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八章:沐子皓是魔界之人
        扶苏立即又朝着沐子皓的脸上给了两圈,因为被沐芊墨用魔力禁锢了,所以他现在根本就是站在原地不能动弹,还不能还手,这感觉,让扶苏暗暗道爽。

         “沐芊墨!!啊!你这个变态!!”沐子皓被打的怒火中天,可就是不能还手!

         沐芊墨勾了勾唇,走到他的面前将他手上的空间戒指取了下来。

         “喂!你干嘛!快还给我!”这里面可有他好不容易挖出来的磨矿啊!

         沐芊墨并没有将空间中的东西都倒出来,反而一脸笑意的说:“沐子皓,你说你大半夜的去我其他的城池做什么?”

         沐子皓冷哼了一声:“哼,你管我去干嘛,快点把戒指还给我!”

         “哦~你若不说,我可就不还你戒指呢。”沐芊墨故意将他的戒指在手中把玩着。

         沐子皓狠狠的咬了咬牙,这时晕厥过去的安华也醒了过来,他有些难受的站了起来,却见沐子皓一动不动的站在身边,眼前更是在城主府的大厅中,沐芊墨与其他人就这样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两个。

         “家主……怎么……怎么回事?”安华整个人还在状况外。

         沐子皓真想一巴掌拍死这死奴才,若不是他提议去偷磨矿,自己怎么会这样狼狈的被沐芊墨抓住。

         还没等沐子皓开口大骂他呢,扶苏又一掌劈了过去,安华瞬间又晕倒在地上。

         “太吵了。”扶苏拍了拍手上的灰尘:“领主,我任务完成了,我得回去睡觉了,以后这活能不能换人个干,求公平对待。”

         沐芊墨扯了扯嘴角:“行了,让你干点活一堆怨言,以后好事不告诉你了,去睡吧。”

         扶苏的脚刚走出大厅没几步,立马又笑嘻嘻的跑了回来:“别啊,领主,我干还不成嘛,千万别克扣我的福利啊。”

         陌寒澈以及冥炎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扶苏,话说你的节操呢?

         沐芊墨无奈的看着他:“好了,快去睡觉。”没看见她还要忙吗?

         扶苏故作抽泣的样子说:“那你一定不要把我的福利扣掉,我很认真的。”

         沐芊墨感觉有汗从她额头上掉落下来了,这扶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二,果然是跟云驰待久了的原因吗?

         扶苏总算回自己房间去了。

         沐子皓感觉自己又被忽略了,他顿时又大喝道:“沐芊墨,快把戒指还给我,把我们放了,我是沐家家主,你这样对待我,你胆子太大了!!”

         不说,她还差点忘了呢,沐子皓已经是沐家的家主了呢,沐芊墨轻笑了一声:“沐家家主?哼,你不说我倒还忘了呢,不过那又如何,沐家这种小家族,我分分钟灭了你信吗?”

         “哼,沐芊墨,你别忘了你也是姓沐,沐家是你的主家,你残害自己父亲,差点灭了整个沐家,现在又要害你的亲哥哥不可?”沐子皓几乎是吼出来的。

         沐芊墨直接给了他一巴掌:“哼,主家?若我没记错,沐凌天根本就不是我的父亲吧,你们纵火害我母亲,居然还自称是我的父亲与哥哥!”

         “你怎么知道的?”沐子皓惊讶的看着沐芊墨,这事除了他与父亲根本没有人知道的啊。

         “你以为能瞒得过我吗?沐子皓!别以为你们做的事就没人知道,想以这个来套近乎,你似乎太笨!”沐芊墨直接鄙视的说。

         沐子皓恨恨的咬了咬牙,怪不得这几次沐芊墨都如此的羞辱他,原来……原来她早就知道自己与沐家毫无关系,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废物渐渐的脱离了他们的掌控,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让所有人都唾弃的废物会变成如今这般光华!?

         沐芊墨也不多和他废话,直接将戒指中的磨矿倒了出来。

         ‘叮叮当当’的声音落下来。

         只见他的空间戒指中倒出了差不多三大块磨矿,加在一起大概也有五斤左右了,沐芊墨看着这些磨矿说:“哎呀呀,这些磨矿是你偷来的吗?”

         “不是!!”不能承认,绝对不能。

         沐芊墨右手轻轻的捡起一枚磨矿握在手中:“不是吗?可扶苏抓住你的时候你刚好在我的城池中挖磨矿呢,还想否认?”

         沐子皓此时只是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可他却已经不再说话。

         沐芊墨见他这副模样,右手微微的用力,磨矿在她的手中瞬间变成了粉末,她直接将粉末吹到沐子皓的脸上。

         “咳咳,沐芊墨!你在干嘛!?”磨矿的粉末进入了他的双眼之中,微微的刺痛感让他有些睁不开眼。

         沐芊墨却又捡起一块磨矿冷笑着:“你不是想要磨矿吗?”随后又用力将磨矿捏碎:“我就是捏碎它,也不会给你!”

         “沐芊墨!你他妈的有病!!”沐子皓用尽全身的力气在吼着。

         沐芊墨听到这话直接将地上剩余的一块磨矿用力的踩碎,她对自己对别人永远都是那么狠。

         沐子皓眼看着自己奋力挖掘的磨矿被沐芊墨全部捏成粉末,心里不断的在滴血,可却根本无可奈何,自己被禁锢,魔力也根本不能用。

         突然!

         沐芊墨将沐子皓的禁锢给撤了,得到自由的沐子皓立即释放着全身的魔力,那魔力贯穿全身,带着淡淡的黑雾,冥炎与陌寒澈立即护在沐芊墨的面前。

         “沐芊墨!!受死吧!”

         沐子皓用尽丹田中所有的魔力释放沐家传家魔法的最后一击,那魔法上面附着淡淡的黑雾。

         沐芊墨立即推开自己面前的冥炎与陌寒澈,果然是魔界之力,她顿时运用体内的神界之力,将自己的丹田包裹住,迅速将腰间的无影鞭子抽了出来,大手一挥将他的魔力挥之不见。

         带有神界之力的武器,面对沐子皓那还不成熟的魔界之力绝对是绰绰有余。

         沐子皓不知为何,当沐芊墨破他的魔法时,他感觉到强大的气息在吞噬着他的魔力。

         “你……你那是什么魔法?”沐子皓稳定住丹田的魔力之后才不解的问。

         “克制你的魔法!”

         说完沐芊墨直接朝着他继续释放魔法,沐子皓被击打的频频后退,他根本不能触碰她的魔法,否则自己的魔力就会被慢慢的吞噬。

         见情况不对,沐子皓立即朝着大厅外飞了出去,最后消失在城主府。

         陌寒澈跑过去看了一眼:“跑了!”

         “我知道。”

         冥炎有些吃惊的问:“你故意的?”

         沐芊墨点了点头:“让人把他关起来吧。”那么晚了,好像还真有点困了呢。

         ***

         次日,沐子皓并没有直接回到沐府,而是来到一处偏远的森林之中,他捂住胸口,试图将胸口的疼痛感降低,跌跌撞撞的来到森林的最深处。

         这里有一个隐蔽的小山洞,洞口处摆放着四条毒蛇的化石,他将两条毒舌化石摆放在另外两条化石的最面上,只见那四条化石立即变成活物一般的涌动着,缠绕在一起。

         片刻之后洞口中出现一道诡异而又充满黑雾的洞口。

         他拖着手上的身体走了进去,瞬间那洞口又化作了浓密的枝叶遮挡着。

         沐子皓一路走了进去,这地方阴暗而又恐怖,他第一次来的时候差点被这地方给吓到了。

         “怎么受伤了?”

         在最深处的房间中,一个散发着黑雾穿着黑色长袍的男子正躺在冰床之上淡淡的开口。

         “都是那沐芊墨!她的魔力很是奇怪,竟然会吞噬我丹田中的魔力。”沐子皓双膝跪在这男子的面前。

         男子听到沐芊墨的声音时,眼神微微一挑:“你说沐芊墨?”

         “是的,魔神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