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玻璃弹珠
        “耶~我又赢了!“穆小榕得意地喊道。每天下午放学后他们总要在校园里玩会儿玻璃弹珠再回家,这是他们之间无言的默契,相对于学校的课表,这种无言的约定好像更加有用。

         这段时间的叶辰逸总是找穆小榕的麻烦,只有在玩玻璃弹珠时穆小榕才觉得叶辰逸又恢复到以前的状态,可是又不太正常,“叶辰逸是不是哪出问题了,一会儿好一会儿坏。“作为班长的穆小榕超强责任感又来了,开始胡思乱想。

         “穆小榕,该你了,得意忘形了吗?快点!”叶辰逸不耐烦的催促着。

         “知道了,你不是输光了吗,怎么还玩,胖虎,你又借给他,小心有去无回哈。“穆小榕一副游戏赢家的傲娇姿态。

         “胖虎,不用怕,我们两个肯定能赢回来。”叶辰逸拍了拍胖虎的肩膀,朝着穆小榕望去。

         最纯真的孩童时代,一次不经意的对视都会让单恋的人心跳加快。处于不善于隐藏的年龄,同时也是敏感的年龄,微小的变化总是让身边的朋友快速地发现。

         “这是穆小榕赢的,快拿出来,输不起就不要玩。“叶辰逸一本正经的朝着想要耍赖的欧子豪说。

         “真是多管闲事!“欧子豪不情愿的把玻璃弹珠给穆小榕,狠狠瞪了叶辰逸一眼。

         “下一个该谁了,快点,天要黑了,不玩就散了啊。“胖虎看着有点僵持的局面,边说边向叶辰逸使眼色,欧子豪这种学校混混,还是不招惹的好。

         结束了一天的游戏,赢了游戏的穆小榕开心的数着玻璃弹珠,和可心背着书包向校门口走去,输光了自己和胖虎的玻璃弹珠的叶辰逸望着穆小榕的背影,也低头默默的笑了。

         “辰逸,你怎么回事,又输的这么惨,都被穆小榕赢了,你这段时间要不别玩了,运气有点差啊,不对,不是有点差,是太差了。“胖虎边收拾东西边抱怨叶辰逸。“你听见我说的建议没有,这段时间不要玩玻璃弹珠了,输的太惨了,辰逸,你听见我说什么了吗,你傻笑什么呢?走了。“胖虎拍了下叶辰逸,朝校门口走去。叶辰逸回过神来,被自己的举动吓了一下,为什么会笑,明明输的很惨,都被穆小榕赢走了,看来明天的零花钱又要买玻璃弹珠了。

         “小榕,你有没有发现最近叶辰逸有点奇怪?“女孩的敏感好像是天生自带的,“嗯嗯,发现了,超级反常。”穆小榕对可心的问题十分同意,“那你有没有觉得,这好想和你有关系?”可心试探性的问。“和我有关系?为什么,我又没怎么着他,是他一直欺负我,找我麻烦的。“穆小榕一脸无辜,“你为什么这样说?““嗯......嗯......没什么了,就是随便问问,以后再说吧。“可心决定还是先观察一段时间在告诉穆小榕吧,毕竟,她也不确定,免得穆小榕又觉得自己多管闲事,八卦别人的事情还可以随心所欲的发表看法,但到了穆小榕本人身上,可心总是想起小榕有点不喜欢“八卦“,所以,等到自己有足够把握说服穆小榕的时候再说吧。

         面对着支支吾吾的可心,穆小榕也没继续追问下去,回到了家,兴奋的穆小榕把赢到的玻璃弹珠一颗一颗的放到盒子里,又把所有的玻璃弹珠都拿出来重新数了一遍,一脸的满足感,然后才拿出书包开始写作业。

         回到家的叶辰逸莫名的开心,对着作业本傻傻的笑,虽然想着明天一定要赢回来,其实昨天也是这么想的,但一看到穆小榕输了玻璃弹珠不高兴的样子,他又临时改变了主意,故意输给穆小榕。叶辰逸也很疑惑自己的做法,但是还是随心的这样做了。多年之后,回想起来,也许这就是懵懂年少时的爱慕萌芽吧!即使自己也不知道原来这就是荷尔蒙的冲动,但是身处当下,并不会厌倦,也不会不安,有的只是很享受这种感觉。

         童年时的我们总是那么的容易满足,几颗玻璃弹珠就让我们一天都过的很欢乐,抛去那些老师的批评,父母的责备,还有成绩带来的苦恼,仅有一个童年的我们,好像无论身处怎样的环境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属于自己的幸福。即使我们住在没有空调暖气的小房子里,只有过年时才有新衣服穿,才有肉吃,但是童年时的这种满足感无关于物质,只是单纯的精神满足,这种满足感是多少物质都给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