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晚云烘月
        方才东阳的话不晓得被听去了多少,尤其是觊觎国师,若是被人捉着不放的话,在大业应当算是个大不敬的罪名,是要被拔舌的。东阳面色惨白,拉扯着令仪的袖口,哀哀戚戚地道:“殿下,殿下,您要记得东阳的好,若是这回东阳丢了舌头,您可不能嫌弃东阳。”

         令仪觉得好笑,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定下神来,“孤在这里,没人敢来取你的舌头,且放宽心。”

         说着便掀帘下去了,东阳神色惶恐地紧随其后,车外立着个白衣少年,眉目平和友善,看见令仪出来,垂下头对她作了礼。令仪把手揖在袖里,对少年道了声免礼,少年这才抬起头来,却不敢与她平视,目光就落在她腰间的地方,很温和地道:“请殿下随陈璋来。”

         羲和神宫里的人,无论主仆,都教人觉得他们是高人一等的存在,毕竟国师权力过大,单凭他一人之言便可废立皇帝,一人之下这种说法都算事委屈了他。看眼前这人的衣着,在神宫中的地位应当不低,令仪跟在他身后往里走,在她后边儿还跟着个惴惴不安担心自己舌头的东阳。

         羲和神宫规模堪比皇城,人却比皇城少了许多,瞧着便觉得冷清。白衣陈璋走在前面,一路无言,走过廊庑时令仪往旁边看去,看到了盛夏时候才会盛开的蔷薇,郁郁葳蕤的枝叶如瀑倾下,花蕊盛放其中,满院都是蔷薇的香气,令仪不自觉地开口问道:“现下是蔷薇的花季么?”

         陈璋道:“殿下糊涂了,京中业已入秋,怎会是蔷薇的花季?”

         她又瞧了那边的满架蔷薇,“那为何神宫中仍有蔷薇?”

         陈璋与她打哑谜,“羲和并非京中。”

         言下之意便是羲和神宫并不是红尘之地,但他言语中不乏有轻慢地意思,令仪不在意这些,却将东阳给惹恼了,她跟在最后边儿,拧眉出声,“你放肆!怎能这样对殿下讲话,不晓得什么叫尊敬么?”

         陈璋略略侧过头来,瞧了东阳一眼,小侍女伶俐可爱,却是福薄短命之相,他眼中不自觉掠过惋惜之色,嘴上不留情:“我等奉座上为主,殿下既入神宫,也是座上的宾客,但在讲尊敬二字前,娘子是否也当思量一回,自己晓得这二字的意思么?”

         看来那番话确实是被听去了,东阳面色一白,想起绞舌的刑罚,登时痛不欲生。令仪将东阳挡在身后,带着浅笑对陈璋道:“东阳失言,还请神官见谅。”

         陈璋这才头一回正眼看了看这位久居蜀地的公主,他起先是愣了一下,眼中难掩惊诧与莫名,片刻后他才恢复了平静的神色,令仪勾了勾唇角,“听闻神宫中人皆有神通,神官方才是瞧见孤的命途了么?”

         她问得直截了当,陈璋顿了一下,摇头道:“某非座上,命途之道,只略通皮毛而已。”

         “那便讲讲阁下看见的皮毛。”

         陈璋却一副不愿多讲的模样,垂下了眼,“万物自有因果,殿下何必强求。”

         说罢转过身继续往前走,将令仪主仆二人引至花厅安顿好后,对令仪道:“请二位在此稍后片刻,座上正在清修,某去请示座上的意思。”

         陈璋离去后东阳凑过来,可怜兮兮地对令仪道:“殿下,国师会拔掉我的舌头么?”

         令仪说不会,但东阳还是害怕,“可是您瞧,这神宫里连个小小的仆人都对您这么不尊重,不就是些装神弄鬼的筮者么,有什么好得意的。”

         因着令仪不信鬼神,在她身边长大的东阳自然也是不信的,在令仪耳边絮絮叨叨,未几便听到了脚步声,东阳骇得连忙退开,正襟危坐地等待着人来开门。陈璋进来后状似无意地瞥了东阳一眼,东阳浑身上下都绷紧了,怕他再说些什么要割她舌头的话来,哪晓得陈璋却再也没有看过她,只对令仪欠了欠身,“座上吩咐了,委屈殿下暂居在太真苑。”

         令仪笑道:“神官说笑了,身在羲和便是客,哪里算是委屈,一切由座上安排即可。”

         陈璋的倨傲明显收敛了不少,他温声对令仪道:“请殿下随某来。”

         神宫虽然恢弘,但大部分都是景致,院落很少,令仪是一路瞧着景到的太真苑,陈璋走后东阳才大喘了一口气,拍着胸脯对令仪道:“可吓死奴了!”

         令仪见怪不怪,“你一日要被吓许多回,这很稀奇么?”

         东阳丧着脸,“您都不疼奴了,这回可不是小事儿,关乎到奴今后能不能与您说话逗您笑了,若是奴遭绞了舌,您该多孤单寂寞。”

         想了想倒也是,令仪在软榻上坐了下来,室内不带一丝灰尘的气息,布置得井井有条,恰到好处。怎么个恰到好处法,就比如角落里白瓷瓶横逸出的那支梅,若是没有则显得空缺,多一两枝又显得繁杂,清清淡淡的白梅盛开在那处,风雅又别有趣味,实在是妙极。

         东阳觉得奇怪,她盯着那枝梅,显然不敢置信,“奇了!方才在院中还瞧见蔷薇了,这会儿怎么又有白梅了呢?”她流露出惊恐的神色,拽着令仪的衣袖,“殿下,奴觉得这神宫邪乎的很,要不向陛下请个旨,咱们回公主府罢,想想要在这么个地方待上七七四十九日,奴就觉得瘆人!”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令仪没东阳的这些担忧,躺在榻上闭目养神,醒来时就到了用膳的时候,好在神宫里并非只吃斋食,东阳感激涕零地双手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实在是不伦不类。用完膳后的惯例是出去散步消食,令仪想起陈璋离开时的叮嘱,告诉她神宫里处处都有阵法,让她出门时要格外小心。

         令仪反而觉得神宫是皇城中最安全的地方,她今次应诏回长安,朝中不晓得多少双眼睛盯着她。公主府说是她名义上的府邸,却不知被安插了多少眼线,待在神宫倒是更要轻松自在些,那些人再胆大包天,这座羲和神宫也绝非他们能染指的地方。

         心境轻松了,她面上的神情自然也温和不少,映着落霞显得熠熠生辉,东阳瞧得发怔,连腿都迈不动了,捂着心口直唤:“奴的主子怎么能生得这般好看!”

         她正要伸手去点东阳的眉心,说她一句油嘴滑舌,哪晓得从东阳身后的窜出一个影子,带着尖利的爪牙,以疾电之势朝东阳扑来,令仪低喝一声:“小心!”

         当即便抽出随身的匕首,寒芒从她眼底掠过,抬手便向那兽类的喉脖割去。

         她下手一向又狠又准,但那兽类机敏,当即避开了要害,却还是被割了道口子在腿上。它怒吼一声,一口咬在令仪的手背上,令仪吃痛松开手,匕首就应声落在了地上,它迅速逃离凶案现场,顺带叼走了令仪的匕首。东阳禁不住吓,早就瘫坐在地上,惊恐地问:“殿下,那是什么?”

         令仪面色冷清,“狼。”

         东阳浑身一抖,往野兽逃窜的地方望了眼,就膝行过来抱住了令仪的大腿,哭道,“这什么鬼地方,还有狼呢?殿下,这神宫咱们不待了好不好,指不定夜里这狼就窜进屋子来觅食了,到时候连骨带肉都拆吞入腹,连反抗的余地都不曾有,还怎么睡个安稳觉!”

         令仪让她别怕,“你日日与我睡在一起,也不过就是头狼罢了,鬼差来取你性命都需得问过我。”

         主次好像颠倒了,变成了令仪在保护她,东阳哽咽了一回,开始说胡话,“主子,您向来都要强,您就就不能稍稍示弱一回么?您总是这样,奴觉得您太累了。”

         累吗,令仪说还好,她曾有过一回示弱的时候,那便是八年前的长安,那柄吴钩割破的应该是她的喉咙,而不是她的指尖。滴血验亲这四个字,当即便表明了皇帝的疑心,这疑心的阴云会一直将她笼罩,无论滴血验亲的结果为何,她是被皇帝怀疑过的血脉,这污点将贯穿她的人生,从始至终。

         她该随自己的母妃赴死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苟活在人世,但她终是无法忘记自己匆匆忙忙赶到城楼下的时候,亲眼看到自己母妃从城楼坠落的那一幕。

         血花四溅的地方,与她相隔仅仅二十来步。

         她之所以能活到现在,全凭的是一个念头,说来也简单,四个字,血债血偿。

         最后是她掺着东阳回的太真苑,安抚她睡下后,令仪又披星戴月地出门去了。

         神宫白日里见不得什么人,夜里则更是冷清了,她摸索着往黄昏时遇到白狼的地方寻去,那柄插在白狼身上的匕首是她母妃当年留给她的唯一物件,她一直贴身保管着,弄丢不得。好在白狼逃离时遗落了一路的血迹,她沿着血迹往前走,穿过一片青竹林后,眼前冒着袅袅雾气的,赫然是一片温泉水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