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商议(中)
    “是吗,有那么明显。”为什么自己没有任何感觉呢,顾夏心里疑惑。

     “那可不,您看,这顾夏嘛,只是一个小职员,您出去办事谁不带,偏偏带她去,这不是明摆着嘛。”顾夏嘴角一瞥不置可否。

     黄远清笑容狡黠继续说道:“这顾夏在您第一次举行全公司例会的时候,这么重要的时刻,居然睡着了,您没有怪她,反倒对她另眼想看,这不是说明了一切嘛。”

     “睡着了”有如魔咒般让她傻眼的呆立在原地,使劲挖空心思的在脑袋里回忆,那次开会的情景才渐渐浮现。

     开会前连加了两个晚上的班,又稀里糊涂的把眼镜给弄丢了,在模糊的视力和疲倦的大脑双重作用下,自己很快成功进入了梦香,并且睡满了全程。哎呀,我说呢,原来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见过他两次了。自己的幸运指数可真是万中无一啊。如果这世上有后悔药吃,她愿意多来几粒。

     黄远清分析得头头是道,却没有得到任何反应,此时看上去面无表情的丁浩炎在他眼里显得格外的高深莫测,莫非自己太过于揣测上司的心思,引起了对方的什么不满,难道自己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越想越心惊,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急忙改口致欠道:“顾小姐和丁总的事情原是您的私事,我们做下属的多嘴,确实太不应该了。”

     此时顾夏眉头紧蹙地沉浸在自己的懊悔中,黄远清一见之下,心中大惊,自己果然是得罪顶头上司了,都怪自己自以为是的臭毛病,得嘞,一不做二不修,慌忙自己打脸道:“丁总,实在对不起,我再也不多嘴了。”

     回过神的顾夏,见他这般光景,心说,这又是唱哪出啊。

     “黄总管,您这是。”

     “下次再胡乱猜测总裁和顾小姐的事,叫我烂掉这张嘴。”

     “黄主管,看你说的,没这么严重嘛。”顾夏对于黄远中的小题大做的演技,深感佩服。

     特别是听者他现在是一口一个顾小姐,相比自己之前被呼来唤去的待遇可是天壤之别,世事的发展总是在挑战人认知的底线,顾夏在心里感叹。

     “是是,总裁海量!”黄远中立马不失时机的来了一记马屁。

     “那个顾夏就是我的一远房亲戚。”顾夏顺口找了个理由,想澄清一下自己和丁浩炎的关系。

     听了此言,黄远中更是傻眼到想哭,自己号称手眼灵通,没什么消息能够逃得了他的法眼。靠着这些手段和以往的老资历,自己也还算是顺风顺水,这么大的一皇亲国戚在自己手底下,被自己吆来喝去的使唤了这么多年,居然还懵然不知,看来自己真的是老眼昏花了。

     看看顾夏平时老老实实的,不象是有什么后台的样子,真是人不可貌相,深藏不露啊!

     细想下来,自己这几年对顾夏还算是不错吧,偶尔叫来加加班,打打杂什么的,也不是太过份。这样一想,刚才方寸大乱的心才逐渐安定下来。

     “真是出人意料啊,原来顾小姐是总裁的亲戚。”黄主管强压惊吓的心情,极力表现出惊喜的感觉。

     “是啊,呵呵。”顾夏看着他那一脸令人惊悚的惊喜表情,尴尬的笑了笑。

     如果不是实在有事需要和黄远中商量,顾夏实在想一走了之,不然和这样一个,时时深情表演,刻刻花样翻新的实力派演员一起,实在是对自己,视觉,听力,心里的一种严峻的考验。

     “那我之前说的那个顾夏出差之前的设计案。”

     “那个案子,我已经交给别的人手跟进了,总裁,您就放心吧。”

     “但是那个案子的客户朱一航先生希望能够尽量沿袭我之前的设计风格和理念。”话说出口顾夏立即觉得自己失口,偷偷瞄了一眼黄主管,只见他老神在在的,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偷偷吁了口气。

     “毕竟这个项目之前一直是由顾夏负责跟进的,她也是想尽量做到完美。”

     “这样啊,那干脆还是交回给顾小姐跟进得了,反正现在人人手头都有几个项目,忙得不可开交,这半路接手的事,别人还都不愿意干呐。”

     顾夏一寻思也行,

     “丁总,请问顾小姐本人在哪儿呢。”

     “她这几天,身体有些不适,医生说需要静养,在医院呢!”

     “啊”一声过于夸张的惊呼把顾夏着实吓了一跳,黄主管真室是会抓紧一切机会给人制造心跳的感觉啊。没有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不然金马奖又多了位有力的竞争着。

     “顾小姐身体还好吧,是否需要我们去探望一下。”情真意切的言词,潸然泪下的表情,要不是顾夏深知他做戏的本质,真要被这真挚的情谊所打动了。

     “没事,你们忙,医生说的静养,呵呵,静养。”顾夏干涩的笑笑。

     “了解,了解,那就不打扰顾小姐养病了。”黄主管一脸了然的猥琐笑容,又让顾夏鸡皮疙瘩落了一地。

     “哎呀。”又是一声夸张的惊呼,顾夏由衷佩服自己心脏的强大,在他手下干了这么久,依然健康如常的活蹦乱跳着。

     “只顾说话了,都没给您沏一杯茶。”

     黄主管操起电话,就拨通了外间职员的分机,冲着话筒大吼一声:“小李,你们都是死人呐,丁总来了这么久,没一个人上杯茶,我们设计部就是这么待客的。”顾夏想起之前端茶送水打杂的事儿都是他一人承担,世事难料,叫人唏嘘啊。

     “对了,您想喝点什么。”

     “外面的茶水间,也就是,果汁,咖啡,柠檬茶,绿茶吧。”顾夏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这些都是她亲自去采购的,自然再熟悉不过了。

     对于她的了如指掌的熟悉态度,一丝真正的惊讶表情划过黄远清的面孔。老江湖的个性让他立马正色笑道:“丁总真是体贴下属,连这么细节的事都了解的如此清楚,真是全公司的福气啊。”

     这时顾夏对于他的佩服真有如黄河之水,泛滥决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