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6章 无心有意的试探
        “呃……”都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估计刘息现在就是这样吧,不过像这种情况,他也不是没遇到过,稍微发发愣也就过去了。

         刘文斌的公司是一家商业投资公司,规模算起来也不是特别大,座落在这个城市的繁华地带,占地面积大约在九百平方米的样子,一共只有九层,而刘文斌的办公室则就在第九层。

         刘息是第一次跟着刘文斌来公司,以往都是将刘文斌送上车就没他的事了,此次初来乍到的他,在透明电梯里看着眼前的景象,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很明显他是猜到了刘文斌的用意,不然也不会有任何的惊喜,眼看就要梦想实现,接触到打开宝库的大门,要说不兴奋那是不可能,毕竟他的追求就快可以从这里开始了。

         刘文斌的办公室里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更准确的应该说是没那么奢华,反而可以说的上是有些简陋,除了四面都是透明的,视野比较宽广以外,其他的真的是不敢恭维。

         这里最多的应该就是电脑了,更准确一点最多的应该是监控画面,放眼望去仿佛整栋楼的各个角落,不管大小甚至卫生间都在眼前,初次看见确实有些新奇,但是看久了之后会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少爷!你这是不是有点太那个了啊……”刘息想象了一下自己如果在这里工作,感觉整个人都是透明的,完全没有隐私的存在了。

         刘文斌大致将监控画面看了一遍,平静的说道:“心里没鬼就不会怕人看,况且如果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有什么异样,公司很可能会亏到你无法想象,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谁绝对忠诚,难道你有意见?”

         “有!”刘息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指着其中一个监控画面说道:“人家女孩子上厕所你也看,这不是变态吗?咦……”

         就在刘息说话的一刹那,就要看见监控画面里的女孩子上厕所的一瞬间,其所在的监控画面突然黑屏了,使得刘息在这一刻颇有些惊讶,搞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不是很失望啊!”刘文斌坏坏的笑了笑,感觉是有什么阴谋得逞,但又像是阴谋正在实施。

         “恩……”刘息刚一说话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他的脸瞬间变得通红,急忙说道:“我才没有那么变态呢,我只是……”

         “好了!不用狡辩了!”刘文斌打断了刘息,有些严肃的说道:“今天把你带过来是有正事的,你不是想学东西吗?这里就是学东西最好的地方!”

         “啊!”刘息有些没反应过来,估计他还在想着怎么辩解刚才的事,毕竟这是关乎他颜面的事。

         刘文斌没有理会刘息,而是拿起了一个类似于遥控器的东西,对准了其中一个监控画面,按下并说道:“我这里不但可以看到整栋楼的各个地方,而且还能听到你所能看到的地方,更重要的是你还能很他们对话,这里作为学习不外乎是最好的地方了!”

         刘息看着刘文斌用遥控器对准按下的监控画面,听到了里面敲击键盘的声音,惊讶的说道:“是真的耶!这也太神奇了吧!”

         刘文斌仍然没有理会刘息,他继续说道:“我可能要出门一段时间,本来是想带你一起去,但经过了解知道你只是想来学东西,趁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就满足你这个小小的愿望!”

         这回刘息可算是抓住重点了,刘文斌要出远门,而且时间还有点长,趁着刘文斌出门的这个空挡,就把他安排到这里来学习,可以说正好满足了他的愿望,也不耽误任何的事情。

         “少爷,你要去哪儿?还是把我也带上吧!”对于刘文斌的安排,刘息本来是心中一喜,可他突然想到这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起码本质上是不一样的。

         要说学东西这里肯定是最好的地方了,但是这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是跟在刘文斌身边学东西,而不是在刘文斌的公司学东西,这里面可是很有一点学问,刘息可没被眼前的一切所蒙蔽。

         要知道这公司是刘文斌建立的,公司里的员工也是刘文斌招揽而来,那么如果是在刘文斌的公司里学习,不管学的有多好,最终也只能是被别人招揽,而不是作为一个招揽别人的人,这可是有着天差地别的不同。

         “想好了?”刘文斌非常犀利的看着刘息,但语气却非常的柔和。

         “恩!”刘息点了点头,非常肯定的道:“少爷去哪儿,我就去哪,希望少爷不要丢下我!”

         刘文斌突然沉默了,他关掉了监控画面里的语音,转身走到了单向玻璃边上,看着楼下繁华的街道,语气有些沉重的道:“这次出门极有可能会遇到危险,甚至还有可能会丢了小命,你就不怕吗?”

         刘息也向这边走了两步,显得格外轻松,毫不犹豫的说道:“有什么可怕的,我的命都是少爷救的,就算还给少爷也没什么大不了!”

         刘息表面说的轻松自在,听起来还蛮有些大义凌然的样子,但是他心里可不是这样想的,他主要还是觉得刘文斌肯定是在考验他,这想学点真本事,怎么也得交点‘投名状’不是。

         再说就凭刘文斌的才智,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危险,处处担忧还不如把话说的漂亮点,说不定就给自己在刘文斌这里加分了,以后岂不是就更加的好混了。

         “如果你的命还给我了,那你母亲刘妈怎么办?”刘文斌似乎还真有那么一点本事,他并没有受刘息拍马屁的影响,一句话就戳中了刘息的心窝,可谓是一针见血。

         刘息愣了一下,这可是他没想到的,自己是母亲亲手带大的,总不能说不管就不管,突然他灵机一动,心中暗自窃喜,口中平静的说道:“我母亲我最放心了,少爷对我母亲比我自己对我母亲还要好,我没什么好牵挂的!”

         刘文斌突然转身看着刘息,好一阵子的沉默之后,他开口问道:“你有没有对古墓之类较为熟悉的朋友,我可以花重金聘请与我们同行!”

         “古墓……”刘息皱起了眉头,他的思绪有些放飞,心中暗道:“这刘文斌莫非是要去盗墓,盗墓可是违法行为,而且也确实挺危险的,这可真是一个巨坑啊!我到底要不要去呢!”

         “放心!我们不是去盗墓,只是去个地方考察而已,听说那个地方可能有古墓,找个懂的人一起总是好的,不至于到时候什么也不懂,再说像盗墓这么专业的事我也做不来!”刘文斌拍了拍刘息的肩膀,他仿佛看穿了刘息的心思一样,让人禁不自禁的有些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