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呵呵,小涵,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说吧!二哥如果能帮得上你肯定会帮你的。”

         二哥看了看心不在焉的许涵有点纳闷,要知道许涵从来不这样的。

         “二哥,我说句实话啊!我感觉风婆这次估计是遇到大麻烦了?”许涵摸出根烟。

         “不会吧?我感觉以风婆的本事,没人会……”

         “二哥,你想说,没人会威胁风婆是吗?”许涵深吸了烟,这才冷冷的说道:“风婆的为人我是知道的!她是不会骗我的。但是…”

         “三年前,风婆就已经压制了啊远的怨气。当然,这也正是我为什么不再参与警界之事的原因。啊远的怨气源头便是在这里。三年来,我一直听从风婆的话,没有插手过任何警界之事。但是,今天却死人了,而且,这……”许涵说道这停了停。

         “而且什么?你是想说,这次的事情其实是…”二哥后背一凉,他仿佛已经猜到了什么。

         “对,这次游泳馆的死人事件看似巧合,实则这一切都是啊远所为!!”

         “小,小涵你这可不敢瞎说啊!风婆的能力和为人,我想你我都清楚…”二哥咽了口唾沫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许涵给打断了:“二哥,这些我都知道!但是,这件事情确实不是巧合可以解释的。”

         许涵的声音很微弱,但是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巷子里却是格外清晰。

         “小涵,你的意思是,你有证据来证明这是啊远做的?”二哥有点不敢相信。

         “恩,虽然我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这种巧合我是绝对不信的。”

         许涵说到这,停了一下,他闭上了眼睛,仿佛在回忆什么东西一般。

         阴冷的风呼呼的吹着,二哥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他知道许涵已经进入状态了……

         ……

         终于,在二哥刚想开口时,许涵的嘴动了。然而,他接下来说的话,却是将整个事情推向了死亡的边缘……

         “中午我在宿舍打游戏,游戏的唯一疑点就是蜡烛在颤抖。很诡异!然后,空调的度数诡异变低,二十二度到十六度,中间六个温度差。六个!接着,胖子就来找我,说是洛洛姐出事了,在游泳馆!可笑!洛洛姐怎么会在游泳馆?她是不游泳的。对游泳馆!”许涵闭着眼睛一边来回走路一边说,就像是在自言自语。

         “这次案件很诡异。根据云临安说的,那两股血液是从99号柜子,72号柜子里留出来的。所以,警察才会确定尸体在17号柜子里!17号柜子!”

         “17号柜子!死者双腿被砍下,呈交叉状摆放!呈交叉状!”

         “呈交叉状,呈交叉状……听说死者姓王,姓王……”许涵皱着眉头继续思考,他的心在颤抖,他在为自己的结论颤抖……

         ……

         红色的烟头在空气中慢慢燃烧待定,微风带着红光,一点点侵蚀着许涵手间的嫩肉。

         “啊!”许涵尖叫一声,他完全没有注意烟烫到了自己的手。

         “许涵,你没事吧?”二哥这也才反应过来。

         “哦,二哥,没事儿,没事儿。”许涵吹了吹手

         “小涵,你刚才说的都是些什么…还有你说啊远…”

         “真的是难受!”许涵摸了摸手,笑了下,这才说道:“二哥,我的游戏可能要开始了。。”

         “什么意思?”二哥不解。

         “死亡游戏,这就是,啊远留给我的信号!其实,在之前我就已经感觉到了!但是,那时只是感觉!”

         许涵嘴角抽了抽,他说的感觉当然是云临安被啊远的鬼魂上身时,自己说出来的!只不过,那时他不太确定罢了。

         “小涵,你有什么话就说吧!你的游戏,还不是我的游戏?”二哥苦笑了下。

         “哎,啊远这次杀人只是在提醒我游戏开始了。”

         “怎么说?”

         “六个温度差,我的理解是六个笔画,因为啊远最喜欢的便是拼字游戏了。”

         “六画?难道是死字?”二哥也不是什么笨人。毕竟,这样的情况只能想到这个字了。

         “恩,然后死者姓王!”

         “是死亡?那为什么…”

         “二哥,拼字游戏是一个字一个字拼,不是几个字一起。不然,这个游戏也没意思了。”许涵当然明白二哥的意思。

         “那游尼?”二哥咽了口唾沫。

         “死者干嘛出现在游泳馆?”许涵笑了笑。

         “肯定是游泳呗!”二哥想都没想就说了出来,但是,他被自己的话都惊了一下。

         “小,小涵,这个游字是死者的尸体拼出来的?”二哥的语气有点颤抖。

         “对,死者的双腿被割下,呈交叉状摆放。这说明什么?尸体下半身不要了!她是游泳去了。所以,转化思想就是,这泳字不要了。”

         “剩下个游字?那戏尼!”

         “17号柜子啊,这个17我起初真不知道代表什么,但是按理来说,死亡游都拼出来了。下个字肯定是戏了。可是戏跟17没有关系!对吧?二哥,你是这么想的?”许涵竟然开启了玩笑。

         “关键就在这里,戏字也是6画,所以,啊远才会留个17号。这个字代表戯。它是戏字的繁体,正好是17画!”

         “所以,这些字拼在一起就是死亡游戏!”

         许涵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黑暗处,甚至有点向往。三年前,他跟啊远经常会玩这些游戏,但是现在却出现在了这里!

         “小涵,那你的意思是现在游戏开始了?”

         “恩,不过,我已经准备全面应战了!就是现在不知道,风婆说的破局唯一希望是什么。哎,要是不早点知道,我只能一直处于被动。”许涵像是突然想开了。

         “呵呵,小涵,我终于看到了以前的你了!充满自信。你放心吧,你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说到这,二哥停了一下,像是想起什么一般。

         “对了,小涵。你让调查那个云临安的事情,我查了。她是三年前才回的国,国外的事情我无从得知。但是,她回国后还是挺正常的。”

         “恩?二哥,你看看我。我自己都忘了。麻烦你了,她没有问题的话就不用查了。”许涵眼神很飘散,仿佛心里有什么事。

         “小涵,你怎么了?不就是个游戏吗?他活着时你都不怕!他死了,还能成什么气候。”

         “二哥,我没想这个。我感觉,风婆这次真的是遇到大麻烦了。”许涵静静的看着巷子深处。

         “我靠,你不说我还忘了!你刚才说啊远给你表达了游戏开始。但是,以风婆的说法却是,你不去参与这件事,他就不会出来啊。”

         “对!问题就出在这里了。我现在敢肯定,啊远已经脱离了风婆的压制…”

         唰!

         脱离了控制?许涵刚说完自己的背都凉了一截!这证明什么?许涵现在根本就不敢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