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白莲如雪
        “这是...怎么回事?”

         此刻席上的皇上已经惊讶的直起了身,他直直的盯着沐凌天,希望能从他这个父亲口中知道些什么,可沐凌天本人都还沉浸在沐子皓消失的地方,皇上见他好半晌都没有回答自己,便有些微怒:“沐卿家!?”

         沐凌天这会才反应过来,他跌跌撞撞的走进擂台,吓得是浑身冒冷汗,他哆哆嗦嗦的跪在擂台上回答着:“回禀...皇上,臣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沐卿家是说你也不知道沐子皓为何如此诡异吗?嗯!?”

         不愧为帝王,那说话的语气都带有十分的震慑,沐凌天一听皇上后面那句‘嗯!?’顿时觉得难逃一劫了,他不断的磕着头,根本不顾额头上有丝丝鲜血流出:“皇上恕罪,皇上恕罪啊!臣真不知道啊,皇上!”

         “罢了罢了,看你也是真不知道,退下吧!”皇上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在他面前流血了,他厌恶的对着沐凌天甩了甩手。

         “遵旨,臣...告退!”

         但沐芊墨却没有放过沐凌天那临走时的奸笑,他果然是知道些什么的,那日沐子然说沐家联合了神秘组织?难道就是沐子皓如此诡异的源头吗?

         那擂台席上的皇上微微的揉了揉太阳穴,他不知为何,今年的比赛似乎比往常更为复杂啊。

         “皇上,您又犯老毛病了吗?”旁边的小太监见皇上难受的神情便问道。

         “无碍,比赛继续吧。”皇上皱了皱眉便说道。

         主事者这会压了压心中的不解,高声的宣布着:“最后一场,沐芊墨胜。接下来三轮进行最后一次抽签,同样,数字大的可优先轮空一回合。”

         擂台下方的陌寒澈和冷语柔纷纷的走上擂台,与沐芊墨一起进行抽签,巧的是首先轮空的居然还是冷语柔,而她却要对战陌寒澈,真是上天作弄人啊!

         “第一轮空冷语柔,沐芊墨对陌寒澈开始!”主事者说完便将抽签盒拿下了擂台,在一旁观战。

         而冷语柔则恶狠狠的盯着沐芊墨威胁道:“沐芊墨!你最好别伤寒哥哥一根汗毛,不然我要你好看!”她非常担心着陌寒澈会和刚刚的沐子皓一般,被弄的浑身是伤,但她显然多虑了。

         “小墨,没想到会是我们一起对战。”陌寒澈温柔的对着沐芊墨笑着说道。

         “我不愿帮沐家夺得第一,更不愿和你对战,所以这一战我不战!”沐芊墨上擂台本就是为了保护他不被沐子皓所害,如今沐子皓已经消失了,那她也确实不想比下去了。

         “小墨,你能走的更远,来吧,让我当你飞往天际的垫脚石。”

         陌寒澈清澈的看着对面的沐芊墨,要是可以,他也不愿与她对战,但他知道,虽然她如今的光环已经非常的明亮,但她绝对不是只能到这样的地步,她还可以更强,她还可以站在这世界的顶端,而他愿意助她夺得这天下!

         “寒,要傲世苍穹,我也绝非需要朋友的垫脚石,而这比试也并非将我止步于此。”

         沐芊墨当然想傲世这世间,重活一世,她自然不想继续任人操纵,她要为自己而活,但她是说什么也不会和朋友对战,朋友是用来一起上阵杀敌,一起勇闯天下的!

         就在沐芊墨准备向主事者宣布弃权时,陌寒澈竟然快他一步说了出来:“我弃权!”

         她诧异的看着陌寒澈,她想要弃权,是因为她清楚的知道陌寒澈是代表着陌家的荣耀,如果让他和冷语柔对战,一定可以赢,她看的出冷语柔喜欢着他,他要夺得这第一轻而易举,可他居然在她前面说出了弃权两个字。

         “什么?”

         “我没听错吧,陌家大少弃权了?”

         “什么情况?”

         擂台下方所有人都议论纷纷,他们都觉得陌家大少怂了,他看到沐子皓那下场,所以他害怕了,他弃权了,众人都鄙夷着看着陌寒澈。

         沐芊墨听着周围不断的传来鄙夷声,她咬了咬唇心一狠散发着全身的魔力镇压着那些说陌寒澈不好的人。

         ‘嘶’

         众人纷纷感觉到有股压力从上到下的压着他们,这是那黑衣男子出现的时候才有的状况,为何现在他们又感觉到了这样的压力,难道黑衣男子又发力了?

         “小墨!不要这样。”陌寒澈也感觉到了那股压力,他看着那微眯着双眼不断的释放压力的沐芊墨,他虽然感动但也制止了她,他有能力让众人不会这样看待他的。

         “呼!”片刻所有人都才得以呼吸,那压力随之散去。

         “陌大少,请问你当真要弃权吗?”主事者以防万一的再次问道。

         而陌寒澈则对着沐芊墨轻轻的笑道便说着:“是的,我与小墨乃好朋友,今日要我们好朋友之间对战,我做不到。”说完还不顾对着沐芊墨眨了眨眼。

         沐芊墨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陌寒澈,这明明是自己不愿和好朋友战斗,他倒好,拿自己的理由说事了。

         而那些底下的人也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便也不再鄙夷的看着陌寒澈了,却纷纷又用一种我懂了的表情看着擂台上的两人,有奸情哦!

         陌寒澈无奈的耸耸肩便朝着沐芊墨说道:“小墨,加油!我先下去了。”

         沐芊墨也算接受了他的好意,现在只剩下和冷语柔对战了,此刻在主事者的宣布下,冷语柔眯着双眼盯着沐芊墨便走向了擂台。

         “沐芊墨!说,你和寒哥哥什么关系!”

         冷语柔此话一出,众人又的一阵哗然,这什么情况?两女争一男的戏码吗?

         “朋友。”沐芊墨很不喜这种女人,对着男人的时候娇娇滴滴,对着别的女人时恶狠狠。

         “哼!我才不信,寒哥哥肯定是被你给迷惑了,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你。”

         只见刹那间冷语柔冷哼一声,双手微微抬起,手上的衣袖突然窜出两条粉红色的衣带,她手握着衣带,两手一挥,长长的衣带就带着阵阵的旋风在空中划出了一条凌厉的弧度,那带着丝丝的响声,似乎想把这空气都给撕裂了。

         沐芊墨挑了挑眉,双手平放在胸前,双眼邪魅的看着冷语柔,突然,从沐芊墨的额头上迸出一道光芒,那银色光芒带起了周围阵阵的狂风,而她却在这狂风之中屹立着,乌黑的长发在随风而荡。

         不一会儿,那银色光芒逐渐的淡了下去,顺着沐芊墨的眉间消失开来,而在沐芊墨的双手上,也出现了那把无体的笛子。

         沐芊墨往空中一掠,单脚悬浮在半空之中,她缓缓的将笛子放在嘴边,她微微的垂下眼眸,一阵撩人心魄的笛音便从笛子当中漂了出来,不同于往常所吹奏的曲子,之前吹奏的曲子会让人越战越勇的感觉,而现在吹奏的曲子却带着一股傲世这苍穹大陆的霸气,凤凰涅槃重生,还会是当初的那个废物吗?

         而这霸气是浑然天成的!沐芊墨忘乎所以的吹奏着,她的长发不断的飘摇着,此刻她的样子,让无数的少男为之疯狂。

         橙色的笛音朝着冷语柔渐渐的飘去,看似柔和,却实则柔中带刚,在你沉醉于这笛音之中的时候,它可以轻而易举的取人性命。

         而冷语柔则挥动着粉红色的衣带,她在这笛音之中不断的旋转着,她的眼中开始染上了凝重之色,果然不能小瞧这区区的中级魔法师。

         不管什么时候,冷语柔都不会让自己犯下轻敌的错误,能够轻而易举的将沐子皓逼得消失,又怎会没有任何本事呢?

         冷语柔迅速的在这笛音之中躲闪着,也找寻着可以突破的契机,而沐芊墨此刻双眼寒光乍现,她傲立在这半空之中,她眉间的白莲竟然开始浮动着,片刻的时间,只见沐芊墨的脚底下不知何时多了一朵白莲,白莲如雪,这雪白的颜色好似染白了这整个擂台。

         而所有人都纷纷的开始打着颤,不知怎么回事,这天气突然变得极其的冷,所有人都开始哆哆嗦嗦的冒着寒气。

         沐芊墨自己也惊讶的看着底下多出来的白莲,她从来都不知道这白莲还可以召唤出来,她在这雪白的擂台上狂傲的大笑着:“今日,谁敢阻我!”

         擂台席上的帝君则欣赏的看着沐芊墨,更是熟悉的望了望她脚下的白莲,真是许久未见了呢。

         “哥哥,姐姐她...怎么了?”仙吉尔不解的看着那踩着白莲屹立在半空中的沐芊墨,歪着头脑问抱着他的帝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