吗?”乌糯仰着小脑袋嚣张的说道。

         崇允也不废话,转身就走。

         “哎,说走就走,搞清楚你得送我呢。哎…等等啊,走慢点儿。”乌糯连忙跟上,嘴里还一边不满的抱怨着。

         “那我先回去了,糯儿。”乌香叶也回她娘那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