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7 宁绍春!(求收藏求票)
    这种例外并非恐惧和尊重,而是因为爱!

     一种如同对母亲般的爱!

     而这种爱的起源,时间点就在初二。

     初一下班学期,她因为齐烨的关系成绩直线下滑,可她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甚至因为对齐烨太过迷恋,恨不得成为全班倒数坐到后面,这样就可以离齐烨近一些。

     然而,因为齐烨和王舒大张旗鼓的分手,以及自己的小秘密被一个自以为闺蜜的女同学爆出去以后,班里的矛头全部指向了她。

     没有人帮她解释。

     也没有人帮她说话。

     更没有人愿意站出来维护她。

     至今,郭敏都记得,初二上半学期的暑假,她去了乡下的四叔家。

     在一个午后当他们在讨论朋友的时候,正在考研的四叔一针见血的问她,“你没有容貌、没有成绩、没有雄厚的家世背景,别人凭什么和你当朋友?”

     于是,在那一年,她在只有17岁的年纪知道了这个世界的现实与残酷,一瞬间垮塌的光明和无穷无尽的黑暗让她在那一刻浑身颤抖。

     回到县城以后,她才开始努力学习。

     说不上为什么,也没有什么原因,或许也就没有什么原因,只是因为那时齐烨转学后,学习成为了唯一的精神寄托。

     镜头里,主角逆袭的过程总是会被导演用快镜头表现出来。

     可在现实中,逆袭总是痛苦而漫长的,而宁绍春就是出现在那个时候。

     记得,那是某个期中考试之后的家长会,她像所有学生一样为了下午不上课而高兴的回家时,陈艳龙从后面赶上来,拍了下她的肩,用极其得意的口吻对她说,“hi!老赵说了,你就要出巢了!”

     老赵是他们的班主任,而出巢是土话,意思等同于无药可救。

     时隔多年,郭敏早已经忘了当时自己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去回家,只是记得,那时的她很害怕,害怕这样的反馈回落到奶奶耳朵里。

     但并非是害怕被奶奶责骂,而是将近七十多岁的奶奶如果听到这样的话,那该有多伤心!

     好在,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在家长会上,奶奶还是听到了不少对自己很好的评价,可在第二天的时候,她从一个同学嘴里听到,在开家长会之前,老师们都在讨论学生的情况。

     关起门,数学马老师就说到了她。

     当时,马老师给的评价是,她已经完了,而当时,作为毫无交集的语文老师,宁绍春说,“郭敏还是很努力,成绩也会慢慢的追上来。”

     虽然只是一句话,但鬼知道她当时多么自卑,这句话犹如拯救她于黑暗的光明!

     之后,宁绍春也确确实实在各个方面帮助她建立自信,上语文课她的作文会被当作范文来读,她的日记也会被当做典范,夸奖几乎无处不在。

     渐渐地,她的语文成绩开始提升,然后是物理、化学、政治、历史,最后,才是数学、地理。

     而到了中考的那年,她成为了全班的第八名,纵然依旧会有人过来滋事,但打架的时候少了不很多,学习环境也总算安静了不少。

     往事上头,郭敏心中无比惭愧。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她始终不想让这位老师失望,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原因。

     “去把赵老师叫来。”

     班里鸦雀无声。

     凝重的班级气氛中,宁绍春这句话无比威严。

     郭敏抬起头,正好对上了宁绍春严厉的目光。

     在印象里,宁绍春向来是个温柔的个性,前世相处的三年中,宁绍春几乎发过什么脾气,唯一一次,还是因为齐烨的出言不逊。

     而那次,她心疼的却是齐烨。

     苦笑着低下头,再抬起头时,王磊已经朝着教室外跑了出去。

     与此同时,宁绍春走上了讲台,把书本往桌子上一放,指着他们道,“你们三个,拿着书都站到后面去!一会儿让赵老师过来领人!”

     刘娜把语文书递过来。

     “谢谢。”

     小声道了谢,郭敏拿着书朝着教室后面走。

     因为打架,整个班都很肃静,再也没有人像上一节课那样起哄,不过,这也让她显得很的突兀。

     虽然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准备,但在这么一群人的瞩目中被罚站,多多少少的,郭敏还是感觉到有那么点儿不适应——她从前可是没有被罚站过的好学生啊!

     感慨着,郭敏走到了教室的最后。

     四班位于整座初中部教学楼的最拐角,临近走廊,特殊的地理位置让决定了班里没有后黑板,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免去了画板报的麻烦,但也在冥冥之中告诉大家,他们班的面积偏小。

     六十多号人放进来,无形中,就造成了后放位置的拥挤,再加上笤帚簸箕垃圾桶等一系列清扫工具,让整个班级后面显得格外脏乱。

     找了个不那么脏乱差的位置摊开书本,董晓霞和张飞宇也一前一后的走了过来,两个人手里各拎着本看上去像是从垃圾桶里捡回来的语文书。

     张飞宇摇头晃脑的朝着郭敏走过来,恶狠狠的低声道,“你给爷等着。”

     换做从前,张飞宇说这句话的时候,足以让郭敏忍气吞声不说话。

     但现在重活一世,感悟不同,看事情的方式方法更是不同,如果这时候认怂,以后还不知道被怎么欺负,而且张飞宇这样的个性,不强硬起来,他就会欺软怕硬。

     事已至此,郭敏也已经懒得再去想太多。

     破罐子破摔呗,大不了再打一架!

     拿着书遮挡着,郭敏毫不客气的回怼,“行啊!有本事你倒是来啊。”

     “这是你说的!”张飞宇气的咬牙切,“放学给老子别走!”

     郭敏冷笑,“不走就不走,有本事你叫人!”

     “你有种,哎,你等着,爷爷今儿不给你点儿颜色看看爷就不姓张。”

     “切,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姓张吧,不然你姓了别的姓,都是玷污了那个姓氏,老张家也是倒了血霉,千百年出了你这么个东西。”

     “你麻痹说什么呢!”

     张飞宇把书重重的摔在地上,高喊着冲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