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六章:萧导师?萧师兄?
        “丫头?”赫长老见沐芊墨一直皱着眉,显然有难言之隐一般,心下立即明白,也不多问了,直接拉着沐芊墨走到他的药桌前:“看你的样子应该是不太方便说吧?既然如此,老夫我也就不逼你了,但是这丹药确实比我之前所炼制的丹药要好太多,你能当着老夫的面再炼制一次吗?”

         沐芊墨思考了许久觉得当场炼制也无不可,只有萧导师与赫长老在这,而且分班那天炼制时好像也没有被看出,她笑了笑道:“赫长老,您不用客气,虽然我不能告诉你那另外一方面是什么,但现场炼制一些五行血凝丹给您,还是可以的,希望您不要怪学生。”

         “不怪不怪,老夫虽然痴迷炼药,但也不是强横无理之人。”赫长老一听沐芊墨准备给他炼制大把的五行血凝丹,顿时激动的一直扯着自己的胡须。

         赫长老慢慢的站在一旁与萧锐泽观察她炼制丹药的过程,此时的沐芊墨望了望药桌上的药材,通通已经处理得十分精致,只需要她动用体内的五行元素的魔力将其炼制即可,她将药桌上的药材犹如当日那般全部放入炼丹炉里,赫长老看到这一幕时,心都提了起来,这样炼药不是会炸炉的吗?他和当初第一次见的学生一般的疑惑。

         但他却始终没有出声,他选择相信她,这丫头绝对不简单。

         沐芊墨把最后一株药材放入炼丹炉里,便开始双手平放在炼丹炉的两侧,渐渐的开始释放着光芒,待五种元素的光芒都褪去之后,炼丹炉的盖子也渐渐的打开了,传来之前的那种药香味,一闻就觉得十分的舒畅。

         沐芊墨将炼丹炉里的五行血凝丹拿了出来,一一的装在桌子上的药瓶当中,总共十瓶五行血凝丹,她的额头上也开始冒出了几滴汗水,她没来得及擦拭便走到赫长老的跟前,有些疲惫的说道:“我已经炼制了一百枚,分别装入十个药瓶里。”

         而赫长老也似乎明白了她所说的另一方面,他刚才就看的清清楚楚,这丫头是用的魔力炼丹,而且她体内的魔力与他们常人的魔力十分的不同,很混杂,却又很强大,他有些不明白,但这丫头绝对是个炼药天才,才短短的一个时辰内,就炼制了一百枚凡品八星的丹药,而且用的还是魔力炼丹,就连他,想要魔力炼丹,都得事先服用固元丹,来保持自己的魔力不至于半途枯竭,可她的魔力就如同这空气一般,源源不断,不会枯竭。

         “丫头,可愿意拜老夫为师?”如此天才若不纳入自己门下,他是绝对会后悔的,他赫司至今也才收了萧锐泽一个徒弟,而且也并非自己开口收下,而唯独这沐芊墨让他有种不想放弃的想法。

         沐芊墨当然看出了这赫长老的炼药等级,二阶药皇,在这世界上似乎是屈指可数的炼药师了,她立即跪在他的面前,并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

         “好好好!快起来吧丫头。”赫长老立即将她扶了起来。

         然而旁边的萧锐泽彻底的懵比了,这好端端的是自己的学生,原本也有意收她为徒,这下倒好,直接拜了自己的师傅为师,那岂不是要喊她一句‘师妹’?

         沐芊墨有些恶趣味的瞥了瞥萧导师,嘴角微微的上扬着:“萧导师...啊不!萧师兄!?”

         萧锐泽听她喊自己师兄,瞬间鸡皮疙瘩全部冒了出来,这哪跟哪啊,他转身有些委屈的看了看赫长老:“师傅,她拜您为师有些不合适吧?她是我的学生。”

         赫长老本来看着沐芊墨一脸的和蔼,看向萧锐泽时却是一脸的严肃:“你个臭小子,老夫要收谁为徒你管得着嘛?叫师妹!”他一副不可反抗的模样,让还想说些什么的萧锐泽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他有些不情愿的看着沐芊墨小声的叫到:“小...师妹。”

         沐芊墨见他这副囧样‘噗哧’的笑出了声,原来一直严肃恭谨的萧导师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经过一下午在赫长老房间学习炼药知识,自己对于炼药方面更加的了解了,赫长老丝毫没有隐藏自己所知道的,他就没差一天的时间内把所有的只是全部灌入沐芊墨的脑海里了,不过沐芊墨还是感觉特别的幸运,能遇到如此实力强大的炼药师傅,而且还那么的尽心尽力教导自己。

         许久过后,萧锐泽与沐芊墨走出了这栋高塔,在出门口时,萧锐泽站在前面严肃的说道:“虽然你已经拜了我师傅为师,但你还是我的学生,尽量不要喊我师兄,知道了吗?”

         “是是是,知道了,萧师兄!”沐芊墨故作捂嘴状:“啊,忘了,萧导师!”

         萧锐泽被她这副模样气得直接朝另一个方向走去,而沐芊墨则在原地无奈的耸了耸肩。

         她在返回宿舍时,见小河的景色有些美丽,便停留了一会儿,可就在这时,小河上的小桥上赫然站着两位身影,她不禁的向前走了几步,是他们!冷语柔与玄珩!

         “珩,我可以这样叫你吗?”冷语柔一脸的娇羞状。

         “柔儿,当然可以。”李真假扮的玄珩早就看到了不远处的沐芊墨,所以才会故意拉着冷语柔来到这小桥上。

         冷语柔更是娇羞了,她微微的将身子前倾,而李真也缓缓的将她拥入怀中。

         “其实,我一早就喜欢你,只是见你与小墨走的比较亲近,一直不敢靠近你。”冷语柔故意提起沐芊墨,就是想知道玄珩心中到底有没有喜欢她。

         可这玄珩只是李真,此时他只知道要让沐芊墨看到自己与冷语柔亲近,所以他缓缓的捧起冷语柔的小脸,温柔的说:“柔儿,我与沐芊墨并无任何关系,我从一开始见到你的那一刻就爱上了你。”

         “可是...”

         冷语柔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玄珩紧紧的吻住了她的樱唇,两人在小桥上热烈的拥吻着。

         沐芊墨见状失落的转身离去,玄珩!如果这就是你的选择,那我便看错了你。

         李真自然看到了她离开时的那种失落眼神,嘴角微微的扬起,沐芊墨!这就受不了了吗?

         沐芊墨失魂落魄的走回了宿舍里,艾莎原本还在看着炼药的书籍,她今日并没有去炼药学教室,一直都在宿舍里,可刚才却听到云驰那夸张的说着炼药学里发生的事,心里也十分的担心着沐芊墨,这会见沐芊墨平安的回来,连忙跑了过去,她担心的问道:“小墨姐,萧导师带你去哪里了?你没事吧?”

         沐芊墨还是失魂落魄的摇了摇头:“没事。”

         “真的吗?”艾莎有些不相信,她一脸的失落模样,怎么可能会没事呢?

         沐芊墨强行让自己笑了笑:“真的没事呢,我已经拜入赫长老的门下了,这是好事,我怎么会有事?”

         艾莎作为一名专业的八卦,没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这赫长老传闻脾气臭的要命,但却是个药皇,没想到小墨姐居然能拜他为师,那还真是个好事呢,可她为什么还是绝对小墨有些不正常,她不解问道:“那你怎么看起来好像不开心,我听云驰说了,那个冷语柔根本就是个坏心眼,你也别太不开心。”

         沐芊墨欣慰的看着艾莎,还是摇了摇头:“我真的没事,冷语柔这种人不值得我不开心。”

         “那就好。”艾莎见沐芊墨一直强调自己没事,自己便也不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