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云鸿邀约
        息何垂着眼,“如叙不敢。”

         他越是这样越教令姝心痒,想成为拂过他发梢的风,或者是他嘴角轻呵的气息,与他倒在红被中缠绵,不知道是多么痛快的一件事情!令姝笑着对他道,“朕让你近些,不妨事。”

         息何依言走过去,眼神从她面容上扫过,照实话来讲,令姝与令仪很有几分相似,若是天光暗淡下去,室内再晦暗些,保不准就能将两人看错,尤其是令姝站在那里的身姿,晃一眼竟与令仪是近乎相同的。

         这大概是与她虽然对令仪心怀怨怼,却仍旧在暗地里比照着令仪的一举一动来行事有关,但骨子里的东西却难以模仿,息何嘴角压了下去,对令姝道:“陛下召如叙觐见,可是为了蜀华殿下的事情?”

         令姝没能想到他竟然先开了口,还猜到了她的意图,这令她感到欢喜,没想到这个郎君不只是个虚有其表的花瓶,他还很聪明,令姝喜欢聪明人,她近年来对裴英渐渐丧失兴趣的原因,便是她觉得裴英有时候很蠢笨。

         她越发的心高气傲,和蠢笨的人难以交心谈话,但是自己手上攥着裴英的把柄,她晓得如何利用裴英的愧疚心理,这才能与他纠缠这么多年。令仪八年前离开的长安,这期间在令姝与裴英之间发生了些什么,她根本无从知道。

         令姝点点头,“皇姊现在就住在宫中,暂时无法回府,朕听闻郎君借居在姊姊府中,怕无人关照而怠慢了郎君,便也想让郎君入宫小住,不晓得郎君愿不愿意?”

         她看到他脸上浮现迟疑的神色,这代表他其实并不是攀龙附凤的人,没有因为她的权势比令仪大而即刻改变心意,她满意地点了点头,并对他柔声道,“郎君放心,普天之下都归朕所有,在宫中住着,朕必定会尽心尽力对待郎君,郎君想要什么,只管同朕说,朕都给郎君。”

         大不了春风化雨,慢慢占据他的心,令姝不信如果令仪下降给旁人了,他还会对她死心塌地。然而身为帝王,心里窃喜却不能表露出来,令姝表面上还是很镇定的,见他神情似有松动,便乘胜追击,“朕也没有别的意思,郎君且安心住下吧,天下之大,何处不是安生之所呢?”

         况且她也没想那么快,这都还是大丧期间呢!她要是胡作非为,朝中的那帮老骨头不知道要唠叨成什么样,令姝想想就很头痛,她耐心地向息何保证,一次又一次地问道:“好不好?”

         美人最终点了头,令姝眉开眼笑,她朝外高声唤道,“高福!”

         高福是李德一手带出来的,大行皇帝入殓之后,李德便告老还乡了,高福接任了他在御前的位置,办事干脆,也十分有眼色,让令姝很满意。高福呵着腰跑进来,问令姝,“陛下有何吩咐?”

         令姝在旁人面前很有皇帝架子,她掖着手侧过头,那半边轮廓清晰利落,锋芒毕露,“这位郎君要在宫中小住,去将留仙殿收拾出来。”

         高福看都不敢多看一眼,应下来便出去了,令姝似乎对他留在宫中感到很高兴,上前来就要拉他的手,“来,郎君陪朕坐着说会儿话。”

         就要碰到的时候却被他避开,尴尬是难免的,令姝讪讪地收回了手,但息何的举动无疑使她的好胜心更加强烈了起来,反正来日方长,以后发展起来,牵手都算不了什么。

         坐下后令姝还主动给息何斟茶,爱情真是奇妙,一发不可收拾,还能将人改变,她从来都不曾替人斟过茶,这是头一回,做起来难免生疏。看他看得太过入迷,就忘记了手头上还在倾泻而出的茶,直到息何提醒,她才回过神来。

         令姝唔了一声,说没事,等下让人进来收拾便好,她在他身侧坐了下来,忘乎所以地看了他一会儿后,问道,“郎君和姊姊是怎么认识的?”

         打扫茶水的宫人就在旁边,息何也不避讳,他不动那杯茶,正襟危坐地,看起来很良家妇男,“萍水相逢而已。”

         令姝简直爱死了他这番模样,冷冷清清,恨不能当即就把他按在龙榻上临幸,但是强扭的瓜不甜,从他的话语间她还是能感受到他对令仪的情谊。无妨,他很快就会知道她的好了,她会对他比姊姊对他更好,让他食髓知味,心甘情愿地为她所有。

         交谈浅尝辄止,令姝也不过就是问了些他平日里的习惯,息何都一一作了回答,令姝晓得了他喜欢梅花,不喜欢饮酒,身上总有青松的香气,沁人心脾,仿佛清风迎面而来。

         这样出尘的人,不当国师真是可惜了!令姝眯起眼,高福来回话说留仙殿已经打整了出来,郎君现在就能住进去,保证舒适。令姝虽然舍不得将他放走,但留寝更是不妥,便让人将他引去了留仙殿,揉着脖子准备去章德殿看看自己那可怜又可恨的姊姊时,一个身影从屏风后绕了出来,那人带着狐狸面具,面具上勾红描金,每一笔都是飘逸,他对令姝道,“殿下为何要将他留在宫中。”

         他说话的声音很沙哑,像是喉咙曾被撕裂过一般,让人觉得不适,令姝皱了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道,“座上怎么在这里?”

         “殿下如今根基未稳,留他在宫中,不怕惹来非议?”

         令姝哧地笑了,“非议?能有什么非议,他进宫来是陪伴令仪姊姊的,要惹非议上身也是姊姊她呀,与朕有什么关系?朕不过是个体谅亲姊姊的好皇帝罢了,姊姊贪重*,在守孝期间依然纵情声色,朕又有什么办法呢?”

         她斜支着头,褚黄的帝王常服穿在她身上有些不伦不类,她似乎还是更适合女儿装扮,令姝瞧着来人,嗳呀道,“我知道座上想说什么,现在大局都站在朕这边,朕自有打算,座上便不必担心了!”

         面具人无言,正要转身离去时,令姝又叫住了他,银牙露了八颗,“往后座上不要再这样随随便便地出入朕的寝居,若是教旁人瞧见了,恐怕不太妥当。”

         狡兔死走狗烹,这都是惯用的帝王手段了,面具人低低地笑了一声,也没有应她这句话,转身便又绕进屏风后的密道内离开了,令姝捏着指尖叫来禁卫,指了指那面山水屏风,傲慢地道,“朕方才发现那儿有个密道,许是先帝留下来的,但朕觉得不大稳妥,去给朕将那密道口封死了,神仙也不许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