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由我开始,也该由我来结束。
        “许,许涵,这,,这个凶手是谁。”

         胖子的手颤抖着,他不敢相信。他已经从许涵的话里听了出来,但是,他还是不敢相信。

         “是,,是啊远。”

         许涵有点冷,很冷!他的手臂强撑着自己的身体,他现在还是不能倒下。因为……

         “啊,,啊远!”胖子的声音很微弱,他显然不能相信这一切都是啊远所为。但是,此刻这句话从许涵嘴里说出来却充满了威慑力。

         许久,胖子才深吸了一口气缓了回来。

         “啊远,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胖子的眼睛通红。

         为什么?许涵的心里一颤,那个疯狂的游戏只是一个,是一个嫉妒。一个自我能力的展示。

         “洛洛姐,胖子,当年的人,现在就剩我们三个了。我也不想满你们。”许涵笑了笑,他现在已经麻痹了。

         “许,,许涵,你说吧!这三年来,你承受的太多了。都说出来,我们陪你一起面对。”

         洛洛清楚,现在她必须要去面对了。并且,许涵的话,让她觉得三年前的事并没有完……

         “好,我就从啊远被我识破后说起吧!”许涵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了云临安。

         “临安,你先回去吧。我不想牵扯更多的人进来……”

         回去吧!我不想牵扯h更多的人进来。云临安的身子震了震。

         她终于才反应了过来,她的脸色很不好很不好。

         啊远?那个在她的梦里要毁灭一切的男人。

         竟然是真的,他竟然是真实存在过的!云临安的头如同裂开一般,恐惧感已经笼罩了她的身体。她现在甚至连话都说不了,像是被什么东西固定了一般……

         ……

         “临安,临安,你怎么了?”

         终于,许涵发现了云临安的变故,嘴唇干裂,脸色苍白,印堂发黑!

         这是……?许涵的心中顿时一惊。虽然许涵并不懂那方面的东西,但是他涉及的知识面足够广泛。

         鬼上身!许涵都为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原本对鬼神一说只是半信半疑,但是现在……?

         “嘿嘿嘿。”

         突然,就在许涵深思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个诡笑。这,,这来自,来自…

         云临安!!!

         “跟我没关系吗?嘿嘿嘿……”云临安又笑了一声。

         空气仿佛都凝结住了,许涵几人的恐惧感如同潮水涌来!太诡异了,太过诡异的笑容。

         他,他们,竟然从云临安身上看到了……

         啊远的影子!!

         “许,许涵她怎么了。”

         胖子强忍住拔腿就跑的冲动,压低了声音,才从牙缝中挤出了这一句话……

         “洛洛姐,”许涵一声大喊。

         然而就在这时,洛洛却张大嘴巴晕倒了。她并没有叫出声,,显然,已经被吓得话都无法再说出来。

         “嘿嘿嘿……”云临安又笑了。

         她的双眼现在竟然呈现出灰白色,双手都垂了下来,这,,简直就,,就像是……

         死人!!!

         许涵的内心崩溃了,“云临安”只笑了几声就足以击垮他……

         “洛洛姐,洛洛姐。”

         “许涵,洛洛姐,,她,,她怎么了?”胖子的声音依旧颤抖。

         但是,这句话,在此刻许涵的心中无疑是一个重磅炸弹。他不能让洛洛有事。

         “够了!啊远,你够了!”许涵爆发了,他狂吼了出来,仿佛要祛除心中的恐惧。

         “啊远,我现在不管你是人是鬼,你都给我滚!竟然你的游戏已经开始了,就他妈尽管来吧!三年了,我足足等了你三年。今天,我们就做一个了断吧!”许涵站了起来,紧紧的看着云临安。

         “嘿嘿嘿,嘿嘿。”

         “云临安”笑了笑,并没说话。此刻的气氛,除了诡异,就只剩下了诡异……

         终于,在她的笑容中,一阵阴风散去了。云临安也恢复了过来……

         “许,,许涵,,我,,我头疼。”

         云临安几乎晕厥,她在强撑着自己的身体。

         咚!

         突然,一声闷哼传来,云临安才晕倒在了许涵怀里。

         “许,许涵,你怎么?”胖子看着打晕云临安的许涵,有点不解。

         “她没事!”许涵看了看云临安,有点迷茫。

         “胖子,今天的事情跟谁都不要说。包括云临安,和洛洛姐。”

         “恩,,这个我知道。不,不过,许涵!刚才真的是,,是啊远?”胖子想起刚才的一幕依旧后怕。

         许涵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谁也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着什么。

         “他,,他是人是鬼?”

         “这件事,我会告诉你的。现在先把洛洛姐她们送去医院再说吧!”

         说话间,许涵已经掺扶着云临安走了出去。他的脚步有点凌乱,有点迟疑…

         “许,,许涵。”

         胖子的嘴张了张,始终还是没喊出来。他看着许涵的背影突然有种被抛弃的感觉,说不清,也道不明……

         真的只是简单的感觉?许涵不知道,胖子也不知道。

         这,或许便是一种选择。一个生与死的选择……

         “许涵,你说她们会不会有事?”医院内,胖子摸出根烟,才缓缓说道。

         “医生不是都说了吗?她们只是受到了惊吓。”许涵明显有点心不在焉。

         “哦,受了惊吓。那,,许涵。我,,我,刚才是……”

         “你想问刚才的事?”许涵从胖子手中拿来一根烟点上。

         “恩,你刚说游戏是怎么回事?”

         “胖子,你说。这世上有鬼吗?”

         “刚,刚才,难道真是啊远的鬼魂?”胖子手一抖。

         “我也不清楚,但是,最近的事情都太过诡异了!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许涵,你就告诉我吧!啊远到底死没死?”

         死没死?许涵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随后便笑了一下,这才说道:“他死了。”

         “他是怎么死的?还有你刚才说的游戏又是什么意思?”胖子赶紧问道。

         许涵深深的吸了口气,摁灭了烟头,显得十分痛苦,这是不愿他提及的一件往事。也是他这一辈子最痛苦的事。

         “你就告诉我吧,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胖子。”许涵并没有接话。

         “我们认识也有快五年了吧?但是,这五年,却是我带给你人生中最黑暗的五年。如果可能的话,你知道这件事后,我希望你带着洛洛姐离开。永远的离开!这一切,由我而起,也应该有我来结束。”

         带着洛洛姐离开?由我而起,也应该有我来结束?胖子顿时心里一惊。许涵,,这,,这是在交代后事?

         “许,,许涵。”

         “不用说了,胖子!我对不起大家。我现在心意已决,你不用再说了!”许涵摆了摆手,惨笑了一下。

         他想摆脱这一切,哪怕是死亡。哪怕是无边际的黑暗,他都要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