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村民的目光都投在季老爹身上,季老爹被看的满脑子都是浆糊,只能咽下口水,将手指向北齐都城的方向。

         呆在天子脚下,受天子之气庇护,想必会得救的。

         就这样,季思明与季老爹一行人穿梭在大山之间,翻过一座又一座高山,躲过一座又一座城池,眼看着就要抵达都城之时,季思明出事了。

         ——————分割线——————

         “爹,你快来看,这有个人!”

         走在最前边探路的季思明突然高呼出声,让村民们皆是吓了一跳,待回过神来,就瞧见了季思明怀中抱着一东西,朝他们快步走来。

         有个人?

         这年头还有人在山间晕倒的?别是怪物在山间饿昏过去了吧?

         连日来的逃亡,让村名们开始胡思乱想,在山路间,他们也遇到过几个面目狰狞的尸魍,要不是那些个叫尸魍的腿脚不利索,怕是他们都要成为他们的饱腹之物。

         “季思明,你捡什么不好,捡个人回来做什么。”

         季阿大跑的最远,眼看着队伍与自己已经拉上了一大段距离,若是村民们也变成外头尸魍那样了,自己也能跑的快些不是。

         双手放在嘴边,季阿大朝着季思明大声喊道。

         季阿大的声音太大,山间林子里的鸟被吓得从树梢飞起,季阿大看着漫天飞的鸟儿,在心中暗暗惋惜。

         自打尸魍的出现,他们便再也不敢进城,生怕就这样死在城中,多亏了多日来山间的野果与野味,这才让他们活了下来。

         “思明,你先看清了再救人,若是这人也像外头那些尸魍那般,这可怎么是好?”

         季老爹手中拄着根木棍,看着连连后退的村民,深深叹了口气后,走到了儿子身边。

         “爹,您看,这人是活的,身子还是热的呢!”

         季思明眼中带着兴奋,多少天了,他们行走在山间,除了偶尔遇到几只尸魍,哪里见过活人。

         “爹,这人怕是快不行了,您快给她好好瞧瞧。”

         疾步走到季老爹身边,季思明将手中的人儿放在小路上,抬起头来看向季老爹的目光中带着祈求。

         在季家村的时候,季老爹总喜欢露两脚自己那跛脚的医术,若是寻常的发烧脑热还好说,但眼前这个年轻人两颊凹陷,嘴村苍白,显然就是得了重病。

         “思明,这孩子爹真救不了,眼看着他就要不行了,咱行个好,将他葬了吧。”

         枯槁的手放在年轻人的手腕处,感受到少年微弱的脉搏,季老爹摇摇头,要是换做以前还好说,翻过这座山头便是个小镇,但以目前的情形来看,怕是他们又要多翻两座山头,避开那座小镇了。

         年轻人明显一副气息微弱的样子,怕是熬不到他们进都城的时候了。

         “爹,这人明明还有气,咱不能见死不救啊,要眼睁睁看着他死,儿子日后心中怕是释怀不了了。”

         低垂着脑袋,季思明声音中带着一丝哽咽,季老爹见了,只能深吸一口气,转身走向了山林深处。

         “村长,你去哪儿?”

         有村民见季老爹竟自己往山间走去,抬起脚也想跟上去,只是见季老爹摆摆手,明显是不想让他们跟上去,带着一脸的莫名,看向眼眶发红的季思明。

         好吧,他算是明白了,季思明这家伙又开始犯傻了,只是现在与往常不同,村长又与他们一起赶了那么多天路,身子早不如以往的那般利索了,要是遇到了不测,那可如何是好。

         见没有危险,季阿大重新回到队伍中,见季思明跪坐在地上,眼睛一直盯着躺在地上一副将死不死的人看,双手紧握成拳,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说季思明,你不会要救他吧?你看他这副模样,显然是已经不行了,再看看你爹,他都累成什么样了?你都多大了,不顾好自己的爹,还去关心别人的死活,嗤!”

         重重的嗤笑声回响在季思明耳边,他看着躺在自己面前的人,内心也是无比的纠结,心情也是从最开始的激动,到季老爹前去为他采药变得低落,他只不过是想救人罢了……

         想着,季思明倏地站起身来,吓得凑近他的季阿大跌倒在地。

         瞧见季思明跑远的身影,一众村民看向季阿大的眼光也变了一些。

         这一路上,季阿大不是躲在季思明身后,就是躲在他们身后,一副贪生怕死的模样,让他们都替他感到不齿,只是终究是季家村的人,就算是他再无耻,也不能抛下他不管。

         刚刚季阿大说的话让村民们对他的看法也变了一些,虽说季思明是村长的儿子,但某些时候季思明做的事,说的话与傻子无二般,要不是季阿大说的话,怕是季思明会这样跪坐在地上,直到村长回来为止。

         停下赶路的脚步,村民们坐在原地,等着村长回来,只是这一等,便是一个晚上……

         “爹,天色晚了,咱回吧。”

         没有像往常那样,三四十个村民围坐在火堆旁,此刻的季思明抱紧双臂,脑袋不住的往四周望去,生怕这林子里出了点东西,到时候他也能及时带着爹跑。

         走在前方的季老爹脚下步子一顿,而后继续往前走去,在心中暗叹,都怪当年自己没有护好他们娘俩,才让他们一个死一个傻,如今儿子要自己救人,他便理应尽全力去救那人,可要是那人自己不争气死了,那他也没办法了。

         攥紧手中的药草,季老爹弯下腰,睁大双眼想要去寻找草药,想他本连个赤脚大夫都算不上的人,如今竟被儿子当做救命神医来看待,何不乐乎。

         “思明,要是你累了就先回吧,爹这手中还差了一味药,等爹找着了,便会去找你们。”

         疲惫的声音在林间回荡,季思明看着季老爹伛偻的背,心中突然放弃了想要救人的念头,快步走上前去,拉住季老爹的手腕,拉着季老爹,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被儿子拉着,季老爹还没回过神来,心中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焦急,眼看着儿子会为自己着想了,可这药马上就能带回去给那年轻人熬着喝了,要是现在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