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安息驿站
        静寂的夜幕中一辆黑色轿车,疾驰在山野中,车中坐着两个人。

         开车的男子二十岁出头,外貌俊朗,朝气十足。

         他的工作是私人贴身助理,地位和身份仅次于凌家少爷。

         后座上身穿黑色外套的少年就是凌家的少爷,今年刚满十七岁。

         车子行驶在山路,有些颠簸。

         少年精致的面颊被黑色的帽子遮住,只露着一张朱唇和精雕细琢的下巴,安静的样子像是睡着了。

         “少爷,前方路段好像阻塞了!”男子停住车子说道。

         下车巡视一番,发现山路上堆满了石头。

         少年舒展了下身躯,皱了皱眉头,抬头看看车外,不远处的确写着“禁止通行。”

         这几天他忙得几乎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偏偏所有的事情都赶在一起,昨天的答谢会上他接了一通电话后,愣是从千里之外,连夜赶回了江陵城,这一路上的确太累,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他们走的这条道路坍塌,应该是山石滑落,阻挡了道路交通,维修道路的工人正在连夜赶工,再快也要后天一早才能通车,看来这下定要耽搁在此。

         这事情也真是够巧合的!在这时候遇上这样的事情,少年心中不免燃起几分烦躁。

         男子思索了片刻,现在天色已黑,又没个落脚的地方,总不能让少爷就这样在车里呆一个晚上!

         天气这么冷,必须要找个休息的地方才行。

         “少爷!前面不远处似乎有个小镇,不如我们就在那里停留一晚吧!天亮再做打算吧。”

         暗影里的少年,点了点头,应了声“好!”继续保持刚才安睡的样子。

         …………………………………………………………………

         安息驿站

         “湘婷,你下楼看看,是不是有人来了?”二楼的房间传来苍老和略带沙哑的声音。

         一位银发苍苍、满脸褶皱的老人不知在研究着什么东西。他一边用刀刻着什么,一边对着门外的人喊道。

         老人的耳力惊人的好,隔着好些距离就听到外面有车子进入了小镇,并且那车子就停在了自家门前。

         若没猜错,车上共下来两个人。

         “好的,爷爷!”声音清甜,婉如铃响。

         借着烛光正看着书的女孩应了应声,她也隐隐听到楼下有动静传来。

         苏湘婷看书看得正入迷,偏偏这时候来了不速之客,打扰她的兴致,真是讨厌。

         白皙的小手收起手中的书本,整理了下衣衫,拿着手电筒,踩着楼梯咯噔咯噔地走了下去。

         下楼的时候,按了一下边上的开关,一声长叹,果然还是不行,这个破灯泡又坏了。

         今天真是奇怪,好好的天气也没下雨,这灯怎么就坏了呢?

         她边走边在口中嘀咕:“房子里的东西太陈旧了,电灯总时好时坏,老是出故障,明天一定让唐禹把电路重新装一下,顺便再把灯泡都换上新的。”

         好在还有个手电筒照明,不然整栋屋里黑漆漆的,想上个厕所都不方便。

         屋外男子和少年相继从车上下来,关好车门,走向那栋看似有些年头的老房子。

         檐下门两边各挂着一盏明灯,门的正中间还镶嵌着几个字。

         “安—息—驿—站”男子口中默念着!

         “少爷,这牌匾上的字好像怪怪的?”他用手托着下巴,充满疑问的说。

         少年也抬头看了看,这栋房子好像是有些怪异。

         确定这是活人可以休息落脚的驿站吗?

         如果写的只是“驿站,”那的确是路人中途休息的地方,但这“安息驿站”四个字一起看,总觉得格外变扭。

         安息说的不应该是死人才叫安息?

         这里莫非是给死人住的店?

         一向不信神鬼之说的少年,并没有什么异常的表情。

         这荒山野地,好像除了这个小镇也没有别的地方落脚。

         “既然来了,还是先问问看吧。”少年平缓淡然的说道。

         男子对着少年点点头,说了:“嗯!”

         带着几丝疑虑,男子走上前敲了敲门,喊道:“有人在吗?”

         声音不大,在这样寂静的夜晚却足够清楚。

         站在后面的少年,观看了四周和这栋房子的二楼,心中了然一些。

         屋内有微弱的烛光,那说明房子的主人就在里面。

         等了半响,里面并没有动静,男子回头看了看少年,无奈的耸了耸肩,摇了摇头。

         屋里面并没有人来开门!

         夜更加静寞幽深,冷风袭来,吹在皮肤上传来阵阵寒意。

         会不会是里面的人睡着了没有听到?男子转念一想,还不死心。

         清了清嗓子,上前敲门,用了比刚才高一倍的声音继续喊道。

         “请问有人在吗?打扰一下!”

         依旧是一阵静寞和幽深。

         阴风再次刮过,门外的两个人不禁同时打了个寒颤,山中的夜晚着实阴冷。

         远处乌鸦的叫声划破长空,更加证明此处荒凉。

         下一秒凝神,侧耳倾听,好像有声音。

         咯噔、咯噔,咯噔、咯噔.......

         这是什么声音,听起来很是怪异!

         声音越来越近,就在那声音扑面而来的时候,又戛然而止。

         气氛一下变得诡异起来,空气也凝固,男子敛气屏息,刚才的声音明明就是门里传出来的,怎么又没声了?

         莫非这里真的有什么不该有的东西让他们遇上了?

         想到这里,后背发凉,咽了一下口水,凝神屏气。

         大门就在这个时候缓缓打开。

         男子集中注意力等待着。

         面前突然出现一张无限放大、苍白且毫无血色的面孔,头发凌乱披散开来,看不清五官,一个白衫女鬼,带着阴风戾气向着他们二人迎面扑来。

         “什么东西?是人是鬼?”男子被这景象惊的后退了几步,紧绷的神经,带着强烈的警觉。

         “少爷,小心!”男子的动作是立刻用手臂护住少年,生怕有人要伤害少年。

         本来少年并没有被眼前的东西吓到,倒是男子的这一举动把他给吓了一跳。

         比起男子的惊慌,被护在怀里的少年倒是显得淡定许多。

         少年用一只手掌推开了男子的身体,让他离自己远一些距离,用打趣的口吻说道:“乔洛,你看清楚,她是人,不是你想像的那个东西!”

         这时叫乔洛的男子,总算看清楚,站在眼前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娃。突然间意识自己刚才的失态,反应过激的行为,满脸写着尴尬。

         苏湘婷这时才拿出含在口中的手电筒,朝着不远处的两个人照了照。

         看这二人的反应,应该是被她方才的样子吓到了。

         刚才她开门的时候,为了腾出手来开门,就把手电筒含在嘴里,竟没想到把对方吓成那样。

         这两个人刚才的对话,她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他们一个竟然说她是东西?另一个还当着她的面说她不是东西,如此没有礼貌的人竟让她遇到了两个。

         “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刚才是两个胆小鬼敲门的么?”苏湘婷拉高了声线,扬起下巴,满是嘲讽的样子。

         她搭着手臂,翻着白眼,居高临下瞪着面前的二人。

         感情这两位刚才是见鬼的表情。

         她长得有那么吓人吗?

         真是想不到,现在的男人胆子都这么小,真可笑。

         叫乔洛的男子一听对方说话了,声音还是个小女孩的声音,立刻竖起了男人高大帅气的形象。

         这个小女娃,大半夜穿成这样,还披头散发的,关键的是穿的还是白色的裙子,很吓人好吗?

         不过也不能怪人家女孩,他堂堂一个大男人什么场面没见过,还怕鬼么。

         嘴角勾起一抹阴魅:“你说谁胆小鬼?.....”信不信,他只要动一只手指头就能把这个小女娃给制服。

         苏湘婷又白了一眼叫乔洛的男子,“说的就是你们!”语气掷地有声,丝毫没有畏惧。

         这里就他们三人,还有别人吗?

         这两个男子身材都很高大,相貌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这两个人的着装和模样都很陌生,应该是路过这里,想要借宿。

         不过一向热心的苏湘婷却不打算借宿给他们二人,今天她就要腹黑冷血一次,让这两个胆小鬼冻死在外面算了。

         反正他们如此没有礼貌,也不是什么好人,她自然可以不用理会。

         冷眉冷眼地看了看二人,欲转身离开。

         乔洛本来打算笑意盈盈地去借宿,没想到被这女孩泼了冷水。

         摆明被一个女娃给看扁了。

         脸上的情绪上顿时有几分难堪和恼怒。

         抡起袖子上前一步,他一手便可把这个小女娃给揪起来。

         还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娃,看我怎么收拾你!

         不知是乔洛眼花,还是他身手有问题,他竟然抓了个空。

         戴帽子的少年,抢先一步制止了乔洛。

         他摸了摸口袋,拿出一个皮夹,又从中拿出一些钱递给了女孩。

         “刚才都是误会一场,今晚我们二人想在这里休息一晚,你看这些够吗?”语速平缓,声音也好听。

         本来苏湘婷是要关门大吉,不再理会这二人的,但这个戴帽子的少年突然递了钱过来还放到了她手中,关键的是还触碰到了她的小手。

         肌肤上传来的少年冷的像冰块一样的温度,看来他是冻坏了吧。

         苏湘婷目测了手中的钱,应该有两千块左右吧。

         其实过路人真要在这住一晚,要不了多少钱,有时候爷爷还不收人家的钱,但这二人不仅没礼貌还得罪了她,就算收他这点钱也不算多吧。

         心里这样一想,就把钱收下。

         眼睛溜圆一转,详装有些为难地说道:“好吧,我就好心收留你们一晚,跟我来吧!”

         见女孩收了钱,乔洛自愧不如地给少爷竖起大拇指,还是少爷聪明,用钱解决问题。

         “我说你们这驿站为什么没个灯什么的?屋里黑漆漆?”乔洛嫌弃的说。

         三个人穿行在狭窄的楼梯上,实在有些拥挤,前面的小身影走在前面,身后紧跟着两个高大的身影。

         上楼的时候,楼梯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他们在外面听到的原来是这个声音,乔洛的内心又被打击了一番。

         苏湘婷对屋里的老人家不知说了几句什么,就领着乔洛二人去了三楼的房间。

         “你刚刚不是问我为什么没灯吗?灯坏了,蜡烛已经帮你们点好,凑合着用吧!”

         苏湘婷语气轻松地说一下,并交代让他们不要随意离开房间,不要乱碰房间的东西,说完,人便下楼去了!

         乔洛二人审视一下房间的布置格局,简陋不说,旧的不能再旧了,这间房子怎么也不值两千块。

         整洁度倒是还行,被子也足够干净,但是花两千元住一晚,这待遇差的可不止一点点。

         “少爷,你累了一天,赶紧休息吧!”乔洛为少年脱下外套关切地说。

         少年摘下帽子,露出白皙的脸蛋。

         朱唇轻启,缓缓说道:“乔洛,你有没有觉得那个小女娃很特别?”

         乔洛把外套和帽子分别挂好后,才转过身,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

         不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娃,能有什么特别的?

         “没觉得她有什么特别,一个小孩而已!”

         乔洛对她的印象可不那么美好,他头一回被一个小女娃瞧不起,自尊心和虚荣心都被伤害了。

         少年俊朗的脸蛋在烛光下显得那么静谧而惊艳,眼睛格外明亮漆黑,嘴角勾起了一抹妖艳。

         难道只有他看清,在乔洛去抓女娃的时候,那个女娃身手敏捷地躲了过去。

         虽然她速度快到难以察觉,但还是被少年犀利的眼神捕捉到这一幕。

         困意袭来,少年双眸渐渐闭起。

         乔洛看少爷呼吸均匀,已经熟睡,这才放心地躺在另一张床上,准备入眠。

         虽然他不喜欢那个女娃,因为她而丢了面子,但心里对那个女娃还是很好奇。

         就像这驿站一样,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这栋楼里,除了那个女孩和女孩的爷爷,就再没别人,这爷孙二人住在这栋的房子中,难道就不觉得冷清吗?

         …………………………………………………………………………

         二楼的房间

         “爷爷,这是两千块!”苏湘婷拿出身上的钱摆到桌面上。

         老人家停了手头的事情,看了看桌子上的钱,笑着说道:“你这个丫头,也钻到钱眼里了!”

         苏湘婷脸上一红说道:“他们那么有钱,不拿白不拿。”

         钱是人家给的,她拿了也是理所应当,爷爷年纪大了,她也想为这个家做点事情。可是爷爷怕她惹麻烦,这也不让,那也不让。

         爷爷说过:苏家祖上可是很厉害的,历史上可是出了很多名人,做为苏家的后代,这绝对是光荣和神圣的,只是到了爷爷的爷爷的那代,家道中落,遭了变故,不过呢好在祖上留下了一个传家宝,世代相传,至今为止,都是爷爷来养活这个家。

         可是她想说,她已经十二岁了,她长大了,她现在可以照顾好自己,可以照顾这个家。有了苏家祖上世代的传承血脉,她也一样可以的做出伟大的事情。

         老人家摸着女孩的头说道:“丫头,你已经长大了,很多事情已经不需要爷爷来教你,只是外面的世界太大,形形色色的人都有,你还不明白世间险恶,人心叵测,稍有不慎,就会.....”

         女孩打断爷爷接下来要说的话,“爷爷,我困了,我去睡了!您也早点睡吧。”说完,丝毫不理会爷爷自己在那里一直絮絮叨叨讲个没完没了。

         这话她都已经听了好几百遍了,耳朵都起茧了,还是放过她吧。

         道理她都懂,可是不能因为这个世界有危险,你就得平淡无为的活着,若不能体会人生的波澜壮阔,那么活的再安逸又有什么快乐可言。

         老人一声叹息,摇了摇头,或许他该放开手了,毕竟他教给湘婷的是毕生心血,他的担心和顾虑已经不能阻止即将到来的事情,命运是上天注定的,他又能够护她多久呢?

         他的年事已高,每日能做的事情他要尽快去做,好在他曾经救了一个孩子,收其做了徒弟,也就是唐禹,这孩子很聪明,知恩报恩加上那孩子懂事又喜欢湘婷,将来就算有一天他不在了,也会有人替他照顾、保护湘婷。

         夜里湘婷做了一个很悲伤的梦,可是梦醒的时候已经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梦。

         .........................................................................................

         第二日清晨

         “师父,湘婷,我回来了!”

         一个身高修长,五官精致的少年兴冲冲地边喊道边上楼。

         睡梦中的小人儿不由皱了皱眉头,不理会那个声音,继续呼呼大睡。

         “湘婷,湘婷......”

         唐禹轻手轻脚走进二楼的一个房间,看见床上的人儿还在睡懒觉,而且睡觉的姿势也太不淑女了……就像一只小青蛙趴在床上。

         “太阳要晒屁股了,师傅要我喊你起床.......”

         叫了半天没反应,躺在床上的人儿一丝未动。

         唐禹心想算了,还是让她再睡一会儿吧。

         “哎呀,这睡姿也太丑了,以后不如叫她小青蛙吧!哈哈!”

         “不过,小青蛙,也挺可爱的,嘿嘿!”

         还沉醉在自言自语中浮想联翩的唐禹,丝毫没有察觉,某人已经眯着危险的双眸正注视着他。

         可能他想得太投入,以至于有个小身影,越来越近,他都察觉不到。

         苏湘婷最恨别人背后说她睡姿,此时她全身笼罩着一层黑烟,怒气冲天,紧握着双拳,越来越近,就这样站在他的身后都没发现吗?

         这下,你死定了!湘婷露出狡黠的嘴脸。

         “啊!师傅,救我.......”一声惨叫划破清晨。

         “湘婷的凌空飞脚果然厉害……”

         唐禹竟不料自己被湘婷一脚踹飞出门外!滚出了几个圈。

         此时三楼的乔洛二人也走下楼来,刚好撞到这一幕。

         戴帽子的少年有些不敢相信,能下如此狠手的竟然是那个小女娃,叫人刮目相看。

         乔洛一头冷汗,心中暗道:“这他么也忒惨了吧,难怪总说女人不能惹,看来一点都没错,这比母老虎杀伤力大多了。”

         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孩,被女娃娃出手打成这副德行,真是一个字“惨!”啊。

         屋里的老人家听到动静,也从房间出来,最先看到,就是徒弟鼻血横飞的躺在地上,很是心疼。

         “很疼?”“进屋,我帮你止血吧!”老人一脸无奈,他孙女的脾气,他自然知道,定是触碰到她的底线了,不然也不会被打的这么惨,他的孙女平时还是蛮乖的。

         苏湘婷不知道自己这一脚,没控制好力度,竟把人给踹飞了,看见唐禹鼻血不止,才觉得自己的力气大了些,再加上戴帽子的少年和男子吃惊地表情,她才知道刚才自己的表现惊人。

         她又把唐禹打了!

         人都打了,后悔也来不及,谁让那家伙背后说她坏话了,活该!

         老人给唐禹拿来止血的东西,他怎么会不知道,依唐禹的身手,怎么都能避开,只是这个徒弟从来不会防备湘婷,任由被湘婷欺负,他其实都看在眼里。

         就算被欺负了,也是心甘情愿的被欺负。

         湘婷托付于他照顾是最好的选择,虽然唐禹也不过十七岁,但他懂得担当,已经是个男子汉大丈夫。

         “一会儿你和我出去一趟!”老人收拾好东西说道,他们要尽快去尽快回来。

         “要带上湘婷吗?”唐禹好像忘记刚才被打的样子都已经这样还担心湘婷。

         “不用带上她,她还是老实呆在家里比较好!”

         临走的时候老人家看了看,门口停着的车子,想起了楼上的房客。

         他特意交代湘婷给客人准备一些吃的,毕竟收了人家钱。

         厨房里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正在张罗准备早餐。

         戴帽子的少年不知何时站在了厨房边上,默默地看着女孩做着早餐。

         “你叫湘婷?”少年问道!刚才无意间那个老爷爷喊她“湘婷。”

         香气扑鼻,看起来很丰盛。

         女孩转过身,眨着大大的眼睛,对上少年投来的视线,说道:“是的!”

         “我叫凌岳阳,很高兴认识你!”

         二人相视几秒,各自打量对方。

         湘婷最先抽离出视线,继续准备着早餐,对少年的自我介绍丝毫没有在意。

         这样看着她和昨晚那个穿着睡衣,披着头发的女娃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稚嫩的脸庞,圆溜溜的大眼睛,精致的小嘴,高高的鼻梁,束起的长发,显得非常干净清爽。

         少年摘下帽子,露出白皙的脸蛋。

         他迈着轻盈的脚步走了过去并坐在餐桌旁,他的确是被这美味吸引过来。

         女孩把一盘一盘的食物端上桌子,又备了三副碗筷,装好食物,递了一份到少年的面前说道:“吃吧,早餐免费!”

         声音清脆稚嫩。

         这时乔洛也找了过来,饥肠辘辘的他看见美食,也毫无抵抗力。

         “真的是免费的话,那就不客气了!”乔洛开动碗筷,吃的格外尽兴,没想到这个女娃娃做饭这么好吃。

         相比乔洛的狼吞虎咽,那个叫凌岳阳的少年倒是吃的比较绅士,每一口都在细嚼慢咽。

         苏湘婷用余光看了看这二人,这个叫凌岳阳的少年,应该就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吧,他的穿着打扮都非常细致,举手投足之间尽显优雅,年纪和唐禹应该相仿,长得用两个字形容就是“好看!”

         皮肤白皙又光滑,让女人都嫉妒!

         “少爷,这汤味道真不错!你多喝点!”乔洛边喝汤边说道,吃惯了山珍海味,倒是真没有喝过这个汤。

         少年看女孩安静地喝着碗里的粥,桌上的菜她一口未偿。

         “你为何只喝粥不吃菜?”他从一开始就注意到女孩的异常,一直在暗中观察。

         只是这女孩话不多,得到的线索又少,很难判断出对方到底是怎样的人。

         “我讨厌尸体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