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奏响勃兰登堡的国际歌!
        (今天的大选结束了,但我还是想说,川主席万岁!)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一如既往地维持对党和对总书记台尔曼政策的忠诚,在神圣伟大的红色光辉所触及不到的阴暗角落里,依旧有人对内心所坚信的信仰产生了动摇,还有一群肮脏的,被纳粹和腐朽的资产阶级所腐蚀的蛀虫。执行路线错误的季米特洛夫是第一个,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罗曼诺夫与他的约谈,只不过向所有不忠诚的人发出一个危险的信号。

         红色帝国的领导人,伟大的精神导师,他回来了。

         他将领导德国的革命,带领德国的工人阶级走向真正胜利。

         不是与魏玛政府妥协,而是对所有右翼势力和资本主义联盟的清洗。

         过了今晚,天启的履带将会碾碎纳粹所有的希望,钢铁机器人的利爪粉碎资产阶级无耻的阴谋。在复合装甲面前,枪膛里射出的钢芯子弹根本无法阻拦天启的前进。在绝对的钢铁军团面前,组建起来的政委将拿着名单挨家挨户的搜查那些红色政权的敌人,并且将哭丧着脸的资本集团成员击毙在威廉大街尽头血迹斑驳的墙上!

         这就是他们剥削民众,镇压工人运动的代价!

         资产阶级的末日已至,苏维埃的光辉将笼罩德意志。

         而现在,没察觉到危机将至的兴登堡总统还在欣赏着柏林的月色。

         尽管知道国会大厦发生了一场震惊柏林的火灾,但是他已经老了,老的有些走不动了。原本作为照亮德国前进的精神支柱黯淡的同荧光。他陈旧的思想和狭隘的观察力饱受魏玛政坛的指责,就连好友鲁登道夫已经离他远去,与他一同衰老的,还有日落西山的魏玛共和国。

         魏玛已经老了,德意志需要新鲜的血脉。

         宴会结束之后,原本已经离去的副总理冯·巴本又折返。当他站在体态臃肿到需要拐杖搀扶的魏玛总统面前,他脸色尴尬。

         “怎么了?”

         兴登堡盯着地板上的大理石砖块的花纹,搭耸着眼皮,神情疲倦。养尊处优的生活让他的健康江河日下,他似乎已经意识到自己跟整个政权,都时日无多。唯一能做的,就是将魏玛交付到值得托付的领导人身上。毫无疑问,在政党中拥有庞大影响力的希特勒将会是这个国家新一任的领袖。

         冯·巴本欲言又止,“国会纵火案现场抓到了几个纵火犯人,只是……”

         “只是什么?”

         “他们是纳粹的党卫军的成员,兴登堡总统。”

         兴登堡拉怂的脑袋稍稍抬起,总算对冯·巴本所说的话提起了兴趣。

         “你是说刚刚赢得大选的纳粹党纵火烧毁了国会大厦,这怎么可能?”

         听到这句话,冯·巴本暗松了一口气。

         “是的,我们也认为这不可能。所以这背后有着不可告人的阴谋,我希望能够给予我们足够的时间,查出幕后主使到底是谁。”

         即便是寒冷的冬季,巴本也能感觉到从汗腺里渗透出来的冰冷体液浸湿了他的衬衫,政治阴谋所散发的冷意从他的脊椎一直传送到大脑皮层,将这不单单关系到纳粹党的命运,还关系到他个人的未来。

         兴登堡明显不相信对方所说的话,他摆了摆手,命令冯·巴本彻底查明事情的真相,“我不相信纳粹党会做出这种事,所以还需要冯·巴本总理调查清楚这件事。我也不想让某些别有用心的政党抹黑纳粹和保守党派,你懂吗?”

         在他看来,魏玛国内的心腹大患就是工人党与社会民主党,他们才是阻碍工业资本主义发展的巨大阻力。

         “我明白,兴登堡总统。”

         冯·巴本的嘴角勾勒出阴谋得逞微笑,兴登堡总统的应允意味着将“纵容”纳粹犯下的失误,如果可以的话,在纳粹党的运营之下,他们还能将污水泼到共产党的身上。

         此时管家走了过来,毕恭毕敬的弯腰,对兴登堡总统说道,“德共党主席台尔曼求见,兴登堡先生。”

         兴登堡与巴本相视一眼,后者明显心虚,带着无力的笑容。

         巴本看到昂首阔步向自己走来的台尔曼主席时,感觉产生了错觉。穿着黑色呢料风衣,精神矍铄的德共主席完全不像置身于政治漩涡的倒霉家伙,更像引领革命胜利的领导者。

         而且还带着一种无法名状的压迫感。

         现在台尔曼的精神非常不错,就像灌了一瓶高浓度的伏特加再加上共产主义精神加持洗礼之后的国际主义战士,一如既往的坚定自己的信念。

         巴本在心里暗暗的诅咒,“该死的,那个活在东欧冻土的野蛮人到底给日耳曼人灌了什么迷魂药,才能让他这样坚信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

         昂首挺胸的台尔曼轻蔑的望了对方一眼,转过头对垂老的兴登堡总统说道,“兴登堡总统,根据可靠的消息,纳粹党试图烧毁国会大厦,来实现驱逐其他党派的阴谋。我建议立刻对纳粹党的活动进行隔离审查,并且成立专门的人员调查国会大厦纵火案。”

         “哦?”副总理巴本反问对方,“但是我们却认为这是共产党员栽赃陷害的阴谋,因为你们和社会民主党没有在大选中取得绝对的优势,所以试图利用国会纵火案来陷害刚刚担任总理职位的希特勒先生。正好我也要向兴登堡总统宣告这一件事。”

         两个人都将目光投向兴登堡,等待对方做出指示。

         从1918年开始就将工人运动视为眼中钉的兴登堡绝对不会认同台尔曼的做法,他否定了台尔曼的纳粹党审查要求。

         “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司法机构和警察部门都无权对纳粹党提出监禁和逮捕的要求,知道整件事情水落石出之后,魏玛警署才会依法逮捕。还有,从现在开始纳粹党停止一切活动,接受共和国最高法院的调查。”

         兴登堡支撑着拐杖,咳嗽了几声。看似都给双方一个警告,而实际上兴登堡还是偏袒了希特勒。

         冯·巴本笑了,他知道纳粹党的危机已经过去了。

         台尔曼也笑了,他对魏玛共和国国会的最后一丝希望已经破灭。

         【你看见了,我们的妥协和斗争并不能征服那些资产阶级的代表。】

         【他们会想尽一切包庇肮脏的罪行,即便你们代表了正义。】

         【革命,只有革命才是魏玛人民唯一的出路。】

         【请遵循伟大的导师,罗曼诺夫同志的领导。】

         萦绕在他脑海之中的尤里之声,一直向他指明一条清晰的道路,用钢芯子弹,用钢铁的履带和燃烧的炮火,惩戒德意志人民的敌人!

         台尔曼裂开被冷风亲吻而干涸的嘴唇,钢铁的意志已经贯穿他的骨髓,让他无条件的执行尤里下达的命令。

         “我并不是向兴登堡总统报告这件事,而是向魏玛政府通知我们的行动。”

         台尔曼骄傲的挺起胸膛,在尤里的控制之下,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罗曼诺夫已经编好的台词。工人阶级的革命无需得到资本家的认可,因为他们是在创造自己的未来。

         一个没有剥削与压迫的未来!

         兴登堡的内心涌起不祥的预感,他望向台尔曼,就像看见工人阶级革命精神导师的影子。站在他面前的不是无能的德共领导,而是伟大的列宁。

         “我们将会发动所有饥寒交迫的工人,那些被剥削压迫的平民,你们无法阻止为真理而沸腾的热血,也无法阻拦我们打破旧时代的枷锁的战斗。资产阶级为代表的旧时代将会过去,柏林,勃兰登堡州,乃至整个德意志,将会迎来一场伟大的红色革命,无产阶级的政权,将会在倒下的资本主义尸体上浴火重生!所有的一切,就从今晚的清算纳粹党的****开始。”

         那些钢铁的怪物,巨型的陆地巡洋舰,就是德意志共产党发动革命的资本。

         钢铁的意志从不畏惧任何的阻拦。

         他们会用炮火撕碎所有法西斯的胸膛,用革命的鲜血将会染红引领他们前进的旗帜。

         德意志永垂不朽。

         苏维埃,万岁!

         “混蛋!你们这是想造反吗?”

         气血涌上兴登堡的头脑,那张黯淡无血色的脸也开始涨红,他没想到台尔曼会在自己面前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

         而站在一边的冯·巴本已经面无血色。

         “我们不是想造反。”

         台尔曼很冷静的回答,声音在空旷而华丽的寝宫里扩散回档,成为吹响红色宣言的前奏。

         “我们是要革命。”

         “在德国领导一场伟大的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