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您给个毛也行啊!【2/6】
        “能修炼太灵经,天灵根资质,你很不错,老夫有意收你为弟子,你可愿意?”

         陈子穆的大脑一片空白。

         哪怕得到系统时,他也没有这样震惊过。

         系统的给予虽然丰厚,但有无数限制在内。可眼下一位元婴老怪,足以一人灭掉一些修真宗门的存在,居然开口要收他为弟子。

         似乎是知道陈子穆被吓到了,平淡的声音再度响起。

         “修士一途讲究因果,老夫一生虽未做恶事,但也没有留下任何善因。”

         “早年间老夫便立下规矩,能修太灵经者,即收其为弟子。”

         “收你为弟子,为得是结下善因,也是为了了结心愿。老夫时日无多了,这缕残破元婴,已经支撑了太久太久。”

         云天说到最后,声音里没有惆怅,却有一股仿若孤独千年的落寞在内。

         陈子穆听得出来,但他并不敢去问什么。

         落寞的情绪只存在一霎,紧接着便化作严肃:“你愿意成为老夫的第三个弟子吗?”

         纵然陈子穆脑内思索了许多,但面对一位宗门老祖级别的人物,他就算有任何小心思,也不敢表露出一丝一毫。

         尽管是残阳般的元婴,可对陈子穆来说,已然是庞然大物。

         “弟子愿意!”陈子穆迅速躬身,而后双膝跪地。

         这一次,云天没有阻止他。

         陈子穆行完叩师之礼后,大殿正中央案桌上的灵位处,渐渐浮现出一个虚影。

         但陈子穆只能朦朦胧胧中看到一个老者,并不能看清其样貌。

         “老夫如今苟延残喘,甚至出这大殿都成了奢望。”虚影上起了一丝波澜,声音便传了出来。

         虚影微微一晃,在陈子穆惊诧的表情中逐渐朝他靠近:“老夫并不了解你,且在你筑基之前,也不会给你什么实质性的帮助。接下来的路,你得自己走。”

         “师尊,您需不需要我自我介绍一下,也好让您了解我……”陈子穆带着讨好的笑容说道。

         云天似乎没想到陈子穆的思维如此跳脱,愣了一息,才淡淡笑道:“你说说吧。”

         “我叫陈子穆,今年二十,是旭城人,父母很小就离开了我,独自一人长大。后来进入武馆开始接触修炼,修炼至炼体六重时觉醒灵根,而后就来参加御剑宗的宗门考核,进入了御剑宗外门成为一名外门弟子,在功法阁得到太灵经残篇,然后……然后就被李长老弄过来见您了……”

         陈子穆的炼体极致实际上是三重,但他说六重也并不担心会被看破,因为炼体是否服用丹药,哪怕是大罗金仙也看不出的。

         陈子穆迅速说完,等待着云天的反应。

         “经历倒是一张白纸,不过你这段话有一个错误。”云天呵呵笑道。

         他并不担心陈子穆会在话语里作假,御剑宗作为传承万余年的修真宗门,要调查这样一个年青人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哪里错了啊……”陈子穆一脸茫然。

         “关于你称呼这位李长老的地方,你错了。”

         “啊?”陈子穆愣了愣。

         “待会你自会知道。”

         云天的话让陈子穆一阵迷糊,但也不敢去追问。

         “你的心性的确不错,寻常凝气期可不敢这样与我说话,哈哈!难怪能轻松通过筑道梯,道心决定修士的未来,比之天赋更为重要,你要切记。”

         陈子穆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无比严肃地说道:“师尊您说得对,我也觉得道心特别重要!没想到如您一般的存在也这么认为,实在是没想到,不过以您英明神武的模样,也定然是道心坚若磐石的人!”

         云天没想到陈子穆还会变着花样拍他马屁,一时间听得有些乐,他实在不知道如今只剩一缕残破元婴的自己,与那英明神武之词有什么关联。

         陈子穆见云天的虚影不断闪动,朦胧中看到了云天嘴角的浅笑,心中暗自高兴。

         自从父母离去,陈子穆一直以来都无依无靠,而如今竟然得到一位元婴期大能师傅,放在以前他是做梦都不敢想的。

         而这位师傅的身份,还是御剑宗的历任掌门,这不去巴结一下这位便宜师傅,说不过去啊!

         “陈子穆,你可有什么要求?”云天的语气重归平淡。

         陈子穆又是一愣,云天说他跳脱,他却觉得云天的思绪似乎更加跳脱啊……

         “要求什么……”陈子穆茫然地望着云天的虚影。

         “你作为我的弟子,按理来说,我是应该给你一份见面礼的。”

         陈子穆心中顿时热切起来。

         一位元婴大能的东西,就算只是一根头发,那也是无价之宝啊!

         虽然心中激动,但陈子穆可不敢表露半分在面上。

         “能成为师尊的弟子,已是万幸,怎敢奢求师尊能给予我什么?”陈子穆无比诚恳的话语里,甚至都带上了感动的哭腔。

         说完这句话,陈子穆心里已经幻想起来:“会给什么呢?法宝?丹药?还是什么强大符箓?”

         “老夫果然没看错人!你果然是一心修炼不被外物打搅的心性,如此,才好成器啊!”

         陈子穆可没料到云天会说这样一句话,都已经准备好感谢的话语被硬生生地塞进肚里,他心中欲哭无泪:“我刚才是开玩笑的,您随便给啊!给个毛都行啊!”

         云天可不知道陈子穆的真实想法,他接着说道:“关于太灵经的事,老夫需叮嘱你一番。”

         “你手里的太灵经残篇,能让你修炼至筑基层次。太灵经最大的优点,便是修炼迅速。金丹至元婴的残篇被老夫刚刚得到时,老夫也是一夜连破两阶,但往后就不会有如此骇人的进步速度了。”

         “不过就算如此,比之寻常修士,修炼仍是快了数倍。你且认真修炼,筑基后,再来见老夫罢……”

         声音戛然而止,陈子穆正准备张嘴说话,下一息,他就被凭空挪移出了大殿。

         大殿外是一处山丘。

         “李长老……”陈子穆刚刚反应过来,就看到李青昊似乎已经在这里久等多时。

         “以后不要叫我李长老。”李青昊面露尴尬,但却作出一副板着脸的样子。

         陈子穆一阵疑惑:“那叫什么?”

         “叫我师兄。”李青昊狠狠地瞪了陈子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