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话 木子不悔
        金钱,一个永恒的话题,讨论什么也不会比,讨论这个多。

         寂寞市,位于“寂寞大陆”的沿海地带,人口五百万,相对来说,比整个大陆上任何一个城市人口都少,最少的城市人口,都是五千万以上,最多的城市人口高达十亿。

         寂寞市,五百万人,都是大陆上,的顶级富豪,最多的财产高达数千万亿,最低的不少于十万亿!每年一度的“财富排行榜”,前五百位,全部来自寂寞市。

         在大陆上的GDP,三百年来第一,各项指数,名列前茅,狠狠将第二名,甩在后面。

         这么厉害,是因为它有一个好市长,李东强,这位市长,也是一个富豪,在金钱的催促下,寂寞市,享受有“大陆之都”的美誉。

         市长家,世代经商,曾祖父辈是有名的骑士,祖父是显赫的大公爵,经过改革后,本来是伯爵的市长,选择为百姓造福。

         如今的市长,李东强,已有四十五岁了,看起苍老无比,胡子拉碴的,但是一个极品男人。

         市长老婆,叫,陈淑芬,已有四十六岁,容颜绝世,却敌不过岁月的侵蚀,眼角的皱纹,悄悄爬了上去。

         她是一个美女董事长,自从李东强退出商坛,祖祖辈辈的商业重担,全部落到了她身上。

         他们有一个儿子,叫,李木子,是独生子,从小溺爱成宝,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有忧郁症,喜爱孤独。

         钢琴、书本、篮球、狂奔、功夫,是他的最爱,从幼稚园到大学,他一直无比的安静,一直一个人相处。

         “金钱!”对于他来说,是一种肮脏的东西,但,所以他很少用,最多是买书。

         储藏罐、保险箱、仿宝箱里,装满的钱,他也没有计算过,粗略估计,有至少百万以上,都是逢年过节的红包、生日礼金之类。

         他成长经历过,“寂寞幼稚园”、“寂寞小学”、“寂寞中学”、“寂寞高中”、“寂寞大学!”

         如今在“寂寞大学”读大三,在学校里他不谈恋爱,追他的女生,从他课桌排到了走廊,走廊排到了操场,操场排到了学校门口,学校门口排到了马路上,马路上排到了家里。

         无论到哪里,都有女生和他表白,他只是甜甜的一个微笑,忧郁的模样立马恢复,到哪里都是一句话“哇塞,好帅啊!”

         人家与他说话,除了上课回答问题外,回答人家的话只有一个字,最多几个字,永远不会超过十个字,到哪儿都是焦点,到哪儿回头率都是百分之一亿的无数个N次方,吸引人的离谱。

         回到家,爸妈与他经常促膝长谈,话语不多,却能聊很久。

         也不尽然,他家在顶级富人区,他的家有三层,整整一万平方米,它住二楼,每天清晨,推开窗户,总有一个邻家女孩,在浇花。

         从三岁开始,一直到十三岁,十年时间,他与那个小女孩子,从来没有说过话,每一次清晨,都是一个微笑,无论刮风下雨,无论大雪纷飞,亦或惊雷四布,大雾弥漫也罢,两个身影,总是准时的出现。

         他们招过手,用过哑语,用纸板写字,还加过即时通讯号,从来只有无声的交谈。

         刚开始,李木子,以为这个女孩子是哑巴,为什么不说话,小女孩回答“她不想说!”

         就这样,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周而复始,循环往复,直到十三岁年,二月二十三日,李木子十三岁生日,他早上醒来,在镜子面前对着自己甜甜了一会儿,然后,高兴的与往常一样,去推开窗,那头放了一个画板。

         上面画着:一个小男孩与一个小女孩,牵着手走在向日葵花海之中,然后接着他们狂奔,然后他们长大了,在花海里盖了两栋与现在的家一样的房子,每天推开窗户问候。

         然后,他们在一起了,恋爱了很久,结婚了,有了小宝宝,一家人坐在朝阳之中,雨露从她窗台的花儿上滴落。

         最后,他们的小宝宝长大了,他们追逐着宝贝,在花海里徜徉,最后躺在花海中,围成圈,一家人幸福微笑。

         李木子瞬间是无比感动的,在他等待女孩子出现,却再也没有等到,她消失了,就像风一样,来无影去无踪,就跟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李木子哭了,对窗那画卷永远停留在那里,那花儿早已枯萎,浇花的人儿,已不复,一年又一年,他每天清晨,依旧坚持推开窗台,见过的只是残花泛黄的画儿,小鸟儿落下又飞走,曾经唯一的美好,丧失殆尽。

         李木子本来就孤僻,因为那个女孩子的存在,他开朗了许多,因为那个女孩子消失,他逐渐封闭了内心。

         如今,已二十一岁了,他心中依旧念念不忘,那个女孩子,自三岁推开窗户的那一刻,他就把永恒篆刻在了心间,十八年来,不曾褪色。

         他妄想,曾经那个女孩子再次出现,哪怕就是一眼也好,但过了青春期,人的面容,些许有变化,再见还认得对方么?

         一切的一切,他都转化了学习的动力,难能可贵的是,他珍惜时间,这么多年,学的东西,海量知识,镶嵌于记忆,临近大四了,马上要毕业了。

         面对社会的百态,面对人生的枷锁,开始向他伸手,他逐渐感受了压力,学着不再抵触“金钱”的诱惑,未来,他相信一切都是美好的。

         努力的学习,努力的工作,曾经的她,就算不会再出现,也要好好活着。

         寂寞市的夜,无比的冷,这是一个冬日,二十一七一月二十七除夕夜即将来到,还有三天,他侧畔在他家公司的大厦顶层,喝着温热的奶茶,呼一口气,钢化玻璃上,出现一个女孩子的微笑模样。

         一行流星雨划过天际,霓虹灯与夜的交织,是那么美,李木子一身小西服扭头望去,不远处的办公桌,他的母亲“陈淑芬”正认真的办公。