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风雪初积
        众人一听,俱是笑了,国师至尊,更胜于天子,哪里是他这样的孩童说当就能当。但他初生牛犊不怕虎,瞪着那些笑话他的将士,高声道:“笑什么?待我当了国师,便要教你们好看!”

         国师啊,当真是个神秘飘渺的存在。令仪扯了扯氅衣领口,以免寒风灌入,一路行得艰难,好在狗蛋终于说,“到了,就在前面!”

         是一座城隍庙,白雪覆在飞翘的檐角,把它本该有的庄严都遮掩住,狗蛋快步跑上石阶去敲门,“李阿伯!开门!是我回来了!”

         破败的木门被缓缓拉开,露出一张苍老的脸,狗蛋跳进去把门推得更开了一点,说道,“阿伯,我刚刚去县衙了,在里面遇到了从长安来赈灾的人!我把他们都带来了,阿伯,我们有救了!”

         阿伯看了令仪一眼,搓了搓手,“从长安来的啊,”话里带着感激,“正巧了,方才有位贵人寻到这里来,也说是长安来的……”

         这个贵人不做他想,令仪皱了眉径直问道:“他在何处?”

         话音都还未落地,那道人影便走了出来,狐面具不掩清眉隽骨,不顾众人的目光低声对她道:“殿下怎么来了?”

         他一出现,连风雪都变得旖旎。

         令仪仰起脸来看他,“这是孤要问座上的话。”

         她没想到他会在这里,他也没想到她会冒着风雪前来。本以为抢先一步到了城隍庙,先将应县人的病情抑制住就能避免之后会发生的事情,但谁知她还是来了,息何垂下眼,神情竟有一丝颓唐,他转过脸对狗蛋说:“把阿伯带回去,外面风雪太重,免得受寒。”

         狗蛋乖觉地引着阿伯进去了,城隍庙的木门古旧,在寒冷的天气里都散发着腐朽的气味,门外拖着粮食药材的人面面相觑,都等着那对峙的两人发话。

         裴英终是忍不住了,把着腰间的刀上前一步对息何道:“你挡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些让殿下进去,想让殿下受冻么?”

         息何看也不看他,面色比雪更苍白,“殿下请回吧。”

         “大胆!”裴英怒喝道,“你是什么人,胆敢用这种态度对殿下说话,”说着便拔出了刀,刀锋凛冽,指向息何的喉间,“还不快滚开!”

         息何站在那里,垂眼看了那把抵在自己喉间的刀,轻笑了声,“将军好刀法,如叙心悦诚服。”

         但他的语气让人品咂出了话里的轻蔑来,裴英面色涨红,当即就要发作,刀锋都快嵌入息何的肉里了,那双握刀的手被另一只手覆住。

         纤细却有力的手,触之如寒冰,令仪握着裴英的手,看着息何,话却又是对裴英说的,“长舜,你们先进去。”

         息何眉心动了动,却没再说什么。裴英咽不下这口气,但奈何令仪都对他这般说了,再难忍也需忍下来,他阴郁地看了息何一眼,转身对随行而来的属下吩咐道,“先进去。”

         待人都进去了,庙门口只剩息何与令仪,脉脉风雪将她的氅衣吹得翩飞,那还是他替她披上的。令仪觉得他奇怪,有好几次她想做什么他都将她拦着,仿佛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一般,好比公主府那夜的大火,若不是他将她留在临风院,她恐怕早就葬身火海。

         她进去会如何呢?令仪抬头看着他,芝兰玉树都不足以形容他的皮相,那是玉做的骨,才能有这样的清傲,她声音轻且柔,“旁人能进去,孤却不能,为何?”

         “恐伤及殿下。”

         息何掖袖站在那里,丝毫不让,他要比她高出许多,以至于她想看清里面的情况都不能,令仪骨子里的倔强被激了起来,咬牙道,“座上都不曾让孤进去,怎知孤会被伤及?”

         她向来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性子,这会儿更甚,她险要上去将他按在门上,问他为何要这样阻挠,她与他仅是彼此慰藉的关系,连情字都谈不上,何以劳他大驾来干涉她,令仪的眉紧紧拧了起来,她气得浑身发颤,“座上果真以为自己能预知来事么?”

         息何还是不让,年轻的男人挡在面前,就像小山一样,令仪扬眉叱道:“起开!让孤进去!”

         登时艳色便染上了她的眉梢,连息何都有一瞬的动容。他曾立下誓言穷尽此生都要阻止一件事情的发生,她尚不知自己的处境究竟何等凶险,堂堂公主之尊,自入了河东境内后,沿途接驾的官员待她都是冷眼,仅凭着面上一点敬畏撑着,恐怕也是因为皇命在身的原因。应县县令出逃沿途竟无人提起这事,更何况还有人出花,在他看来都是一环套一环,将她困入瓮中,逃脱不得。

         偏她虽看着冷面,内里却古道热肠,见不得子民受苦难,他在她之前寻到灾民聚集之处,本想凭一己之力平息这场疾疫,谁知还是被她知晓。

         来得还真快啊,至少也得等他写出药方再来吧,息何唇边的笑有苦涩的意味,他知道自己拦不住她,从怀中取出一张面纱来对她道,“殿下至少带上面纱再进去,好吗?”

         迎上她将信将疑的目光,息何无奈地叹息,“里面疫情严重,臣担心您染上疫病。”

         迟疑片刻,令仪还是带上了面纱,面纱上萦绕着若有似无的药香,想来是熏染过,她遮好口鼻后息何才侧身让出路来,但即使是这样,她从他身边走过也显得有些艰难,要贴着他才能走过去。姣好的胸线从他襟前蹭过,她忧心里面的情形一无所知,却叫他微微红了脸。

         他是故意的,总想着要与她更亲近一些才好,现在弄的她与他完全对立,未免会给旁人可趁之机。这个旁人说的就是裴英,他知道裴英对令仪一直念念不忘,期盼着她给他应有的回响。

         分明会害得她凄惨收场,却还做着郎情妾意的梦,息何面露讥诮,恰好这时令仪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将他的神情尽收眼底,前行的脚步停住,她就靠在他的胸口,下颌稍扬,颌骨的线条纤细旖丽,似是有什么话想要说,但下一瞬又埋下头,从他怀间脱离。

         城隍庙建在应县城南,往前应县曾经出过好几个大名鼎鼎的英雄豪杰,都是天下闻名的人物,应县因此辉煌一时。在鼎盛时期应县百姓修建了城隍庙,用来祭祀英灵,但不知道为什么辉煌的古城就此落魄下去,竟成了官场上人人避之的穷乡僻壤。

         令仪抬头看了看,横梁都已腐朽,息何一言不发的跟在她身后,让她没来由地感到一阵焦躁。

         药香弥漫中她眼见了活生生的地狱,沾满了污垢的褥子一张接着一张铺满了地面,患病的人就躺在里面,或是高烧呻/吟不止,或是意识模糊,病情更重的浑身溃烂留着脓水,息何看着她紧紧抿起的嘴角,不经意地皱起了眉。

         偶有看过来的眼神,里面是分明的绝望。裴英正在和方才的阿伯说些什么,令仪走了过去,“这里情况如何?”

         裴英转过头来,“阿蔷,应县如今仅存的三百余人,都在这里了。”

         他说话时声音有些颤,令仪也感到惊异,“三百余人?”

         裴英沉重地点头,“应县如今人口本就不多,雪灾前的饥荒也夺走了不少人的生命,河东的这场雪来得毫无预兆,就连神宫也未能作出预断。雪灾又添疫病,就只剩这么些人了,其中还有多数是染疾的,大雪封山寻不到吃食,更莫说去山中寻觅药材,若不是我们途径这里,只怕……”

         只怕待冰消雪融之后,应县已是死城一座了。

         怪不得县令敢这样大胆地逃走,朝廷只会当他与应县所有人一样亡于天灾之中,谁又会去追究一个死人。

         还好她来了,令仪缓缓吐出一口气,对佝偻着身躯的阿伯轻声说道:“孤一定会将你们救下。”

         她言出必行,当即就开始操办起来,饮用的水源一应换掉,都取雪水来煮沸后饮用,碗碟等用具也要用沸水煮过,火堆升起时,让人从绝望中窥见了一丝希望。

         已经患病的人要区分隔离起来,一行人中医术最高明的当属息何,但她将将才与他闹过别扭,现在去寻他似乎有些拉不下脸面来,但自己带来的医者群龙无首,平日里看诊遇到的都是风寒等小毛病,最多也就是体虚肾亏,天花这种病症,他们自己心里都是怕的,面面相觑站在那里,都不知道要从何做起。

         令仪攥了攥拳,偏过头要去寻息何,却瞧见他早已在询问其中一人的情况,隐约能听见他那冷清的声线在问——

         “可有觉得口干舌燥?”、“头疼?”、“呕吐有过不曾?”、“将下摆撩起来,我看看腰侧的情况。”、“除却这些,还有什么不适?”

         他援袖屈身去触碰人前额的模样,如神衹般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