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澄清身份(上)
    “昨天刚醒,你怎么就下床了。”看他打满绷带的头和四肢,一瘸一拐走进来的样子,顾夏惊讶的放大了音量,再看脸上那副可笑的眼镜,又差点笑出了声。鉴于对方气势汹汹的态度,只好硬憋了回去,原来自己的样子还会有这么搞笑的一面,好吧,嘲笑老弱病残者是不对的。转念一想,受如此重伤的是自己的身体,顾夏又深深的悲从中来。

     看到顾夏强忍憋气到脸红似悲似喜的样子,丁浩炎微微皱眉挪上前去,朝顾夏伸出右手,掌心朝她眼前一摊。顾夏呆呆的看了看他不明所以的用手挠了挠头发。

     “我的手机。”

     “你的手机,我怎么知道。”顾夏再次奇怪地看着他并挠挠头。

     “你不会让我长虱子了吧,总挠头。”丁浩炎皱眉。

     “怎么可能,每天都有洗澡。”顾夏说完有些心虚的看着地板。

     其实并非实情,虽然vip病房设施很完善,但沐浴对顾夏来说并不愉快,洗是洗了,可那速度堪比救火,一顿电光火石,水花四溅,整个洗澡的过程就匆匆结束了。一想道要接触丁浩炎红果果的身体,还要上下其手的撮来揉去,虽然这手和整个身躯都不是真正意义上属于自己,顾夏心里还是有种说不出的别扭。要不又会有人跳出来指责她是变态大婶了,哎,小鲜肉不好惹啊!尤其是大boss级的,更要避而远之了。

     不过刚才丁浩炎不问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适,这下顾夏觉得浑身都有些发痒难受,不会真的长虱子了吧,顾夏心中大骇。如果一向清洁的近乎洁癖的丁浩炎,知道自己身上居然居住了那种可怕的动物,那……,顾夏浑身一个激灵,悲伤的想结果肯定是惨绝人寰。

     丁浩炎眯着眼睛目光灼灼的看了她许久,看得她越发腿软,不行,令可当变态大婶也不要被挫骨扬灰。

     “刚才说到哪儿了”丁浩炎顿了一下若有所思的自语道。

     “你的手机。”顾夏好心提醒,换来丁浩炎不屑的眼神。

     对于刚才的暂时性失忆,丁浩炎固然觉得不能容忍,更难以原谅那位慢半拍的小姐的好心提醒。顾夏撇嘴,男人就是小气,小男人更是气量狭窄。

     “是啊,你现在是我,出事的时候我的手机在我的口袋里,那现在我的手机肯定在你这儿。”丁浩炎举着包满纱布的伤残上肢连比划带说。顾夏被丁浩炎一顿你的我的,绕的头晕。

     “我自己找。”见顾夏一脸云里雾里的样子,丁浩炎显得微微有些不耐烦,还不等顾夏反应过来,丁浩炎已经着手大翻特翻了。衣橱外,犹如狂风过境,衣服如落叶一般,散落一地。

     “我之前的衣服呢。”丁浩炎边翻找边发问道。

     “薛总监拿去干洗了。”顾夏讷讷道。

     丁浩炎出事后薛勤一直守在医院不离左右,奇怪的是醒来后却三天两头不见踪影。来是来过一两次,一次是丁浩炎的身体刚醒来的时候,顺带拿走了一些换洗衣服,一次是送了一些必需品到医院,其间还去看过顾夏的身体一次,只是对方还未苏醒。

     “我的手机在衣服里。”丁浩炎无奈,手机不重要,里面有一些很重要的联系方式呢。

     一部手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丁浩炎的眼前。

     “对不起,刚才没反应过来。”顾夏为自己总是慢半拍的频率感到抱歉。

     一阵清风拂过,手上已经空空如也的顾夏惊讶的看到,拿到电话的丁浩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拨通了助理薛勤的电话:“薛勤,在干什么,快给我到医院来。”

     电话那头一阵长时间的沉默,薛勤的呼吸清晰可闻。冻力满格的冰冷气息,仿佛要把这条电话信号给冻结起来。一旁的顾夏也一手托着下巴好奇的盯着默不做声的丁浩炎。

     丁浩炎现在非常着急想见到薛勤,不仅是因为他是自己的助理,更是自己从大学时代到现在最好的朋友,最值得信任的人,他放弃了自己在国外的高薪厚职,义无反顾的回国帮自己,可以说自己年纪轻轻就能取得现在的成绩,薛勤功不可没。所以出了这样的匪夷所思的事他第一时间想要商量求助的也是他。

     扑通。

     很响的一声,仿佛看准时机,打破了沉闷的气氛。丁浩炎很恼火的看了一眼声音的来源,就看见顾夏五体投地地重重摔在了地上。迎上丁浩炎冰刀般的眼神,顾夏差点儿第二次摔倒。

     “薛勤,你有听我说话吗?”丁浩炎加重语气提醒对方。

     “请问是顾夏小姐吧,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对方迟疑了很久,终于确认似的发声了,克制而有礼。薛勤搞不懂,一向斯文的顾夏小姐为何会在丁总的手机里,对他大吼大叫。既算她是丁总的女朋友,以他们之间的熟悉程度,这种做法也是过火的。说实在的这些天他很抗拒甚至很害怕去医院,害怕看到一反常态,让他感到陌生的丁浩炎。他的话语,看向他的神态,分明不是记忆中的那个人。现在又加上一个神经分裂似的顾夏,他不知道他那条紧绷的神经还能支撑多久。

     面对薛勤的质疑的语气,丁浩炎蓦然的一瞬间气结。怔了好半晌,认命似的缓缓开口道:“我是顾夏,可以请你到医院来一趟吗。”

     “我今天还……”

     “极其重要,非来不可。”几乎不给对方考虑回绝的时间。

     “除非……”丁浩炎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顾夏,徐徐说道:“你再也不想见到丁浩炎这个人了。”阴冷决绝的口气,让电话那头的薛勤,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让刚想脱口而出的理由和口水一起咽了回去。

     薛勤抹了一把脸,极其熟悉的说话口吻一瞬间让他恍神,继而头脑中立刻呈现各种血腥画面,立马不假思索的回复道:“我马上就到。”

     丁浩炎脸上笑容一闪,精光射人。

     顾夏看着眼前的人的面容,恍如隔世,如果不是这种机缘巧合,怎么能可看到原来这样阴森夺魄的表情也可以出现在自己那张经常目光呆滞的脸上,真是不可思议啊不可思议,顾夏边想边啧啧摇头。

     薛勤果真是马上就到,距离丁浩炎挂断电话几乎不超过五分钟,楼下就传来一陈急促的汽车的刹车声,顾夏真觉得薛勤的座驾安装的是火箭的动力系统吧。shu的一声,薛勤已经被发射到了跟前。

     “顾夏小姐,请问有什么急事。”刚经过狂奔停下脚步的他呼吸还很急促,看见丁浩炎安然无恙的站在顾夏身后,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薛勤,我知道接下来要跟你说这些你可能会觉得不可思议,甚至会觉得我疯了。”披着顾夏外壳的丁浩炎发话了。

     薛勤咽了口口水,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一头雾水的望着他,又看看披着丁浩炎外壳的顾夏,心下奇怪,顾夏小姐什么时候和自己熟悉到有如此之多的心事需要分享了。但从刚才在电话里的语气口吻到现在的神情语调都象极了某人,他觉得一定是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自己太过操劳从而产生的错觉。

     丁浩炎本尊干咳一声道:“薛勤,我是丁浩炎。”

     薛勤漠然的看着那他顶的那张顾夏的脸。

     “靠,又来。”已被折磨至崩溃的薛勤,已经n次听过顾夏版丁浩炎犯病时的胡话了,这时又听他这样说,生气得转身就走。“合着两口子商量好了,玩我是吧。”

     丁浩炎急忙扑上去拖住他的一条胳膊,硬拽着不让他出门。

     薛勤无奈的回头苦笑道:“顾小姐,麻烦你让让,看在我们同事一场,相处还算愉快的份上放我一码吧。公司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处理呢。”

     “薛勤,你听我说,你会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