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山寨的未来
        随着老寨主聚集了山寨里的所有话事人,一群人正待在忠义厅拭目以待。

         郝任与胡先超,杨德胜两人这才在哨兵的带领下进入了忠义厅当中。郝任至始至终目不斜视,一进大厅就对着端坐在主位上的老寨主拱手到:“大唐段志玄将军麾下偏将郝任,见过木寨主。”

         “段志玄?这里不是窦轨的地盘吗?段志玄区区一个薛举手下的手下败将,派你来此何干?”木寨主还是时长关注山下的消息的,要不然真的有什么变故他们也落不下什么好处。

         “段志玄确实不算什么能人,不过有些人天生聪颖却霉运当头,有些人天生愚笨,却吉星高照。人生在世最主要的不是看你拥有多少钱财,而是学会审时度势。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而你我身处这乱世需要的乃是一股同风而起的机会,当然了这风有强弱好坏之分,如果找不对风口那么即使借到了风也不过是一阵妖风,迟早毁灭而已。”

         郝任的那句大鹏一日同风起,让木寨主眼前一亮,郝任刚刚说完就有些迫不及待的到:“郝将军此话何意?”原本的一脸不屑此时已经变成了敬语。

         “木寨主,想必你听说过我得名字,你我同为这一方土地所养,不同的是你我所处的环境不一样。可我们的心情是一样的,没有大志,却想富贵一生。说实在的,要不是你们我也来不了这里,也没有办法变成唐朝的偏将,我理应恨你们,但是却无从恨起,毕竟与我有仇的是薛仁杲而不是你。”

         “薛仁杲?”木寨主一愣神,忽然眼睛瞪的溜圆,激动的到:“你是郝瑗的侄子郝任?”

         “是我”

         “失敬了,郝将军,来这边坐。”听到来人竟然是郝任,木寨主忙从座位上起身把郝任让到了自己身旁。

         相对于大唐的偏将他可以端着架子,但是对于郝任他却不用,他们都是老相识了,虽然素闻其名从未见过面,不过郝任曾经与其叔在老鸹滩一代布置下了天罗地网,想要捉拿他们。郝任更是献出了截断黄河水,毁掉老鸹滩,将这里变成一片坦途的建议,可惜当时的薛举忙着争夺权力。

         转眼间指使自己的儿子埋伏刀斧手打伤了郝任,结果好好的一个天之骄子打成了一个傻子。导致这个计策未能实施,要不然木寨主此时恐怕已经在金城的大牢里度日了。

         郝任没有客气,径直朝着木寨主身旁的一个座位走去,先前说话的壮汉看到郝任竟然越过木寨主给的下手之位,竟然想要与木寨主平起平坐,顿时向前一步拦住了郝任的路。

         郝任还没有动手,身后的胡先超却先一步走到了郝任面前,一个横冲直撞,没有多加防备的壮汉顿时被胡先超撞得后退了几步。

         郝任趁此机会走到了木寨主身旁的座位上坐了下来,木寨主刚刚一脸的笑意顿时变得尴尬起来,这郝任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

         不等他发怒,郝任挪了挪座位上的垫子,换了个舒服的坐姿,笑道:“还是咱们这里的凳子做着舒服,不像中原王朝他们喜欢跪坐。”

         “郝将军不觉得那才是贵族应该有的坐姿吗?”木寨主向往中原的繁华,他不愿意长久的待在这塞外苦寒之地,可惜无有晋身之资啊。

         “黑暗总向往光明,那种日光洒落下的磊落,不是整天东躲西藏,提心吊胆的活着可以比拟的。木寨主年事已高,虽然寨中人才济济,可惜却没有能成大事者。时移世易,生逢乱世到还罢了,可这乱世一旦结束任何一个政权都不想看到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有不可控制的力量存在。在乱世这支力量有机会改头换面,可到了盛世土匪就是士兵们增添功勋的移动财富。时值天下大乱,木寨主难道没有考虑为你这山寨谋一个万世基业吗?”

         “哼,我们都是无家可归之人,就算加入了其中也不过是被人当作刀来使罢了。那还有未来可言。”木寨主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郝任扫了大厅内的众人一眼,笑道:“你们若信我,加入我的队伍,随我征战寰宇,建功立业。他日光宗耀祖,不说封侯拜相,起码衣食无忧,也不用担心被人追杀。”

         “你只是一个小小的偏将,有何能耐敢收编我们,要来也是窦轨或者段志玄亲自前来。”先前说话的那个壮汉再次开口说了起来,说着话还一脸的不忿。

         郝任扫了那壮汉一眼,笑道:“这位是?”

         “这是我帐下的三当家,勇武过人,善骑射,曾经阻挡过薛仁杲的多次攻击,虽然没能战败薛仁杲,薛仁杲也没能奈何的了他。”

         “哦,看来这位三当家颇有见解啊,只是我不知道除了我知道你们这些人有些可堪造就以外,其余的人会怎么看呢?你们走出老鸹岭试试看,还有谁会认为你们打家劫舍算是本事呢?要想让人看得起不是靠自吹自擂,而是打出来的。你们除了能打过当地的老百姓外还打败过那支队伍了?名不正则言不顺,与谁打仗你们的底气是足的,你们的兄弟那个不是得过且过,活的不似个人样。”

         “民间有句谚语说得好,老鸹拉屎你也得张嘴才能吃到。如今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若是干的好了踢开我可以单干,如果不能就请闭嘴。当然你们若是要真的不想跟着我,可以去找窦轨投诚或者前往别的地方投靠其他人。就当我没来过好了。”郝任说着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对着木寨主拱手到:“我不确定木寨主你们的想法,答不答应随你,我这里只有上千名额。如果你们不愿意我就去其他山头走走。告辞”

         看到郝任要走,木寨主一下急了,他们能上哪去,唐朝还没有建国之前,倒是吸收了关中十几支土匪,不过人家自称义军。木寨主他们却不是这个行业的,既不是早前为隋朝乱世的生活所迫,也不是义军。

         可以说他们的身上打的是土匪的标签,要是唐军真的收编了他们肯定会损失民心,所以他们一旦走出老鸹岭面对的绝对是剿灭而不是招安,除非他们能把唐军打的节节败退,可惜那是不可能的,唐军如今把他们围困的连老鸹岭都出不去了。

         这窦轨若是得知了郝任的建议,真的把黄河改道,那么用不了一年时间这里的滩涂就会消失,他们将无险可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