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等待
    王晟咽下了身上剩下的最后一口食物,他已经在这里待了五天了,他现在要面临一个两难的选择,要么回到一百公里外的幸存者营地购买食物,要么冒险进入小镇的腹地去收集食物,否则他坚持不到明天晚上。

     如果他不是从二十年后重生而来,他现在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掉头回营地,更甚至他根本都不会单枪匹马冒险来到这里。

     但是正是由于他重生而来,他现在反而有些摇摆不定,拿不定主意了。因为根据他前世的记忆,这个小镇中最近这几天的时间里,有一件极其重要的东西会被一个人带到这里。而这件东西则直接关系到他后面的计划,是否能够顺利实施。

     正是因为那东西太过重要,所以他才会冒着极大的风险离开幸存者营地,到这个小镇的外围游荡了长达五天之久。

     “算了,如果明天中午还等不到那个人,或者找不到新的食物来源的话,还在先回营地吧。”最终王晟还是不敢冒险深入腹地,而是给自己定下了一个最后期限。

     毕竟以他现在的身体情况,在面对行尸围攻的时候还是极其危险的,因为即使他的身体得到了一定的强化,但是在没有激活圣光之力转职圣骑士前,身体是不能免疫邪能病毒的。

     而一旦他行尸被伤到,如果没有二十级以上的治疗职业,帮他净化体内的病毒的话,到时候乐子可就大了,他将会成为第一个被自己先知先觉玩儿死的重生者。

     而想要在这段时间的地球上找到二十级以上的治疗职业,那不是大海捞针,而是痴人说梦。当然他也可以去艾泽拉斯找人治疗,但是附近这些不稳定的时空缝隙可不是说笑的,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而言,进去不到一秒钟就会变成分子。

     ——————

     王晟将没有一点食物的背包背在背上后,走到窗前将厚厚的窗帘拉开向外看了看,跟之前的十几天一样,尽管已经是上午十点了,但是外面的天依旧是灰蒙蒙的,看不见一丝的阳光,再加上蜀地冬日的雾霾,天地间的能见度不足100米,周围的环境既像黎明的曙光刚刚到来,又像夕阳的余光即将散尽。

     看这天色他就知道今天的太阳又出不来了,自从一个月前燃烧军团入侵地球以后,地球的白天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在绝大多数时间都是灰蒙蒙的。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只有两三天的中午,阳光能够穿透头顶上厚厚的绿色云层,将它的温暖送给地球上的幸存者以及萎靡不振的植物。

     反倒是夜里的月光几乎每天都能看见,如果月亮的光芒没有变成那种瘆人的惨绿色的话,相信大地在月光的照耀下,肯定也依旧美极了。

     看了看几十米外只有隐隐约约的轮廓,如同墓场一般寂静的小镇,再次确定周围的环境跟昨晚没有一丝变化,那个人也还没有出现后,王晟回到了沙发上继续躺着闭目养神。

     现在除了耐心的等待,他再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了,因为想要坚持到明天中午,他就不能像往常一样继续狩猎,现在任何消耗体能的动作都会减少他坚持的时间,更会增加他遇到紧急情况时的危险性。

     毕竟前世经历了无数次的战役和大风大浪,而且实力已经达到了传奇级,所以王晟的养气功夫还是很足的,他一躺在沙发上,就仿佛睡着了一般,而这一躺就是八个小时的时间。

     八个小时刚一到,他几乎分秒不差的睁开了眼睛,随后慢慢站起身来,活动着有些僵硬的身体。

     几分钟后,他的动作突然一顿,同时竖起了耳朵聆听外面的声响,只听见一阵细微的“嚯”“嚯”的声响,从没有关严实的窗户缝隙中传了进来。

     王晟轻手轻脚地走到窗户旁向外一看,只一个行动怪异的身影,在三十米开外的道路上一步一蹒跚地游荡着,不时发出如同咯痰般的声音,在周围寂静的环境中显得格外的瘆人。

     那个身影再向前走了几步后突然停了下来,然后脑袋在脖子上如同没有颈椎般转来转去,来回转了几次后将头定在了王晟藏身的方向。

     看着外面的行尸仿佛从行将就木八十岁的老年人,瞬间变成了捡了钱就跑的二十岁年轻小伙,王晟就知道他已经被这只行尸发现了。

     不过他却没有丝毫的紧张,毕竟在过去一个月的时间里他猎杀了不下一百只落单的行尸,再加之他选的藏身之所本就是一栋孤楼,只要快速将这只行尸解决掉,是不会引起其他行尸的注意的,地下室那几只行尸的尸体就是最好的证明。

     既然这一战无法避免,王晟也就不再犹豫,抄起沙发旁边的开山刀、木制盾牌,推开窗户,拉着之前绑在楼上的绳索跳了下去。等他落地时,那只行尸已经冲到了围墙的大门口。

     为了防止碰撞时发出的声音太响而引来更多的行尸,所以王晟一直都没有将围墙上的大铁门关上,因此这只行尸毫无阻碍地冲进了院子里,并且一下子冲到了王晟身边不到两米的距离。

     虽然光线较弱但是王晟还是看清了它的样子,跟他之前猎杀的行尸相比,这只行尸的身体上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异痕迹。

     嘴跟蛇一样几乎可以一百八十度张开,变成了真正的血盆大口,即使装进一颗小孩儿的头也不在话下;口中那密密麻麻的牙齿足以两公分长,上面还长着细小的倒刺;双手的手指上已经看不到血肉,指骨已经开始连在一起向骨刃转变;露在外面的皮肤则已经有了明显的角质化迹象。

     看着这只不一样的行尸,王晟收摄心神,持盾的左手用力一拨,使行尸的身体从他的左侧滑过,然后顺势将右手的开山刀用力地砍了过去。

     尽管他现在的力量比之前世弱了不可以道里计,但是他前世的战斗经验,却令他能够准确地找到行尸脖子,并且将刀刃砍入行尸颈椎的缝隙中,切断行尸颈部的中枢神经,从而使行尸失去行动能力。

     随后行尸在惯性的作用下向前跑了两步,然后一下子趴在了地上。不过虽然行尸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但是却并没有死去,它任然一脸狰狞地在那里张嘴咆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