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2 期末考试
        夜色沉寂,凯瑟琳半天没有见到沈君念,于是问:“他人呢?”

         “哦,大概买了房子去整理新家了。”吴梦寒原本还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件事汇报给白瀚月,不过想到她哥所说的,星苑的房子已经卖光了,也就没汇报了。

         所以沈君念买的是辰苑的房子,虽然隔得不近,但也不远,他已经很满足,沈家也不想回了。那样的家,没有苏苏在,毫无意义,反而碍眼至极。

         这个时候沈君安又住进了首府中心医院,把电话打给了他,沈君念站在阳台前接起,其实还是挺近的,他家就在她家的后面,亮着灯光的书房他都能看到。

         “喂。”声音冰冷无情,沈君安疑惑,“你的股权转让书呢?”

         “股权转让书啊……”他沉吟,短短的时间让沈君安有些紧张,心弦绷紧之时恍惚间听他说没了。

         沈君念坐在窗前,一只腿曲着放在台上,一只腿放在下面,悠闲的姿态,目现柔情看着对面,嘴上却呵呵一笑,“是不是很惊喜?”

         “你!沈君念,你在耍我!你不怕我……”

         “你有胆子尽管散播出去好了。”他笑了一下,“不过在此之前,你好好想想有没有丢了什么东西!”

         “丢了什么?”沈君安立即从床上坐起,惊疑不定,朝着旁边的秘书吼了一声,“把笔记本给我!”

         这边沈君念听到,如同耍弄着老鼠的语气,“不要急啊,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大概就是一份低价变卖股份的协议。大哥,我没想到股权还没完全落入你的手中,你就开始寻思着怎么处理这些股份了……低价抛售,呵,你是很缺钱吗?既然如此,我把你手中仅有的那点买来吧!”

         沈君安眼睛瞪大,这是从来不管公司事务的沈君念能说出来的话?竟然还以这种高高在上的语气对他说!

         “这只是一种提升公司股价的方式而已,我并没有打算真的卖出去……”沈君安解释,突然觉得自己要是一个不小心,把柄随时都有可能落入他的手中!这份协议他半个小时前拟好,已经设为加密文件,没想到转眼间就被他弄到了手!

         沈君安这才想到沈君念是编程天才,国安局都想招揽的高级hacker。

         他在警告自己,现在拿到手的不过是一份协议书,下一刻可能就是他的命脉!沈君安毫不怀疑沈君念有这个能力。

         这也是他们之前对他客客气气、容忍到今天的其中一个原因。忌惮他的能力,忌惮后面隐藏着欲除之而后快!

         沈君安听到那边的笑声,心一沉,冷静了下来,“哈哈,二弟!股权你不想给就不给,我们还是一家人不是吗?而且家丑不可外扬,家里有什么事就没必要对外面说了!”

         “你明白就好。”沈君念话落就挂断电话,起身要去沈清苏那里。

         沈君安这边被挂了电话就将手机摔了出去,“混账!”

         书房,孟韶雅第二次扬起声音说完,还没来得及去看她,就听到她不耐烦的声音响起,“别吵!”

         沈清苏这会钻进了死胡同,揉了揉头发,烦躁地揉了一个纸团,随手一扔,纸团滚了滚,孟韶雅这边已经有了好几个。

         孟韶雅一怔,她遇到了难题?

         遇到难题苦思无解,似有思路却老是抓不着的感觉,挠心挠肝的难受!沈清苏呼了一口气。

         很快又要恢复战斗,刚拿起笔就想到一人,于是半夜的把电话打给了许老师,他是数学老师,不知道在这个领域上造诣如何。

         “老师您好,我是沈清苏。很抱歉这么晚打扰您,就是有一道题……关于拓扑学庞加莱猜想的……前三维已经证明了,到第四维遇到了阻碍……或许您能指点一下?”

         许庆国听罢连忙惊讶地摸到床头的眼镜戴上,这确定是来请教他而不是来挑衅他的?毕竟白天的时候他们争执了一番。

         不过就算是挑衅,他也很喜欢。因为这个教着高中生却感觉教着小学生的老师头一次遇到这种外貌是小学生、成绩是高中生,却拿着一道数学家才会攻克的题目来问他!

         他的声音一沉,谆谆教导,“虽然我没有研究过这个课题,但我们华夏在国际数学组有了解到大致方向。对于庞加莱猜想,不要总想着从低维到高维来推导。四维目前来说很难有人解决,我没想到你会有兴趣……”

         他说有兴趣而不是有能力解决,谁也不敢说这种大话,况且她还是个小女孩。

         他顿了顿,“或许你可以先做做庞加莱猜想的五维空间和五维以上的证明,理清一下思路,再去看看四维的。”

         沈清苏听完眼睛一亮,“谢谢老师!那老师再见?”

         “等等,你对数学有兴趣?”许国庆忙问,他教了一生书,数学好的学生比比皆是,有天赋的人也不少,但有兴趣的并不多,能专心研究下去的更没几个。

         “啊,是有点。”沈清苏预感不好,也只是有点而已,她可不想把兴趣发展成事业长期使用,毕竟她感兴趣的事情那么多。

         许庆国也没有再问,挂了电话后心潮有些澎湃,也许他能带出来一个数学家?想法不要太美好,他醒了醒神,暗哼一声,还不知道这丫头大晚上是不是来糊弄他的。

         他没少被一些古灵精怪的学生捉弄过,大半辈子什么学生没见过?还差这点见识不成!

         沈清苏挂完电话注意到孟韶雅还跪在地上,“你怎么跪倒了?”蹙眉上前拉她,“不会一直没动吧?”

         “你让我把话说完!”

         “起来再说!”沈清苏转身坐下,挑眉发现她依旧跪着,“你刚流产不久,跪在地上着了凉不好。”

         孟韶雅脸上一辣,“对不起,我不该想不开……”

         “你对不起的是简子裕,他为了救你差点把自己赔进去了。”沈清苏淡淡地说,“刚流产不久就跳海自杀,你知道你不是想死,而是想要扼杀你以后作为母亲的机会吗!”

         孟韶雅一惊,连忙摇头,“不会的,不会有事的!”

         “女人的身体自己都不爱惜,你还指望谁来?流产期间落了水,要是得了宫寒,没准会让受孕困难。”沈清苏可没有吓唬她。

         孟韶雅抬头时已经满脸泪水,既怕她说的事情真的发生,又被她嘴里吐出来的一个个流产二字刺激到。

         “苏苏……”她恳求,“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是我太没出息了!”

         “生气?没必要。”沈清苏淡嘲,“你就是太固执了!”

         此时此刻,说着这样话的沈清苏身上带着一股让孟韶雅心惊的成熟和犀利,逼得她手足无措。

         “还不起来吗?”沈清苏提醒,“说你固执你还真上道!”

         孟韶雅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踉跄了一下,“苏苏,我知道你在利用我!”她定定地看着眼前精致的女孩,语气确凿,“你知道我肯定会有这样的结果,你却没拦着。如果你真想拦的话,没有你拦不住的人,我也不会例外……”

         沈清苏丝毫不以为忤,听她说着,“而且你还帮了我,一次次的,你在帮我走入深渊……”

         “不过这都不怪你,是我自己的问题,如你所说,我太固执,不撞南墙心不死……非要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才肯罢休……”她自嘲一笑。

         “作为朋友,你该提醒的都提醒了,利弊都给我点到,也劝过我很多次,尽管你的阻拦很保守,我还是要说声谢谢!苏苏,谢谢你!”

         “但是那个时候的我却忘了你和沈君安是敌人。我这样尴尬的身份,竟然请求你帮我回到沈君安身边!有点可笑,要是我成功了立马会和你成为对立关系,苏苏……”她说到这里略一停顿,“你冷静得可怕!”

         “你以一个朋友的身份暗暗预谋这些事情……对不起,我说错了,你放纵着这样的结果出现并且喜闻乐见,我说得对吗?”

         沈清苏鼓掌三声,“继续!”

         “你知道我会和沈君安站在对立面,就像此刻一样,或许我会来找你甚至说这番话你都早有所料……”孟韶雅的声音渐渐变得有些害怕,再现自嘲,“如果没有这些,也许……也许你压根看不上我这种人吧!”指甲抠进掌心,“这样的我,连我自己都觉得恶心……”

         “你觉得我要是看不上你会和你浪费那么多时间?”她说,近乎刻薄,却让孟韶雅奇妙的心安下来。

         自由者号上,鳄鱼泥潭中,那一瞬间,她看到女孩奇特的眸光,自从她流产后苏苏再没和她说过话,她慢慢想通,细思极恐!

         现在说出来不是指责埋怨,事到如今,自己也没这个资格,更没这种想法。阐明一切不过是让她明白自己有这个价值,为她效劳的价值!

         “我跟在沈君安身边很多年了,他的生活习惯,和哪些人来往打交道,甚至某些公司机密……没有人会比我更了解!”

         “我现在和沈家的那些人势不两立,有人糟蹋了我的青春白费了我的心意,有人对我肆意侮辱,有人害死了我的孩子,有人冷眼旁观……没有人会比我更恨他们!”

         “我们孟家的确渐渐萧条,已经从贵族圈中退到三线都不如了,但是,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绝对不会有任何二话!”

         沈清苏撑着下巴,“这样说,你何尝不是在利用我来报复沈家那些人。”

         孟韶雅眼睛闪闪发亮,“苏苏,我想你明白的,互惠互利而已!”

         沈清苏笑了,“孟韶雅,我是真拿你当朋友,虽然你说的丝毫没错,在帮你的事情上我抱了自己的小心思,但我……从未预谋和设计,只是顺其自然,任它发生!”

         孟韶雅脸色一柔,“苏苏,我没别的意思,这件事全程都是我自己的选择。如果你从中阻碍,我反而会怨恨你,如果没有发生这些事情,恐怕我永远不会看清沈君安的面孔!我之前就说过了,那是最后一次,得到答案我就会心死!”

         孟韶雅看清了沈清苏的目的,却也没忘记她的真诚相待。

         射击比赛时,她不顾危险和输赢就来帮她;子弹飞来时,她一把将她推开护得周全;简子裕这个人,也是通过她认识。

         孟韶雅不知道她情绪失控的时候,沈清苏曾耗费精力给她催眠疗伤,否则她也不会好端端地站在这里好端端地说话。

         把话说开难免会有些难听,但袒露心迹知道对方的想法后,会变得更加团结和信任,心中也为之一松。

         沈清苏在她说完不久轻扬了下纤眉,这是她的一个习惯性动作,带着淡淡的高傲和不以为意,似乎什么东西都没被她放在心上,又或者,所有东西她都了如指掌!

         “虽然你说了那么多,但你也该明白,我不是非你不可!”站在决策者地位上的人绝对会估量每一个对她投诚之人的价值,孟韶雅说的这些,于她来说可有可无,沈家,她不愁着没办法对付。

         孟韶雅咬了咬唇,原本想要放到最后的东西,她拿了出来,“Arlen·Albert,这个人,沈君安在和他合作。呵呵,说合作太好听了点,沈君安就是他手下的一条狗,帮他办事,包括一些黑道里面的交易……”

         沈清苏立即蹙眉,Arlen·Albert?为什么有点耳熟?

         孟韶雅看出她的疑惑,“这个人是Y国的……”

         “等等!”沈清苏打住她,豁地一声站了起来,眉头紧拧,她想了起来!

         Y国,欧洲,黑道,神秘组织……她似乎有线索了!

         爸妈失踪的地方就在欧洲,欧洲最大的黑道组织……初遇白瀚月时,在地下车库遇到狙击他们的人就是几个外国男人……还有当初追杀她致她不得不带车跳海,最终却身死重生的人,也是一些该死的外国人!

         连白瀚月都忌惮而不愿对她说出的这个名字,Arlen·Albert,肯定就是他!顶着Y国贵族伯爵身份却做着黑道头目的黑主教教父!

         沈清苏知道这个名字,却对其知之甚少,黑道的事情她没接触过,也从来没有往这个方向上想过。

         现在想想,沈君安和李兴泰有联系,李兴泰又是让爸妈失踪的直接凶手,而如今孟韶雅说,沈君安不过Arlen·Albert的一条狗!

         每条线索都指向这个人!

         沈清苏有些恍惚地坐了下来,难怪白瀚月不愿告诉她,难怪屡次快要接触到这个人时,心头的危机感会空前高涨。现在知道就彻底明白了,如果她的敌人是他,恐怕她很长时间都不是对手!

         孟韶雅发现她的情绪有些低落,担忧,“苏苏,你怎么了?”

         “你知道怎么接近敌人吗?”沈清苏幽幽地问。

         孟韶雅以为她在说自己的事,心一沉,“我会想办法回到沈君安的公司帮你……”

         “不需要!”沈清苏断然否定她的想法,“你现在不要想太多,好好养好身子,我有需要的时候一定会找你。至于沈家那几个,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六月的最后一天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沈清苏和沈君念来到了圣元。

         这两只学霸都有些任性,在邓校长满脸怨念下,简单地说明了下原因就被赶到教室来。

         今天期末考,两人都没有穿校服,沈清苏穿着长及膝盖上方一点的简单黑色T恤裙,白皙嫩滑的肌肤更显光洁剔透,阳光似乎穿过她的身体,整个人都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T恤裙上印着一个炫彩英文单词yummy,充满青春活泼的气息,更何况灿烂的笑容一直没有从她脸上落下,沈君念看着她,嘴角翘起好看的弧度。

         似乎有意无意,他穿着同款男士T恤,白色的,干净清冽,走在路上的时候,沈清苏差点以为自己看到了她理想中的沈君念!

         肆意飞扬的阳光少年,他可以奔跑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也可以嚣张地和别人玩着赛车,或者站在主席台上激情演讲,被一大堆花痴女生包围也没关系,每天收到一大筐情书她会一个个拆开帮他挑选中意的女孩……

         最起码他是向阳的,不孤单的,被俗事缠身才活得像个样子。而不是围着她打转,视线里除了她再没有别的风景……

         高一A班此刻正在做考前准备,收书的收书,缴纳手机的缴纳手机,和蕙臻将几本书抱到前面的桌子时看到了沈君念,惊喜就这样突如其来,“君念!”

         刷刷刷!一大堆目光齐刷刷地看向门口!

         严小恪小胖子眼冒桃心看着出现在门口的女孩,他吸了口口水,“女神!”

         如果他们的视线都是针,沈清苏觉得自己快被戳成了筛子,这是她以前经常受到的“待遇”,早已习以为常,所以她的微笑不变,淡淡地点了下头,“老师!”

         许国庆一脸严肃,“进来考试吧!”

         两人淡定地走了进来,顶着所有人的目光。沈清苏从沈君念手中接过书包,眼睛搜寻着空位,沈君念正要拉住她带到自己的座位旁。

         “不要找了,你坐在这里考!”许国庆站在讲台上对着沈清苏说。

         沈清苏回头看过去,跟着一起看过去的是全班学生,他们看着讲台旁边特地安放的一张课桌,眼皮子跳了跳。

         这还没从等待良久的新同学终于出现的巨大震惊中恢复,还没从新同学是个大大大的小美女的惊喜中冷静下来时,他们有些古板的老班竟然主动找她麻烦了!

         沈清苏嘴角一抽,看来她被特殊对待了,不过没关系,哪里都是一样。

         于是全班同学看到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讲台旁,和他们面对面,乖乖的坐姿,神情也乖巧至极,啊啊啊!想捏想安抚!

         “老班,你还让不让我们好好考试了?”有人发出抗议。

         “小美女同学,你来我们这里坐吧!”有人站起来招呼。

         “许老头,你有没有人性了?以大欺小!人家得罪你了吗?干嘛让人家女孩纸坐在那样尴尬的位置!”这是个声音温柔面容粗犷的少女。

         “闭嘴!”许国庆脸一唬,“不想考试都给我滚出去!修不够学分……留级!留级!留级!”

         咔擦!有心碎的声音响起,哗哗哗,他们连忙正襟危坐,一脸我们准备好了的表情,目光却落在沈清苏身上,愧疚,抱歉,心疼……看得拿出笔的沈清苏有些讶异,发生了什么吗?

         “你有意见?”许国庆站在讲台上看着她的发顶,此刻沈清苏将乖学生演到了极致,许国庆看着她,觉得她每根发丝看起来都那么乖巧!

         突然有些心虚,他不是要故意为难她,谁叫前阵子她不来上课,沈君念他都敢照骂不误,她也不能除外!

         沈清苏摇头,“没有意见。”接着朝底下的沈君念眨了眨眼睛。

         沈君念放下心来,这样的感觉很奇妙,在他们都觉得考不好试的时候他却一身动力!

         一定能考好!

         第一场数学考试开始了。

         前二十分钟,不断有人抬头看她,你一眼我一眼的,看了第一眼还想看第二眼,这种感觉就像小时候家里面突然添了只小猫咪,老是忍不住跑去看一看,摸一摸,抱一抱。

         然后看到她认认真真地埋首奋笔疾书,刷刷刷写得极快,这让他们有些紧张,可不能考砸了!很快被她身上的气息感染到,他们静下心来答题。

         花了二十分钟,沈清苏写完一张卷子,此刻教室一片死寂,她抬头发了一会呆,发现实在无聊得很,乖学生也装不下去了,就朝许老师挥了挥手,压低声音问:“老师,我可以交卷子了吗?”

         什么!前面有几个耳尖的人分心听到,他们还在做选择题她就要交卷子?

         别跟他们开玩笑啊嘤嘤嘤,心好方,快写快写!

         许国庆脸一拉,二十分钟就要交卷子?本性暴露了吧!又想挑衅他!“写完好好检查检查!”

         沈清苏看到他背着手离开有些无奈,只好在剩余的草稿纸上推算起上次没有计算完的庞加莱四维。

         五分钟后她再次朝他打了个小声的招呼,“老师,草稿纸不够用了,请再给我几张。”

         拿到草稿纸的沈清苏开始投入大量的计算中,许国庆原本瞪大眼睛监考,不经意走到沈清苏旁边发现她在写什么后,立马惊得走不动路,在她身后看了起来。

         她的运算极快,看得许国庆眼花缭乱,就m发现她的右手一直没有停下来过。桌上的草稿纸被她写得满满的,试卷随手放在一边,他随便看了几眼,眼睛一闪。

         底下有不安分的学生看到许老头的注意力被她吸引了过去,立马琢磨着作弊。

         沁阳戳了戳沈君念的后背,“帅哥,江湖救个急呗!”

         严小恪早就做好了小抄,拿出来的时候顺便在嘴里塞了把薯条。

         嗯唔嗯唔……不会吧!命中率竟然如此之低,连个相似的题目都没有!许老头又出古怪的题目给他们做了!

         直到可以交卷时,沈清苏沈君念一前一后出了教室,留许国庆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里,此刻他手里攥着沈清苏那几张草稿纸,激动得双眼发红!

         ------题外话------

         某习明天也要期末考试了,第一门,祝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