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3章 【杀手家族前来拜会】
        卧室内,郭庆犹豫不决,旁边的水灵儿已经开始啪嗒啪嗒的掉眼泪了。

         “你不会娶我,对吗?”水灵儿抽泣着问道。

         郭庆犹豫了一下,还是狠心道:“对不起。”

         水灵儿转身扑在被子上轻声哭泣,郭庆听着那哭泣声有些心疼。

         正想出言安慰时,木屋外忽然传来了一声响彻天地的清冷男声:“杀手家族前来拜会,储灵山段兴,好久不见!”

         这一道声音,仿佛有什么魔力在其中,清晰的传入了储灵山每一个人的耳中。

         郭庆愣住,心中惊讶不已,杀手家族?!莫非是……

         想到那个可能性,郭庆连忙从床上跳了下来,跑到窗户边悄悄探出头张望,一大群穿着长袍的人,汇聚在外面,他们的衣服分为三种颜色,紫、黑、红。

         郭庆凝神观望,随后瞳孔一缩,在人群中看到了美女逃犯!

         她也穿了一身长袍,是紫色的,那一袭如瀑布般的酒红色长发,雪白晶莹的肌肤,吹弹可破的脸蛋,一如往日的气质,甚至还更美了。

         那一双勾人的丹凤眼,依然冷光闪烁,高冷无比,却反而给人一种想要征服她的欲望。

         此刻郭庆非常惊讶,这些杀手家族派出这么多人来到储灵山,是为了什么?郭庆当然没有自恋的以为他们是来找自己的。

         先不说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出了城,就说这阵容也不合理,如果真是要来追杀自己,恐怕美女逃犯会觉得她一个人就够了,而如今的阵容却是有些恐怖了。

         上次见到的黑袍男人,就至少是窥虚境了,还有那近百个人,看起来也不是好惹的货色。

         最关键的是,郭庆细心观察了一下,发现这支队伍并不是以那个黑袍男人为主,也就是说,队伍里面定然有更强者!

         这个猜测马上得到了证实,队伍的前方走出来一个男人,淡灰色的头发,眼神锐利如刀,看起来特别有范,此人估计就是这支队伍的头领了。

         “是很久不见了,邢鹰!”

         段兴站在那人的身前,双手背负,语气平淡。

         郭庆听了听他们的语气,段兴和这个邢鹰的关系似乎不怎么好,语气中带着生疏和淡漠。

         “途径此地,想要在这里借宿一晚,明天就走,如何?”邢鹰冷淡的询问道。

         “不如何,我不欢迎!”段兴当即回绝,一点面子都不给。

         邢鹰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冷,长袍的袖子中,武器悄悄滑落至手心,冷声道:“你确定?”

         “怎么,小年轻想要欺负我一个老头吗,真以为老头怕你们?!”

         段兴大喝一声,双目一瞪,那瘦小的身体突然间爆发出无上神威,天地色变,威压朝着那近百人毫无保留的释放了出去,恐怖无比。

         “噗!”境界最低的三十多个黑袍人,直接坐倒在地,喷出一口鲜血。

         美女逃犯也是闷哼一声,足足倒退了十几步,捂着胸口,满脸憋得涨红,显然是受了些伤的,至于其他人则是一动不动了,仿若石雕一般。

         邢鹰面色微变,旋即冷然道:“原来你早一步突破到入虚境了。”

         窥虚境大圆满再度突破,便是入虚境。

         “既然知道,那你还不夹着尾巴做人,难道你不知道入虚境和窥虚境大圆满有多大的差距?或者说,你以为我不敢教训你们杀手家族的人?”

         段兴这一刻霸气侧漏,仰着头,用一种不屑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近百人。

         郭庆在窗户旁边看的差点要拍手叫好了,没想到这干瘦老头还有如此霸气的一面,简直是帅的不像话了。

         邢鹰脸色难看,他非常清楚,入虚境和窥虚境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看似只差一个小等级,却如同隔了一座山峰。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这方圆几百里只有储灵山有地方可以歇息,如果不在这里歇息,就只能在外面露天宿营了。

         更何况,已经提出了要求,就这么被拒绝了以后灰溜溜的离开,心高气傲的他如何能接受。

         “段兴,你说吧,要什么条件才让我们在这里借宿。”邢鹰仿佛是咬着牙说出的这句话,被人胁迫的感觉似乎让他感觉很丢脸。

         “条件?”段兴闻言背着双手,来回踱了几步,说道:“听说你有一颗冰灵珠,能将水属性体质改变成冰属性体质。”

         “段兴……”邢鹰微眯眼睛,眼中散发着危险的光芒:“你不要太过分了,只是借宿一晚,房租至于这么贵吗,你可知道冰灵珠的价值?”

         “价值再高,不也是你们从古人墓穴和宗门遗迹盗出的,还真以为是你们的东西不成?”

         段兴冷哼一声,旋即淡淡道:“我家孙女,正好是水属性体质,你和她的年龄也算是叔侄关系了,就当送侄女个礼物,这不算什么大事吧?”

         “算你狠!”邢鹰站在原地和段兴冷冷对视了一分钟,一挥手扔出了一块圆形的白色圆珠,圆珠还升腾这冰冷的白霜,看一眼都好像要被冰冻。

         邢鹰之所以愿意交出冰灵珠,是因为他看到了段兴眼中一闪而逝的冷光,能让这个老头有如此表情,显然是心中打定了要抢夺的主意。

         事关自家孙女,段兴也是不得不自私一把。

         “小白,你送客人们去那边的客房。”段兴得到了冰灵珠,笑的很开心。

         邢鹰气愤的一甩手,带着自己的手下朝着那边走去,这储灵山中有许多闲置的高档木屋住宅,别说近百人了,近千人都住得下。

         这时段兴朝着这边走来了,郭庆暗呼一声糟糕,水灵儿还在哭呢,这要是让段兴看到了,还不是要废了自己?

         然而一转头,却看到水灵儿已经擦干了眼泪,恢复了笑容,郭庆在她的笑容中看出了一丝强颜欢笑,不由得有些心疼,想要上前安慰,却被水灵儿伸手拦住了。

         “郭庆哥哥,我会努力让你喜欢上我的,你等着!”水灵儿挥舞着小粉拳,斗志昂扬。

         郭庆也只能苦笑,要是真有那么一天,恐怕陈雨点会把自己宰了。

         “灵儿,看爷爷给你带了什么来。”段兴乐呵呵的拿着冰灵珠,走进了卧室中。

         “谢谢爷爷,我都听到了,我马上去吸收冰灵珠转化成冰属性体质!”水灵儿上前夺过了冰灵珠,快步的小跑出了卧室门,搞得段兴也是一愣。

         郭庆知道,水灵儿是感觉面对自己有些尴尬了,毕竟这个告白失败了是非常难受的。

         “段老,您知道这些杀手家族来这里干嘛的吗?”郭庆对水灵儿有些愧疚,所以对段兴的口气也是带上了些敬语。

         “他们啊……恐怕目的不纯……”

         段兴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好像在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