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风婆婆,你还是这么好客啊!”

         许涵笑了笑,他双眼冷冷的看着从黑暗中蠕动而出的佝偻身躯,显得有点无奈。这真的是有点低了,风婆的身高才只到自己的腰部。

         “咳,,咳咳。”风婆眯着眼睛咳嗽了下,这才说道:“许涵啊!这么长时间不见了,你小子还知道来啊!”

         “咳,咳咳”

         “呵呵,风婆婆我这不是来了么?”许涵双手一摊,冲着老婆婆笑了笑。这才继续说道:“难道您就这么让我站这里吗?”

         “你要进去?”风婆很惊讶。

         “恩,今天我过来有重要的事情。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许涵顿时严肃了起来。

         “重要的事?”风婆猛地抬起头来,双眼极冷的看着许涵。

         “风婆,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是真许涵,不会做假的。”许涵笑了笑。

         然而风婆像是没听见一样,她紧紧的盯着许涵,仿佛随时都能看穿一样。

         “还真是许涵啊!来,孩子,里面坐…”

         许久,许涵才又听见了风婆干巴巴的声音,他不禁有点奇怪的问道:“风婆,最近是不是不太平?你怎么那么小心?”

         “哎,最近确实有点不太平,但是,倒也不是什么大事。走吧,小涵进去坐。”

         “恩,,不是什么大事就好。不过,,风婆,我,,这次,”许涵吞吞吐吐的。

         “小涵,别说了。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

         “是二哥告诉您的?”许涵皱了皱眉头。

         “哼!”风婆冷哼一声,这才继续说道:“在你发短信给你二哥时,我就知道了,你肯定会来找我的。”

         听到这句话的许涵不由得冷汗直冒,怪不得二哥会直接让自己来这边。合着自己干嘛了,人家都知道了。

         “呵呵,风婆,那你现在就说说吧!我就不进去了。”许涵也松了口气。

         “小涵啊,三年了。你终归还是过来找我了!但是,该来的总会来的。这一切都是孽缘啊!”风婆叹息了一声。

         “风,风婆,你的意思是这个局没办法破吗?”许涵的声音微微有点颤抖。

         “哎,小涵啊!三年前我就已经告诉过你了,让你别再参与那种事情。我的本事,也只能压制他到这种地步了。但是,你还是犯了!”

         “风婆,我,我只是看了看案件,并没有踏入案发现场。我想这,应该不会影响您的阵法吧!而且……”许涵正要说什么。就被风婆打断了。

         “别说了,小涵,你回去吧!以后别再来了。你现在唯一的出路便是破局!不然,你死去的朋友将永世不得超生,甚至会魂飞魄散……”

         魂飞魄散?许涵在听到这句话后,身子都差点摔倒了。“难道,就算我死了,都不行吗?”

         “不行!啊远的怨气太深了。他死前用自己的肉体,和灵魂的意志,才设了这么一个惊天大局。虽然他现在是不存在的,但是他的怨气在。如果你现在硬求一死的话,他的怨气将无法释放。到最后,估计会牵连更多的人。”风婆竟然有点失控。

         “风婆,你的意思是,如果我死了,这股怨气就会转移到别人身上?”

         “哎,简单点说吧!想要啊远这股怨气破碎,除非破局。不然毫无解决办法。”风婆又叹了一口气。

         许涵愣愣的看着风婆,他的心在颤抖。他知道风婆是不会骗自己的。但是,这个局要破,谈何容易?

         “风,风婆,我连这个局是什么都不知道。我要怎么来破?”许涵已经知道他不能逃避了。

         “这一切,上天自有定数的。你尽管顺其自然便好!你回去吧!,以后别再来找我了!”风婆眯着眼睛挥了挥手,已经向着来时的路走了回去。

         “这,,这,风婆,风婆,”

         许涵站在原地大喊,他想要抓住这个救命稻草。但是,他的身体却像是固定在原地一样无法动弹……

         “啊远临死之前,我用秘法将他的怨气转化出去了。你只有找到此人,才能获得破局的唯一希望。”

         这是风婆的声音,很远,但是很清晰。一字一句的捶在许涵的心头。

         “回去吧!”

         话音刚落,又是一阵阴风袭来,许涵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他知道自己解禁了,但是,他依旧现在一动不动的盯着黑暗处风婆消失的背影……

         ……

         嘎…吱,巷子深处,风婆用颤抖的双手推开了年代已久的木门,她此刻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只有微微的恐惧在蔓延……

         “咳,咳咳,”

         风婆借着惨白的月光,才一点点踏入里屋。那佝偻的身躯仿佛再也没有之前的精神。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倒在地上。

         “小,小青!”风婆的声音很微弱。

         “婆婆,您怎么了?”这是个女孩子的声音,很清脆。

         “小青,扶,扶我进屋。”风婆的声音很颤抖。

         “婆婆,您怎么了?”小青带了一丝哭腔。

         “我没事,小青,你要坚强点。快,扶我去屋里。”风婆大口喘着粗气。

         “恩,好,好!”

         小青吸了吸鼻子,这才扶起风婆向着屋里踏去……

         ……

         “小青,你,你去把我柜子上面的盒子拿过来。”风婆用手指了指。

         “恩,我去拿。婆婆,你先躺会。”

         “婆婆,是这个吗?”小青拿起一个黑色木盒晃了晃。

         “别,别晃!拿,拿下来。”

         “唔……”

         小青将木盒交给了风婆,就静静的站在了一边。

         “小青,你先出去吧!”

         风婆干瘪的话,不由得让小青打了个冷颤。这里面是什么东西?竟然,竟然如此神秘。小青很想问问风婆。

         但是她还是想了想,走了出去。然而,在她转身的一瞬间,却没注意到,风婆的脸正在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继续老化……

         ……

         “小涵,走吧!”

         在风婆刚才消失的地方,此刻已经多出来一个男子。

         “二哥,我怎么总,总感觉风婆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们。”

         “好了,别瞎猜了。其实风婆在很早就说过,如果你来找我,就将你直接带过来。”

         “呵呵,怪不得二哥见到我后会直接将我送过来。难道二哥也知道了什么?”

         “哎,风婆都告诉我了。小涵啊!这一切都是天注定啊。你还记得当初吗?风婆她拼命拦你进入那个学校,可是你性子强。不然,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是啊,我要是当初听风婆的该多好啊!”

         “算了,小涵,你就别在埋怨了。说说吧,你时隔三年来找我,不会就为了一个女孩子的身份吧?”

         “哎,边走边说吧…”

         许涵微微的叹了气,才挪动了步子,稳稳的走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