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更甚春朝
        皇帝于政事上也益发怠惰,边疆不宁,甚至连各道割据势力也开始蠢蠢欲动,这才令许多朝臣醒悟,当年被老国师拥护登基的天命帝王,如今已垂垂老矣。

         琢磨起这些事情实在是淘神费力,胸口的伤仍在作疼,令仪闷哼了一声,她实在是觉得累,才刚刚察觉出了些端倪就又睡了过去,再醒来时眼前朦朦胧胧有个影子,她以为又是息何,皱了眉,“孤说的话,座上不曾听入耳么?”

         “殿下说了什么?”

         那人却是陈璋,令仪睡的久了,觉得有些头疼,哦一声,“原来是神官。”她偏头打量了回,又闭上眼,“神官有什么事吗?”

         陈璋笑了笑,“殿下受伤了,臣便不能关心一下么?”

         她道,“那日的事情孤都听东阳向孤讲了,多谢神官。”

         “臣惶恐,”陈璋朝她拱手,“宫中派人来传旨,殿下您伤养好后便能入府居住了。”

         语毕后挑了挑眉,“恭喜殿下。”

         令仪却没什么大的波澜,“多谢。”

         “殿下要谢的并非是某,而是座上,”陈璋意味深长地道,“那日重阳祭祀之后,座上曾向陛下进言,道是殿下如今以血为引,神宫属阳,若是久居神宫怕是会对太子的病情不利,陛下与皇后娘娘心系太子病情,这才准允了殿下入公主府中居住。”

         令仪疑惑地皱了眉,“孤自入神宫以来与座上只见过一回,却劳座上如此费心,孤必会感念在心。”

         陈璋这才晓得自己差点说漏了嘴,幸好令仪不曾追问下去,她问陈璋是否还有别的事,陈璋说不曾有便退了下去。陈璋走了后东阳便从外面进来,她对令仪说:“殿下想吃些什么,奴去给您做。”

         她摇头,问起了另一个人,“裴三郎呢?”

         东阳说那日裴英将她送至羲和神宫后便离去了,又拍着胸口说万幸,“那日若不是郎君他先替殿下止了血,只怕殿下的伤势会更严重呢。”东阳一双眼通红,“那日可吓死奴了,你不晓得,奴眼睁睁瞧着琅华殿下的箭射向您,瞧见您倒在地上,若不是陈璋拦着,奴一定去找她拼命!”

         令仪笑了声,“你去同琅华拼命?那才是不要命了,傻不傻?”

         她摇头,“奴就是傻,但奴瞧不得旁人这般欺辱您,同是陛下的子女,为何偏偏是您,要用您的血当药引来治病,要让您在众目睽睽下当箭靶,在您被射中倒地之后陛下也没有什么言语,甚至连半句责罚琅华殿下的话都没有,直到现在,除了宫里头派人来说您可以搬入公主府中,就再也没有别的话了。”她着实替令仪觉得委屈,“陛下难道就不担心您么?箭镞若是再偏差一点,射中了您的心脏,便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您了!”

         为什么呢,令仪的笑渐渐淡了下去,因为她母妃被人污蔑与人私通,因为她与她母妃太过相似,一看到她就会让皇帝想起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大多数的胜果都是因为一个女人的出谋划策,纵然那个女人不争不抢,将功名如数让出,才成就了现在的皇帝,在他心底,她依旧是他不可逾越的鸿沟。

         大多数男人都不会喜欢这样的女人,最多就是敬畏,她们会让人觉得难以掌控,皇帝亦是如此,他在登上帝位后潦潦草草封了纪氏为贵妃,又立了当时的王妃为后,后宫三千佳丽,那才是让他迷醉的温柔乡。

         令仪轻声对东阳道:“你瞧,孤并没有如她所愿地死去,反倒是活得好好的,伤好些之后还能提前搬入公主府,这笔买卖划算的很,孤觉得很好。”东阳的一滴眼泪落了下来,令仪声音更柔,“别哭,你不是一直想要离开这里吗,五日后就离开,如何?”

         东阳说好,却又有些迟疑地开口,“神官他,近几日都会来院中站一会儿呢,奴请他进来坐他也不进来,就只在外面站着,奇怪的很。”

         “不必管他,”令仪闭上眼,“孤有些饿了,你熬点粥给孤喝。”

         不晓得为什么,这回东阳熬的粥有点血腥味,问东阳,她眼神往别处飘,“您这不是流了好些血么,奴怕您失血过多了,加了点猪肝在里面,给您补血的。”

         东阳撒谎时候眼神都会乱飘,令仪没有拆穿,只是将一碗粥都喝得干干净净,并对东阳说:“猪肝很好吃,但这头猪孤不喜欢,下次不要加他的猪肝了。”

         东阳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满脸涨红,细细地嗳了一声,端起碗就跑了出去。

         五日后她要离开羲和神宫时,来送她的也只有陈璋,陈璋还是初见时候的模样,笑起来春风满面,人畜无害,“恭送殿下。”

         她也道,“多谢座上款待。”

         就此一别,竟然有天长水阔的感觉了,回府的车驾缓缓驰动起来,令仪伸手撩起了帘子,今日是个大好的晴天,若是她将头探出去,便能瞧见博玉台上的承阳宫,里面坐着个戴了狐狸面具的神官,或许是他,又或许不是他。

         但她还是收回了手,压在胸前的伤口处,车驾驶入自灞桥驶入长安城中,秋日无柳,连送别的人都少了许多,她耐心地对东阳说道:“若是春日,灞桥之上才是真的风光无限好。”

         “那明年春日,殿下带奴来瞧?”

         “好,明年春日,孤带你来。”

         *

         公主府坐落在崇仁坊,出坊走不了几步便可以瞧见东市,这让东阳十分开怀,吵着闹着夜间要去东市顽,令仪允了她,一直跟在她们身后的府内管事适时地开了口:“殿下才从蜀地归来怕是不知,陛下六十寿辰将至,长安城外修起了灯轮,是裴相公监修的,殿下若是得了闲不妨去瞧瞧,真是奇观呢。”

         管事名叫萧昱,三十而立的年纪,面皮白净,看起来很是令人舒心,东阳对好看的人都不设防,兴高采烈地问道:“灯轮是什么样的,好看么?”

         萧昱说好看,“东阳姑娘不曾见过灯轮?”

         她点头,“不曾呢,蜀地里没这样多花哨的把式,况且五日里便有三日要下雨,管事说的灯轮若是建在蜀地,怕是会遭雨水淋湿亮不起来呢。”

         萧昱大概是觉得东阳有趣,他对她笑道,“东阳姑娘说的是,灯轮悬有花灯五万盏,若是淋了雨那可不好,是以这晴日连着出了月余,听闻长安周边的某些河流都干涸见底了,陛下也不曾说让国师祭祀求雨,只为了让灯轮不熄。”

         “这也能行么?”东阳歪头,“不下雨的话土地会干旱的呀,那会造成饥荒。”她想起了自己八岁时候的那场荒灾,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这怎么能行,怎么能为了一座灯轮而……”

         “东阳。”

         她的话才说到一半,走在前边一直不曾开口的令仪突然出声打断了她,东阳啊了声:“殿下?”

         令仪侧过头来看了萧昱一眼,对东阳道:“渴了么?”

         东阳恍然想起来这一路自己都不曾饮水,忙不迭地点头,“渴了,殿下,从神宫回来可真远,您想来也渴了罢,奴先去房中给您沏茶!”

         “这些事情若臣都不曾替殿下准备好,那拿臣这个管事也没什么用处了,”萧昱拦下了东阳,“殿下的房间便在前面,殿下身上还有伤,不妨先稍作休息。”

         房中早已备好瓜果点心,萧昱也不曾入内一步,微微躬身后便离去,令仪慢慢地坐了下来,东阳替她剥了个橘子,“殿下吃果子么?”

         令仪摇了摇头,那橘子便全部入了东阳的口中,见令仪兀自出着神,她也不好打搅,安安分分坐着也不是她的脾性,便起身蹑手蹑脚地想要往外面走。

         才要迈出门呢,就听令仪在后面问:“去哪里?”

         她转身挠了挠头,“奴瞧外面的桂花开得好,想给你折几朵进来养着。”

         令仪说不必,“花在枝上开得好好的,你偏要去折,放在房中养不了几日也会弃置,倒不如任由它开在枝头,还能存活得久一些。”

         东阳觉得她说的有道理,点了点头,之后却又困惑地问,“可是殿下,分明有句诗讲的是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这又是个什么理?”

         令仪笑道,“并非是当真叫你去折花,是让你惜取眼前,切莫让自己落入一无所有的境地后再来追悔莫及,那样才是为时已晚。”

         这话说给东阳听不大合适,她也听不进去,只是似懂非懂地点了头,“奴特别珍惜殿下!”

         令仪啼笑皆非,东阳见令仪露了笑容,自己也觉得满足起来,兴致勃勃地问,“殿下您尝一尝这桂花糕?”

         正想说不要了,外面便有人进来,令仪眯眼看了看,是李德,他端了银瓶小刀来对她道:“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