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高考
        同桌林茜对于林美夕这中朝五晚十二的不要命学习方式再也看不下去了,拿自己的笔记给她看,教给她做一道题学会解一类题的学习方法。

         林美夕用尽她所有的智慧也只学了个六七分,不过比以前确实是好太多了。

         尝到甜头的她乘胜追击,以前她没事就摁着一堆一堆题做,现在她没事就翻着林茜的笔记一遍一遍的看。月考成绩上升了上百名,果然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比自己爬山要好太多了。

         林婷婷的成绩却越来与考下,简直是一泻千里。上学的路上,林美夕不由得再问起她。

         林婷婷说的满不在乎,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

         林美夕正色道:“你要是再这样下去,我就告诉咱爸了。”

         林婷婷从小就非常在意爸妈的眼光,爸妈的心情,果然这一下就收起了满不在乎的表情。

         想了一下林婷婷说:“你这次回去又没有跟咱爸说上几句话吧,你应该明白,咱爸那时候强迫你来上学都是为你好。我不是也给了你机会你也没走,看来你心底也是明白怎样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咱爸那个人你也知道,你主动给他道个歉他就原谅你了……”

         林美夕听的只觉得头大,明明是说的林婷婷,话题却又转到她身上来了,林婷婷近来唠叨的功力快赶上他班主任了。

         “你别说了行吗?”三分钟后林婷婷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林美夕忍不住道。

         “不说怎么能行呢,今天咱们必须得把话说开……”

         林婷婷她班主任上身似的仍旧喋喋不休,林美夕加快速度将她甩在了身后,瞬时清净了不少。两个路口拐弯之后,再也看不见了林婷婷的影子。

         林美夕慢慢骑着车子晃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她跟上来,索性停下车来等。半个小时后,林美夕决定回去找她。

         骑着车子边走边找,林美夕老远看到林婷婷在第二个十字路口的拐角处停着,脑袋趴在自行车把手上不知在想些什么,连林美夕来到身边了也没发觉。

         “林婷婷。”林美夕喊。

         林婷婷抬起头来,“就知道你会回来找我的,幸亏我没乱跑。”

         林美夕没说话,骑着车子往前走,拐过弯林婷婷看着周围:“幸亏我没往那边走。”

         林美夕回头看着,顺着她指的方向忍不住说:“这条路少说也走了四五次了,你不知道这里要拐个弯吗?”

         “我知道啊,我以为要往那边拐。”

         林美夕无奈:“你是从那边对面来的。”

         “是嘛。”林婷婷恍然大悟:“我原本自己试着拐了弯,觉得不对又拐回来,又拐到另一边,来来回回我也不知道是从哪边来的了……”

         自从林茜不用余下的时间看小说而是悉心教导林美夕后,她这几个月的月考成绩都稳居第一,成了全校师生考清华北大的希望。

         林美夕的最后一场考试,也总算进了年级前一百。林婷婷的成绩终于不再下滑,慢慢往上升。

         高考那两天真的过得很快,最后一场英语考试出来,林美夕想结束了,终于结束了。

         当天晚上热闹非凡,考的好的不好的都拿着做过的一套套卷子,一叠叠演草纸往下抛,纷纷扬扬将下面全覆盖。

         复读班的寝室的孩子们就趴在窗户口看,见有人竟把书都撕了一页一页洒下来。都摇头:孩子,你会后悔的。

         她们那时候也有人撕了书,霸气的如同美少女战士,但复读的时候又得焉了吧唧的到处找同学借。

         方静寝室里租房子的租房子,回家的回家,就剩她自己了。她一个人害怕,找林美夕来睡。

         她一向话多又消息灵通,一来就让整个寝室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热闹中。

         说着说着自然就说到了高考期间发生的大事。

         “今年咱们的年级第一恐怕又上不了清华北大了。”方静唏嘘着。

         “怎么了?”大家纷纷疑惑,有的还问林美夕:“你同桌出什么事了?”说起年级第一,大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林茜。

         林美夕摇头看向方静,方静表情神秘,刻意压低声音说:“听说林茜最后一场迟到了半个小时,没进去考场。”

         “真的吗?这不就……完了么?”众人不可置信。

         方静点头:“听说她妈妈在考场外面求了好久,林茜还是没能进去。”

         大家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林美夕猛地站起来,匆匆出去了。

         “应该是去找林茜了,怎么说也做了一年的同桌。”方静说。

         为保证女儿学习不受打扰,林茜的妈妈在学校附近给她租房子,一室一厅一个月两千块拿的毫不手软,要知道学校的寝室一学期三百。

         林美夕曾来过几次,房间整齐又干净,那时候她和林茜一起煮面吃,餐桌都不忍弄乱。

         房门没关,林美夕走进去看到林茜一个人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看到林美夕来了,勉强扯出一个表情来。

         看样子方静说的没错了,林美夕握住林茜冰凉的手:“还有没有别的解决方法?”

         林茜摇头,一下午她妈妈都在疯了似的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现在又不知道去了哪里,但高考迟到,谁也没有办法解决。

         这么重要的高考,怎么,怎么会迟到呢?林美夕不忍心问,林茜却主动说了起来。

         原来,是她的前男友。

         中午的时候,前男友刘旭阳打电话说要见她一面,见了面又说有事要说,找个合适的地方。

         现在想来真是可笑,事在什么地方不能说,何况是已经分手了的前男友,还有什么好说的。

         但她那时候竟鬼使神差般跟他去了,到了地方才知道,原来不是前男友要见她,而是前男友的新女友想见她。

         新女友打量着她又非常礼貌的说:“常听旭阳提起你,今天刚好有机会,就想见你一面。”

         见也见了,林茜一刻也不想多待,正要走的时候新女友突然肚子疼,疼得一刻也等不了,刘旭阳急忙将她扶上自己的摩托车送她去医院。

         林茜那时候才着急了起来,刘旭阳带她来的地方很偏僻,连路过的都没有更别说打到车了。

         中午妈妈看到她手机上刘旭阳发的信息,将她手机没收了,她偷偷跑出来什么也没带。

         走了好久才碰到一个好心的司机送她去学校,可却已经来不及了。

         “我恨我自己,我不该偷偷跑出去跟他见面。我看见我妈,她跟警卫下跪求他们让我进去,她那么骄傲却一下一下的磕头,我当时真想杀了我自己……”

         林美夕见过林茜的妈妈,那时候她画着精致的妆容,踩着明亮的高跟鞋,让人一眼就觉得高不可攀。

         她妈妈是个利落又强势的人,什么都要做到最好。其实林茜上一次高考就取的不错的成绩,她却一定要让她的女儿读清华北大。

         “我拉她,让她不要磕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啊……拉也拉不起来……”

         从来都是那么睿智,那么沉静的女孩在林美夕面前失声痛哭,深深忏悔,可是一切都晚了。

         林美夕只能紧紧抱住她,一遍又一遍道:“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后来上了大学的林茜跟她聊到这件事,说:“那时候我才真正知道,原来我看中的那些情深义重,那所谓的爱情,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